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絆11(鯰骨/一期鶴)哨嚮paro測試

1. 驚不驚喜?意外不意外?

2. 總之下次沒意外就是恢復周更

3. 但是更新應該還是以Toxicant到完結為主

4. 接續Toxicant的更新應該就是絆了啦

5. 一年(?)的時間我知道要先幫大家複習前面: http://hikaru920.lofter.com/post/1cd7e8b7_e50fe04

6. 好了,發生什麼事情,在這裡解開啦!

7. 此篇是很正常的鯰骨+一鶴,以及三日月有亡夫(?)設定,沒有修羅場






絆11(鯰骨/一期鶴)哨嚮paro測試


  他只是抱著作業本要去找三日月而已......

  然而才踏出房間,世界就變了樣。時空被扭曲,大火襲擊了整個空間——

  一切都來得太快,長廊不是骨喰以往所孰悉的那個長廊,身後的教室消失,蔓延一片火海,他重新回到了那裡——

  火焰摧毀了一棟棟屬於粟田口的住宅,用著可怕的速度蔓延。除了烈火吞噬的聲音,剩下的是大家的尖叫聲。

  為什麼自己現在......會在這裡?為什麼,會燒起來?大家呢?在哪裡?一期哥在哪裡?鯰尾,在哪裡?

  『兄弟,不要怕......沒事的,我在這裡喔......』

  骨喰瞪大了雙眼。明明是遙遠的那棟房子、明明是被層層鋼筋水泥阻絕的地方,他卻可以看到那兩個縮蜷在牆角邊的孩子。黑髮的那個,明明和白髮的體型差不多大,卻極力用身軀掩護著他的兄弟。不斷被濃煙嗆咳著又不斷安慰:『兄弟......咳咳......不要害怕,很快就有人來救我們......咳咳咳......』

  房屋的橫樑卻在這時因為頂受不住火焰的侵蝕,應聲碎裂,從天而降的木塊砸中了黑髮男孩的背脊和後腦。

  『兄弟!』

  他兄弟的血滴到身上,癱軟在他的身上昏迷不醒。在此同時,濃煙聚集讓他連連嗆咳,搖著身上的兄弟,想要再次呼喚對方,嗓子卻啞得出不了聲。

  映入眼簾的只有混濁的赤紅,抱著兄弟的身體,他覺得腳像灌了鉛,重得完全抬不起來,但是他的兄弟、兄弟他......受傷了......

  『你們兩個!在這裡做什麼!』一個人影從瀰漫的煙霧中浮現,一隻手伸了出來,『快跟我走,你們哥哥還在外面等。』

 

 

******




  「物質外漏?」聽到耳機內傳來的報告,一期一振的臉整個沉了下來,他對鶴丸做了個暫離的手勢,接著把拉住自己的鯰尾輕輕撥開,用口型說道:「我等等去找骨喰。」而後離開演練場。

  在一期打PASS的同時,鶴丸已經迅速和對方做了精神連結,聽到對方的聲音正憤怒的質問:『為什麼氣瓶會裂開?我才離開一下子,你們都在做什麼?』

  側頭想了一下,鶴丸還記得一期剛剛說過,他是為了一個護送的任務而回來的,那麼這個護送......

  『在哪裡裂開......嚮導區A3倉庫附近?為什麼是送到那邊!』一期的聲音有著鶴丸也幾乎沒聽過的森冷,『三日月要看?他要看也不該送去那邊!不管了,馬上提升你們的警報規格!B太低了,到A級警報!等我過去!我會到第三入口,你們趁這個時候看看有沒有人被波及!』

  此時,下課的鐘聲正好響起,鶴丸瞄了一下一臉惶惑的鯰尾,抬手喊道:「下課!光忠你和小貞幫我整頓一下學生!安定,你先把鯰尾和山姥切送回去,然後等一下和清光一起來第三入口。」

