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進坑(一期鶴)上

1. 那個,在這之前,我要先千粉感謝,抱歉這幾天才發現自己LOF千粉了(RY)等我比較有空會發發千粉感謝(其實我300粉感謝都還沒((RY

2. 歡迎大家樓下留言告訴我說希望我更什麼,我這週忙完後會著手開始,抱歉最近忙畢業,所以更新妄想短篇XDD

3. 好了,回到正題!本篇中短篇,分成上下,本丸向,一鶴未交往XD

4. 一個愛挖坑的鶴丸和從不落坑的一期

5. 內有一點點三日骨傾向,不影響劇情

6. 以上沒問題?那麼謝謝大家啦!




進坑(一期鶴)上

 

  一期一振,從來沒掉入鶴丸國永挖的坑中——

  躲在暗處的鶴丸聽到有人落坑的聲音,興沖沖的跑去查看,然後忍不住嘆了口氣,就像是審神者不眠不休狂刷小狐丸,卻只刷到一堆山伏國広的心情,不太美麗。

  「嚇到你了嗎?這個月第三次了啊夥伴!」拿出繩梯,鶴丸放了下去,讓落入坑底的刀劍男士爬上來。雖然挺高興有刀落坑的,但是並沒有中大獎的驚喜感,期待度不足。

  「カカカカカ!還會掉進坑洞裡,看來是小僧修行不夠。」絲毫不惱,山伏就著鶴丸給的繩梯爬上,依然笑得爽朗。

  「不用擔心,你的次數不是最多的,前三名你排不上號。」鶴丸幫對方拍了拍衣服,「太郎掉了五次、不動掉了八次,石切掉了十次榮登第一名!」

  「カカカ!走過坑而不落入,乃是修行的一種,看來眾人都須努力。」

  「呃.....還沒掉進坑的有兩.....不,一個人吧!」鶴丸捲好繩梯,搔頭想著。本來是三日月宗近和一期一振都不吃他那套。

  然而在鶴丸鍥而不捨多訪努力之下,他精心紮了個稻草人,又從洗衣房偷走了某脇差的衣服,將它立於坑邊。一個小時後,最美之劍一臉訝異的主動走來,呆呆站在坑上約一分鐘,終於「咚」一聲落入坑裡,結束零落坑紀錄。

  剩下的只有.....藤四郎家的大哥——一期一振。

  不比他的弟弟來的好捉弄,一期一振像是開了天眼一樣,不是能像三日月那樣輕飄飄的來個輕功水上漂,就是巧妙的繞過他的坑。

  為了使一期一振中招,鶴丸可傷透腦筋。

  記得有一次,用佃當番的雜草將坑隱藏的天衣無縫,並在上面擺了主上的藤四郎趴趴娃,躲起來準備看著一向弟控的兄長大人中招。然而忙著馬當番的一期一振提著兩桶馬糞行色匆匆的走過,就差那麼一釐米,愣是沒看見坑上的娃娃也沒踩到坑上。反而是後頭追著一期一振,喊著「一期哥」的五虎退發現了趴趴娃,走上前想要拿娃娃,然後跟著他的小老虎們掉進坑裡,哇一聲哭出來。

  當鶴丸把受了驚嚇的五虎退抱上來時,已經來不及了。聽到弟弟哭聲的一期一振折返回來,臉色——嗯,看到一期表情的瞬間,鶴丸真以為自己會刀劍破壞,去見安達公了。

  於是當天,鶴丸被提著馬糞桶的一期追得滿庭院亂竄,最後「咚」一聲,掉入自己挖的另一個坑告終。提著馬糞桶追得鶴丸亂叫亂跑的一期一振,完美的避開了所有的坑洞。

  鯰尾,鶴丸爺爺錯了,把馬糞丟向討厭的人原來是家學淵源不是你的嗜好。雖然沒被一期一振扔馬糞,但那個景象太過震撼刃心,至今想來都還驚魂未定。

  雖然受到了教訓,但對於引誘一期一振落坑,仍是這幾天以來,鶴丸的刃生目標之一。

   送走了山伏國広,鶴丸掩埋好坑洞,扛著鏟子邊走邊繼續思考如何讓自己這個目標告一段落。

  「唷!鶴丸殿!」抱著一堆衣服的藥研藤四郎出聲打了招呼。

  回過神,鶴丸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走到了晾衣場。身穿白袍、戴著眼鏡的帥氣小短刀抬手和他示意。

  「哈囉!藥研是你啊!」鶴丸說著,目光卻落在藥研掛在手上的衣物。那是一期一振的短披風,如今洗得乾乾淨淨。

  這件短披風雖然在他看來有些累贅,但是不可否認一期一振穿在身上的效果非常好。不管是平常直立或出陣戰鬥,都趁得吉光的唯一太刀英姿颯爽。

  隨著鶴丸的視線看去,正在幫兄弟們收衣服的藥研瞬間明白眼前的太刀想做什麼,無奈地嘆了口氣:「您還在想怎麼捉弄一期哥嗎?」

  「當然,就差你們一期哥,就可以讓我的『驚奇墜落計畫』來了大滿貫。」沒有隱瞞的意思,鶴丸笑嘻嘻的伸出手,「可以把你哥哥的披風借我嗎?」

  「我可不會幫您捉弄一期哥。」將衣物放進籃子,藥研推了推眼鏡,「真那麼想一期哥進洞,您直接和他說,或是拉著他進去算了。」

  和一期一振比較熟的刀或是審神者都知道,只要不踩中他的底線,藤四郎大哥其實是個非常好說話的老好人。只要他覺得無害,哪怕再無聊的要求,他也會想辦法幫你完成。

  聳了聳肩,藥研提起洗衣籃,「總之就是這樣了,我先走了。」

  揚揚手和藥研道別,鶴丸咕噥:「直接和他說有什麼驚奇的.....等等.....除了說,剛剛藥研還說有哪個方法來著?」

 

