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且寄吾名杜鵑翼49(三日骨)

1. 不好意思,那麼久沒更新了!最近因為期中+腳摔傷了,所以拖延很久沒有更新碼字XDDD

2. 靠且寄來恢復一下手感,所以只先更新一章(土下座 

3. 之後且寄會進入衝突較多的劇情,此章就先用作緩和吧!內有輕微的一鶴劇情,請大家小心(?

4. 總之,三日骨結局的鋪墊也差不多完成了(好漫長的鋪墊

5. 非常喜歡鯰尾的在50章請甚入,鯰尾大概會被我虐到不要不要的(鯰尾已哭

6. 鯰骨結局是大家很理性,三日骨結局則是大家都很感性

7. 最近我的更新會比較不固定,因為要畢業了,而且要迅速邁入論文期(對,我已經提前讀碩了QQ

8. 也謝謝大家一直對我的支持~~


且寄吾名杜鵑翼49(三日骨)


  骨喰到來的每個夜晚,都是美好的。豐臣的故事也慢慢的,走向了秀吉的死亡、寧寧的離去——

  三日月不知道秀吉死亡時是什麼狀態。但是他清晰的記得,在北政所得知豐臣秀吉死亡後,她臉上雖然沒什麼表情,抄寫經書的筆卻掉了下來,黑色的墨漬染髒了華服的衣襬卻不自知。

  「我知道了,按著他生前的意思辦理。」用袖子掩去所有表情,北政所甚至不願待在身旁的三日月看到她的表情。

  秀吉死後,寧寧和淀殿所屬的兩派鬥爭到最高潮,但最後那名高貴的女人望著豐臣秀賴稚嫩的臉龐後,微笑著放棄了、選擇釋懷和退場。

  寧寧的退場,如同三日月決心在那段時間封印所有感情一樣。

  在北政所決心離去的前一晚,三日月沒由來的想再去看看豐臣家的櫻花樹。儘管當時櫻花花期過了,剩下的只有一點都不美的樹枝。

  原本只是孤獨且一點都沒有情調的「賞櫻」,卻在三日月走到後院時,看到意外的人——

  那身影高挑修長,目光若有所思地注視著早已掉光粉櫻的櫻樹,倚在柱旁的姿態帶著幾分瀟灑慵懶,一點也不像平時的謹慎守禮。

  「真是稀客。」走到那人身旁,三日月輕笑,「很少看到『天下一振』獨自一人賞景,而且是對著這樣稱不上風雅的景色。」

  似乎從思緒中回過神,一期一振不慌不忙的睨了三日月一眼,也不打算調整姿態,只是嘴角揚了揚:「但現下最美之劍到來,賞月也不遲。」

  這句話是明顯的調戲了,和骨喰提過「嚴謹守禮的一期哥」一點也不像,那抹一閃而過的笑意也顯得有些猖狂輕薄。

  三日月知道,所以抬頭看了看滿天星斗的夜空,嘆道:「唉呀!可惜沒月光呢!有美人卻無美景,甚是可惜。」

  這個美人,指的並不是自己。聽出端倪的一期一振這才笑著站直了身體,筆直的站姿、溫文的微笑,是大家所熟悉、且被藤四郎崇拜的一期一振。

  不再談賞景,一期一振說道:「夫人離開的時間定在明天吧?我沒想到你也會和她一起離去。」

  「我是她的刀,自然是跟著離開的。」

  「我想骨喰會難過的,他什麼都不會說,但其實是個多情的孩子。」一期一振將平和的目光投向三日月,「明天留點時間讓他道別吧?」

  「在替弟弟爭取不留遺憾的時間嗎?真像你的作風。」

  「你們在足利時感情挺好的,不是嗎?」

  「挺好的,不過御物箱的一位不正忙著?如果他有時間,那樂意之至。」

  微微欠身算是道謝,一期一振說道:「感激萬分。那麼我還有事,抱歉要失陪了。」

  在一期一振轉身之際,三日月忽然好奇心起:「能否告訴爺爺,剛才你看著什麼呢?」那個表情,不可能是注意鯰尾有沒有隨意傾倒馬糞;也不像想念上個春天與他在一起的那個櫻花女神。那一刃一神的戀情,就如同開得燦爛的櫻花,美麗又浮華,只持續了短暫的花期。

  沒有回過頭,一期一振卻在這時反問了個問題:「您相信一個不經意的回眸,能轉變他人的一生嗎?」

  陡然想起,初見的骨喰,在足利家櫻花樹下回頭的模樣。他細微訝異的表情、頭髮的擺動,都歷歷在目。

  「我相信。」

  似乎沒料到三日月答得如此乾脆,一期一振頓了一下,似乎評估了什麼才開口:「前主在閒聊時和我提過一點風流韻事,說他最喜歡淀殿小時候在樹下回頭看她的模樣。」側首望向櫻木,一期一振的聲音輕了不少,「所以我只是在等『他』的再次回眸,就只是這樣。」

  他?那個絕對不是淀殿的他?