  「等等!鶴丸你——」

  『嚮導區那邊出狀況了。』用精神對話傳達給光忠後,燭台切光忠馬上露出了然的神情,轉頭和太鼓鐘貞宗處理學生了。

  鶴丸放心了下來,立刻追著一期一振走過的路線趕了出去。他很幸運,幾乎在一期準備進入嚮導區時追上對方。

  「鶴丸?」看到對方氣喘吁吁的趕來,一期一怔。他雖然沒打算瞞著對方自己任務出現狀況,卻也沒打算讓鶴丸追上來。他的打算是,讓鶴丸去安撫鯰尾,然後自己處理一切。

  「拜託,我是你的嚮導,而且事情又是發生在嚮導區,我怎麼可能坐視不理?」看出一期的想法,鶴丸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好久沒合作了不是嗎?你們是帶回什麼物質?毒氣?」

  「編號TX25130,我們以前在邊境森林裡第一次發現的那種。」一期說道,「這次科研部模擬出一樣的東西,但誰知道......」他稍微嘆了口氣。對於自己稍微離開就出事的部下感到非常不敢苟同。

  「會引發幻覺的那個東西嗎?」鶴丸想起他們三年前第一次去邊境支援時,一陣霧氣飄來,整個世界就變了。自己又回到過去,最親愛媽媽的棺材被最後一胚土澆蓋。自己不能算孤苦無依,但是兄長們與他疏遠、父親叔伯們也不重視他,儘管生活在三条家,自己卻只能姓「五条」。平常連笑都不能好好笑,只能遠遠的看著大家。因為自己是個沒用的,只是由偏房生出的孩子......要不是那時的一期忽然抱住了自己,大概會在危險的森林裡、迷失在自暴自棄中......

  「A3倉庫,離三日月很近,骨喰也經常待在那裡。」按下了密碼鎖,準備開啟「那我們進去支援正好,走囉!」

  然而在開門踏進去前,一個聲音卻匆匆喊住他們:「鶴丸前輩!一期少將!」

  安定和清光從後頭追了過來,在兩人轉身時,匆忙行了了軍禮,滿臉歉疚的安定才開口:「那個,鶴丸前輩......」

  瞥了眼一旁蹙了蹙眉的一期一振,清光用手肘頂了一下自家哨兵,要他有話快說。反正橫豎都是個死。

  「粟田口鯰尾,不見了。」

  「什麼?」一期和鶴丸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

  「還有物吉貞宗也跑掉了......」

  「物、物吉?小貞沒管他堂兄多一點?這什麼驚嚇組合,他們會認識嗎......往哪跑了?」

  安定和清光互視一眼,清光說道:「監視器拍到的方向他們是往......」在清光的眼神落在嚮導區的大門時,鶴丸和一期雙雙推開大門,衝了進去。

  迅速在一期精神層架起防護,他們同時放出精神嚮導——此刻的嚮導區空無一人,靜謐得可怕。

  雪豹低下頭四處嗅聞,而白鶴則在半空中繞了一圈才落地。

  「鶴丸,我們先往倉庫移動。」一期說道,「夥計,你打頭陣。大和守和加州,麻煩你們殿後。」

  「沒問題。」身旁出現兩隻烏鴉的一對哨嚮組合立刻回應。

被一期喊做夥計的雪豹很快上前朝著目的地小跑步上前,而鶴丸的白鶴跟在稍微落後一步的地方,撲騰著翅膀半飛半跑的跟著。

嚮導區域沒有撤除乾淨,他們很快就救到幾名倒地的實習生和低階嚮導,趕緊檢查他們的狀態,連絡外頭的醫護人員。

  「什麼味道......」探詢了一陣子,安定摀住鼻子,「好像是消毒水!」才剛說完沒多久,他眼前立刻模糊,依稀中看到恩師沖田的身影……

  「混蛋!你發什麼愣!」感受到自己搭檔的紊亂,清光一把揪住安定的領子,「給我醒過來!」

  還沒考慮到底該把對方打成不可愛的豬頭,還是把他口袋的髮夾拿出來夾他鼻子時,陷入迷茫的安定已經掙脫開清光的束縛,似乎正要手刀砍向搭檔時——一期的肘擊立刻重重朝安定腦袋敲下。

