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小性子(鯰骨)


1. 突然就想更個短篇的鯰骨

2. 鯰骨已交往狀態,但是大家都不知(O

3. 本丸有八卦論壇,大家人手一機(欸

4. 粗體為論壇體,都是刀們在說話XD

5. 鯰尾兄弟控,刃生信條疼兄弟

6. 骨喰有喜歡軟萌東西的一面(O)文不對題(?

7. 大家有看活擊的官方圖嗎?狐之助頭好小XDDD





小性子(鯰骨)

 

【求救帖】兄弟突然使小性子該怎麼安慰?在線等,急!

 

  放下審神者買給他的手機,鯰尾小心地移動身子,上前戳了戳從剛才就窩在窗戶下方的兄弟。小聲喚道:「兄弟......」

  想像往常那樣湊過去蹭蹭對方,卻立刻被推了開來。白色的脇差面無表情的撇過頭,不打算裡對方。

  「兄弟......怎麼了啊?」癟了癟嘴,鯰尾再次死皮賴臉的黏了過去,這次伸手一把抱住骨喰,不顧兄弟小幅度的掙扎,硬是蹭到白皙柔軟的臉頰上。

  「熱,走開。」低聲抱怨道,骨喰的反抗並沒有太大,發覺剛才的力道還是掙脫不開,只能悶悶地在鯰尾腿上擰了一下,聽到對方的呼痛後才放開。

  「不要,你要告訴我你怎麼了,我才走開!」空出一隻手揉了柔被捏的地方,鯰尾依舊不放棄的用另一隻手緊緊抓住骨喰。

  沉著臉看著鯰尾,骨喰說道:「鯰尾是大騙子。」

  「欸欸欸欸——噗喔!」驚愕的感嘆詞還沒發完,立即被兄弟用狐之助大頭玩偶砸了滿臉。

 

1L樓主說明一下狀況吧?會不會是樓主惹你的兄弟生氣?

2L馬克一下,感覺有料!拉椅等驚奇!

3L你的兄弟是不常耍性子的人嗎?在想你不是我們家兄弟......

4L我是樓主,人好少QQ我說明一下吧!我兄弟是個很好的刃,平常雖然冷著臉但也不是愛生氣的性格。今天早上審神者叫我們集合,去聽狐之助報告這次的任務。從那個時候開始,兄弟就看起來很不高興了。回來後還拿娃娃往我身上砸都不替我呼呼QQ

5L聽起來樓主的兄弟是對這次任務不滿意?

6L樓上,我也對這次任務超級不滿意,一點驚奇感都沒有,同樓主兄弟一樣想生氣!

7L樓主有問問兄弟為什麼生氣嗎?

8L我是樓主!有!我有問他,結果兄弟突然說我是大騙子——嚶嚶嚶我不想活了刀劍破壞算了......

9L哈哈哈!那就破壞吧!

10L樓主冷靜,這可能只是氣話啊!樓上不要隨意慫恿!

 

  被打過後不得不尋求救兵,在看完回應後,只能灰溜溜的放下手機,鯰尾再次纏上骨喰:「就算我是大騙子好了,也要告訴我到底騙了什麼啊......」

  別過頭,骨喰沉默不語。

  「兄弟......」

  偏頭望了眼可憐兮兮拉著自己衣角的兄弟,骨喰似乎心軟了一點,但依舊擺著有點冷硬的表情:「沒什麼。」

  「怎麼會沒什麼?我超級在意的,兄弟拜託啦......」努力眨著雙眸,外號「鯰大眼」的鯰尾藤四郎擺出他最楚楚可憐的樣子,委屈得不得了。

  似乎終於放鬆許多,骨喰藤四郎的身體沒有那麼僵硬了,咕噥著:「騙我......狐......頭......」

  「什麼?」

  再度抓起一旁的狐之助娃娃,骨喰面無表情地塞到鯰尾懷裡:「這個,你騙了我。」

  「什麼?娃娃?騙了你什麼?」

  骨喰轉過身,二度拒絕交談。

 

11L我是樓主,求救求救!兄弟把我做給他的狐之助娃娃塞到我身上,然後說我騙他!這個娃娃明明是我滿懷愛心親手縫好給兄弟的!裡面充滿了我的愛意哪有騙他QQ

12L縫?那麼賢慧未看先猜是光坊!

13L鶴丸桑別鬧了,我再怎麼樣都不會縫狐之助給兄弟好嗎?而且我哪來什麼兄弟可以讓我縫玩偶給他。

14L居然猜錯了!抱歉呀!但你可以逢給小俱俐嘛!

15L說到狐之助,骨喰早上拿出來洗的狐之助玩偶挺精緻的啊!

16L好了,藥研說你們是我家兩個哥哥無疑了

17L宗三哥哥說,那個玩偶,很可愛。

18L今劍今天也一直和我們抱怨,聽得爺爺都快睡著了

19L話說回來,其實這個本丸很少人親眼面對面狐之助吧?平常都是透過審神者的投影看到,我以為他頭很大,今天來看比例好正常啊!真是嚇到我了!