  「『我的此生,像露水一樣降生像露水一樣消逝』。我只是期望,他的生命不若人類一般短暫。」停了半晌,一期一振說道,「抱歉,失言了。那麼,晚安,祝一路順風。」

  「謝謝,再會。」目送一期一振離開,三日月沉湎於思緒中。和北政所離開後,他可能就再也見不到骨喰了......

  別說他的音容笑貌了,可能遠遠的一眼都是奢望。但是只要骨喰過得快樂,那麼老人家這點放不下的情感,又何苦去騷擾對方?

  ——豐臣的故事,在北政所的離去、兩人的道別下畫上句點。

  沒有告訴骨喰,一期一振以前隱藏的真面目,但卻把對方告訴自己的話語,轉述給骨喰,末了還打趣:「你哥哥似乎有喜歡的人。」

  「藥研說是鶴丸殿。」幾乎是不假思索,骨喰回應道。臉上淡淡無甚表晴,似乎對兄長的心有所屬一點都不在乎。

  「這樣啊,看來是爺爺多慮了。」

  「那三日月呢?」骨喰突然的問題讓三日月露出一絲困惑,「三日月有喜歡的對象?才會說相信一期哥。」

  怔愣了半晌,有那麼瞬間,三日月幾乎脫口而出:「有!就是你!」但是到最後,他只是笑而不語。

  「有的意思?」意外的,骨喰有點鍥而不捨。

  「骨喰說有就是有吧!」以袖掩口的微笑著,他看向窗外的夜色,輕聲道,「很晚了,骨喰該回去睡了。你明天要出陣不是嗎?」

  「故事說完了?之後——」

  「之後的事情明天再談。」三日月溫柔地打斷,「你要出陣,要是明天對付遡行軍時精神不濟就不好了。」

  妥協的點了點頭,骨喰說道:「謝謝,和三日月聊天,很開心。」

  「我也很開心啊!那麼晚了,還願意聽我這個老人家叨叨絮絮。骨喰是個很好的聊天對象。」

  「好的聊天對象?」露出迷惘的神色,骨喰依稀記得自己多少被弟弟們抱怨寡言少語不太好聊。

  就連最喜歡找自己聊天的鯰尾,也是獨自一人嘰哩呱啦的說了很多,然後抱怨的戳著自己的臉:「骨喰也回應我一下嘛!」

  看出對方的迷惑,三日月輕笑:「骨喰是很棒的傾聽者。但是偶爾,也要試著去挑起話題,才不會讓人家覺得你不理他喔!」

  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骨喰和三日月道過晚安,起身悄悄的離開了房間。

  望著拉門被靜靜的闔上,少年的身影從門外離開,細小的腳步聲遠去。三日月重重的嘆了口氣......

  德川嗎?骨喰最難熬的日子,卻是自己最滿足的日子。懷著這樣的心思,又要怎麼和骨喰述說?

  德川家,即使每日每夜都擔憂著骨喰,但毫無疑問的,將那名傷心絕望的太刀少年擁在懷裡時,自己是感到快樂的。骨喰乖順的倚靠在胸膛,自己可以擲著對方一隻冰涼帶著薄繭的小手握在掌心摩娑、溫暖著。

  儘管那具軀體浸滿對他人的思念,火焰帶來的惶惑不安始終沒有褪去。但正因為如此,骨喰學會的依賴滿足了三日月宗近的保護欲。

  每個夜晚,噩夢囈語的骨喰總會不自覺的縮到三日月的懷中。緊閉的雙眼、蹙起的眉,可憐又可愛。

  「如果你知道爺爺對你懷著什麼心思,恐怕會埋怨爺爺吧?」伸手拿起小瓷瓶,倒完最後的半口酒,三日月的微笑溫柔惆悵。

 




******

 