 

******


  「您說您有東西被青鳥叼到樹上了?」

  某一天,忙完主上交代任務的一期一振,正準備回去和弟弟們喝個茶、吃吃點心時,忽然被某隻急得在走廊團團轉的白鶴給攔住去路。並說明自己的東西被調皮的鳥兒叼到樹上,急需一名幫手協助。

  基於同僚愛,一期一振心想自己自然是義不容辭。於是讓對方拉著手往事發地點走去。

  「是啊!叼到一棵約三尺又五十四的樹上,所以才需要一期你的幫忙。」

  「三尺.....」有點疑惑,一期有點奇怪為什麼鶴丸會把樹的高度知道得那麼清楚?但是早聽過其他夥伴說過,鶴丸說話不太靠譜,也就沒多加注意。

  「一期!這裡這裡!」

  拉著一期一振的手臂往庭院裡最常出現陷阱的地方走去,被拉著的年輕付喪神忽然直覺不對,把鶴丸的手臂給扯了回來,「等等,你.....」

  「哇喔——」被一期猛力一扯,差點踩踏上陷阱的鶴丸重心不穩,往一期身上倒去,順著撞擊力,剛扶住鶴丸的一期一振也仰面摔倒,往後退一步的腳正好踩上——啪擦!脆弱的稻草受不了兩人的重量,應聲斷開。地面塌陷而下,兩刃的身軀一同往下墜落!

  來不及多想,一期一振在短短不到一秒的瞬間,側身將鶴丸國永攬進懷裡,身體縮成減少衝擊力的姿態,摔落至地。

  軟軟的不太痛.....一期一振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掉在廢棄的軟墊上。耳旁正傳來鶴丸國永的歡呼聲:「哈哈哈哈!呀呼!我贏了——」

  坐在他身上的白色太刀雙手舉高,笑得一臉燦爛。明明是年紀要比自己大上好幾百歲的刀劍,絲毫沒有平安貴族的穩重優雅,反而像個獲得勝利的少年一般,開心地大叫。

  「鶴丸殿.....」被鶴丸明亮的笑容整得沒了脾氣,一期重重嘆了口氣,「如果您那麼想要我掉下去,可以和我說。」

  「那樣有什麼意義?」翻身坐到一期旁邊,鶴丸愉悅的哼哼,「就是要在你們不知道時掉下來才好玩啊!」

  「好玩?現在你我都掉進來了。」一期抬頭,「你爬得上去嗎?」

  「別擔心別擔心!我有.....」從軟墊下摸出繩梯,鶴丸國永一臉獻寶,「用這個馬上就可以出去了!」

  話才說完,一期一振又嘆了口氣:「木梯還行,繩梯你要掛在哪?」

  「就掛在上.....」話才說到一半,鶴丸臉色煞白,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失誤,「慘了!要怎麼去掛!這個洞我挖了很久絕對超過三百五十四公分啊!」

  「怎麼又是這麼奇怪的數字?為什麼你會對這個數字那麼執著!」

  奇怪的看了一期一眼,鶴丸答道:「我們兩個都一百七十七公分,加起來三百五十四,你不會算嗎?」

  被鶴丸算認真的答話弄得一愣,他知道鶴丸脫掉鞋子後與自己身高相仿,但並不知道剛好一樣。對於眼前的太刀如此熟悉彼此的身高,一期頗為意外。

  「沒辦法了,等他們來找我吧!雖然這裡不是交通要道,但是久了他們應該會來找我們。」把繩梯丟到一旁,鶴丸找了個姿勢,舒服地靠在墊子上,「不躺一下嗎?雖然墊子是廢棄的,但是我修整過了,塞了很多光坊幫我找的棉花,躺起來還不錯喔!」

  「您真是的.....」調整姿勢,一期一振也靠了上去。既來之則安之,畢竟還在本丸內,掉進來也算不得什麼大事。只能暫時等待有人發現前來救援了。

  兩人枯坐了一會兒。一期一振至今為止,和鶴丸國永不算太熟,只知道對方似乎很熱中讓自己落坑,其餘皆不清楚,也不知道該怎麼找話題。

  思忖了半晌,一期還是先開了口:「為什麼鶴丸殿那麼執意要我掉下來呢?」

  無人回應,在此同時,一期一振忽然感到肩膀一重。轉過頭去,映入眼簾的是方才活力十足的白鶴歪了頭,靠在自己肩上呼呼大睡。

  睡著的鶴丸不像平時那樣好動奔放。白皙的臉蛋襯得睫毛長長、嘴唇紅潤。雖不及三日月宗近,但也頗有幾分古典的美貌。

  怔怔看了半晌,意識到自己目光有點失禮的一期一振趕緊轉過頭,輕嘆了口氣:「真是被您給坑了.....」

评论(3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