20L樓上真是容易被嚇到,要不要鑽一期哥的被窩尋求安全感?話說回來,要是樓主的兄弟也一樣是被狐之助的比例嚇到那就有趣了!

 

  「兄弟......」放下手機,鯰尾小心翼翼的爬過去,像隻小貓用腦袋頂了頂骨喰的肩膀,「話說,今天好像是兄弟第一次看到狐之助?」

  說起來,鯰尾來到這個本丸很早,幾乎算是開山元老之一了,也陪著審神者看過一次狐之助的真面目。骨喰來的比較晚,幾乎是本丸發展的中期了,這個時候的刀劍男士,似乎都沒看過狐之助。

  這隻狐狸在和他們連絡時,都喜歡把頭往鏡頭湊,所以頭看起來比真實形況要大了快兩倍。很想某種大頭娃娃。

  「嗯。」聽到這件事,骨喰雖然只有應了一聲,但是眉頭皺了一下,很明顯地對這個話題有了回應。

  稍微看出點眉目,鯰尾趕緊再問:「你覺得怎麼樣?」

  「不可愛。」抬起頭,骨喰拿起身旁的狐之助大頭娃娃,用力頂了下鯰尾,「完全不一樣。」

  想了想今早看到狐之助的樣貌,又看了看懷裡的玩偶,鯰尾恍然大悟:「啊!難道兄弟你是以為狐之助和玩偶一模一樣,最後發現不是才生氣的?」

  骨喰藤四郎依舊毫無表情,但耳根子卻默默地紅了起來。緊接著,他快速站起身,小聲說著:「我去馬當番了。」然後開門、關門,急切的逃離寢室。

  怔了怔,鯰尾趕緊追了上去,嚷嚷著:「兄弟!別跑啊兄弟!」他追上了與馬當番反方向路線走的骨喰,追在他們後面,「原來兄弟是為了這個生氣——」

  「沒有!」

  「真的沒有?你的耳朵都紅了。骨喰害羞都會紅耳朵。」

  「錯覺!」

  「好啦好啦!」伸手拉住了滿本丸亂竄的兄弟,鯰尾摟緊骨喰的手臂,「是我的錯,才會讓骨喰以為狐之助頭大大的。如果不喜歡,就把那個丟掉,我在幫你縫一個更像狐之助的好不好?」

  「不好。」停下腳步,骨喰轉過頭嚴肅地盯著鯰尾,「不准丟。」

  「欸?為什麼?你不是不喜歡嗎?」

  皺了皺眉。骨喰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和鯰尾解釋......的確,因為狐之助長得和期待有落差讓他感到失望,也因此對鯰尾小小彆扭了一下。但絕對不是因為他不喜歡那個玩偶。

  「沒有不喜歡......」低聲道。那個是鯰尾第一個送他的東西,充滿了他們在本丸的一年份回憶,所以不能丟!丟了就像把回憶丟掉一樣......而且鯰尾縫的玩偶比原型可愛多了。

  「那為什麼......」

  「鯰尾的,比較可愛。」

  聽懂了骨喰憋扭言詞中想要表達的意涵,鯰尾立刻眉開眼笑,轉而擁抱骨喰的身體:「好!不丟!那要再幫兄弟縫一個嗎?當作回憶二周年?」

  搖搖頭又點點頭,骨喰說道:「不要再狐之助了。」

  「好吧!那這次幫兄弟縫個鯰魚!」將下巴擱在骨喰的肩膀,對其他刀劍跑來看他們曬恩愛毫不理會,「我不知道原來兄弟那麼喜歡大頭的狐之助啊......一定是我太厲害了,幫狐之助縫那麼可愛,嘿嘿~」

  「鯰尾喜歡原來的嗎?」

  「原來的狐之助嗎?也還好,不過我也覺得我縫的玩偶比本尊可愛。乾脆下次幫狐之助做開腦手術好了,想辦法塞些填充物把他腦袋塞得大大的!」

  想了想,骨喰忍不住問道:「會死吧?」

  「才不會呢!你不知道現世的人類有多厲害!已經有了各種美容技術喔!把人體切開,然後再放填充物進去,就可以改變外觀、變大!」

  沉思了一會兒,想想寢室內那個非常可愛的大頭狐之助,又想起早上看到的那個比例和小叔叔的狐狸沒什麼兩樣的狐之助,於是點了點頭:「好。」

  「好!那下次我們就聯手抓住狐之助,然後你負責切開,我負責找看看有什麼填充的東西可以......」

  啪啦,剛完成佃當番經過的大包平,瞪著長廊親密抱一起的兄弟、聽到如此血腥暴力的對話,嚇得摔了他的菜籃子。

 

【八卦帖】本丸的兩把脇差密謀殺害政府官員!我親耳聽到的!他們說要把狐之助給開腦剖肚!一期一振到底在做什麼?還不管管他的弟弟!

 

1L我弟弟很乖,一定是你聽錯了,請不要污衊他們謝謝。

2L大包平真是愛胡言亂語呢!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