  「兄弟,你覺得三日月殿喜歡的人是誰?」

  聽到身旁問話的聲音,正在喝水的鯰尾藤四郎把嘴裡的清水給噴了出來,把一旁的亂嚇到尖叫:「鯰尾哥!你髒死了!」

  「抱歉抱歉!」匆忙和弟弟道個歉後,鯰尾急急地望向骨喰,「兄弟你有說話嗎?我幻聽了?」

  奇怪的瞥了眼滿臉錯愕著急的兄弟,骨喰冷冷的說:「沒聽到就算了。」

  「不......我有聽到......只是,兄弟你居然會關心戀愛話題?」鯰尾憂心的將手放到對方額頭,「發燒了?但是刀應該不會發燒啊!」

  「隨便問的,不想談就算了。」撥開鯰尾的手,骨喰冷聲回應。

  現在是他們剛打完遡行軍的休息時間,視力好的藥研和五虎退正在附近望風,好給戰鬥主力一點休息時間。平常這個時候,大家都會聊聊天說說話,難得自己想挑起話題,卻被鯰尾這麼一打槍,沒了興致。

  「好啦好啦!抱歉啦兄弟!」看出骨喰的不滿,鯰尾乾脆死皮賴臉的黏上去攬住自家兄弟,「只是為什麼是三日月殿的?明明一期哥的感情問題比較好玩。」

  「有什麼好玩的?」

  「怎麼不好玩?他喜歡鶴丸殿欸!那個鶴丸殿欸!真是嚇到我了!」模仿著某個太刀的口吻,或許是音質相近,模仿起來竟有七八成相似。忍得骨喰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看到兄弟露出笑意,鯰尾也開心了,乾脆把戀愛的話題繼續下去:「你知道嗎?前幾天主上才在抱怨她情人的事情——」

  主上的戀人是個現世的男性,身穿白色軍裝,相貌有些老實。所有人都能看出,長谷部相當不喜歡他,但是看在對方一直對審神者很好,加上審神者也認定對方的份上,長谷部還是壓下不悅,並沒有說服主上離開對方。

  主上戀人的問題的確很吸引刀劍男士們的注意力,他們甚至談論過要是主上結婚了,會不會繼續當審神者。

  鯰尾開了話匣子,亂也跟著湊了過來。甚至不管休息時間結束,一路上吱吱喳喳地討論著,也不管擋在面前的遡行軍有多惱怒他們藐視對手。

  今天的出陣一切順利,以壓倒式的勝利一路輾平過去,連打BOSS都眼睛不眨一下,直接S勝利告終。

  他們開開心心的回到了本丸,卻在這個時候,今劍從裡面跑了出來——

  「不好了不好了!岩融快拿水!三日月那邊燒起來啦!」

  隨著第四部隊歸城的骨喰,猛然抬頭,開口:「什麼?」

  「三日月那邊火太大啦!我們正在——」

  「兄弟!」鯰尾來不及攔住,骨喰就像風一樣衝了過去,在戰場外的地方展現鯰尾跟都跟不上的機動。

  ——失火了,三日月絕對不能出事......

  本丸門口和三日月的房間相隔不是特別遠,跑過去幾乎不用一分鐘,但骨喰卻覺得自己跑了好久好久。

  他在無盡的火焰裡,尋找著......

  「三日月!」

  那個人的容顏在火光之後——

  「唉呀!骨喰別靠近!」

  從火焰之後轉了出來,美麗的太刀趕緊抓住神色忡忡的脇差,幾乎是連抱帶拉的將他往旁邊一帶。

  嘩啦——

  拿了水桶往著火的落葉堆一倒,待火焰熄滅後,岩融才搔搔頭說道:「石切不是說了陸奧守那邊已經用好了嗎?你升這堆火根本沒用啊!」

  「哈哈哈!抱歉抱歉,因為爺爺真的很想嘗試落葉烤地瓜的滋味啊!」三日月笑到,接著低頭對懷裡的脇差微笑,「骨喰,歡迎回來,要吃烤地瓜嗎?」

  緊緊抓著三日月袖子的骨喰卻恍若未聞,仔細的檢查了三日月身上的衣服沒有一絲燒焦的痕跡後,才徹底鬆了口氣。

  「怎麼了?嚇到骨喰嗎?抱歉抱歉,爺爺差點忘了......」

  想伸手撫摸對方的頭髮,卻被骨喰搖搖頭輕輕推開,脇差抬起頭直視三日月,紫藤色的大眼映照出的只有那張姣好的面容,他露出淺淺的一抹微笑:「太好了,你沒被燒到,還是一樣美麗......」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