  「接下來我和鶴丸處理就好了。」拎住安定的後領,把他放到清光的懷裡,一期朝著有點受驚的小嚮導微微一笑,「不用擔心,醫療隊很快就來的。」

  「一期!繼續前進吧!」已經讓白鶴先去探路的鶴丸揚聲喊道,「前面應該沒有問題。」

  望著一期與鶴丸離去的背影,清光忍不住嘀咕:「好像知道為什麼鶴丸老師會喜歡粟田口少將啊……」

  雖然這樣說有點對不起搭檔,突如其來那果斷的一擊,是正確的判斷,也是讓人驚嚇的瞬間反應。

  很快跟上鶴丸的腳步,鶴丸嘀咕著:「所以你們模擬的物質會對哨兵和嚮導造成多大的影響?隨便運來真的太危險了……還有三日月,我這次一定要發起彈劾運動,嚇嚇他!」

  「現在階段會對哨兵影響比較大,會產生意識紊亂和攻擊傾向,但是會讓意志不堅的嚮導陷入昏迷。」刻意漏掉鶴丸對三日月的抱怨,一期看到鶴丸的精神體還好好的充滿活力,暫時放下心來。

  「我才不是意志不堅的嚮導。」嘟噥一聲,鶴丸朝後伸手,牽住了一期,「這、這樣你比較不會意識紊亂吧?」

  儘管隔著手套,依然可以感受到鶴丸手心溫暖傳遞過來,一期一振在後頭露出笑靨:「謝謝鶴丸學長!」

  他們通過第二層檢驗區,刷卡進入,再通過一道長廊,就是三日月的辦公室附近,然而堵在走道迎接他們的,卻是幾名已經發狂的哨兵——

  「真是的!我對打喪屍沒有興趣啊!」嘴裡抱怨著,鶴丸已然擺出備戰的狀態,「我這次要請大假!」

  「別大意了!鶴丸學長!」

  「趕緊結束這個喪屍之旅!」鶴丸說道,「真是個令人驚嚇的一天!」

  「我可不喜歡這種驚嚇。」苦笑搖搖頭,一期衝上前,劈暈了發狂的哨兵。一個轉身又一腳撂倒了比自己體型大一倍的同僚。

  此時,他看到兩名哨兵往鶴丸後背撲去,一期一振立刻用最快的速度閃到鶴丸後方,雙手箝制住他們的脖子,重重壓倒在地。

  「幹嘛幹嘛!對自己神智不清的後輩下手不要那麼重呀一期少將!」鶴丸轉過頭,順手又給上前攻擊的哨兵塞進了雜訊,讓他暈厥在地,「這兩個人我可是有辦法對付的,論體術我可不輸低等哨兵。」

  「不需要。」確認兩名哨兵被自己摔暈過去,一期一振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塵,「沒必要讓您碰到哨兵。」

  和一期一振精神相連太久了,鶴丸很快理解過來,忍不住用手指戳向對方的臉頰,「吃醋了?哨兵王子。」

  「先別聊天了。」趕緊轉過臉,迅速制伏剩下的哨兵,一期看向辦公室門口,「三日月不在裡面?」

  「誰知道,直接進去吧!」鶴丸很乾脆拉著一期到三日月的辦公室門口,大力敲著門,「喂!混蛋老爺子!」

  沒有任何反應,不顧一期的阻止,鶴丸也很乾脆地踹開了門。然而門才剛打開的那一瞬間,立刻有像是濃煙的霧氣包圍了他們,帶著刺鼻的嗆味。如同——火焰的濃煙!一期一振的雪豹立刻狂躁了起來,接著消失不見。

  在那瞬間,鶴丸反射性的迅速轉身,用手遮住了自己哨兵的視線,精神力拼命將他的五感壓到最低。但是在精神相連、交融的那瞬間,他還是看到了一期因為吸入氣體產生的幻覺。

  大火包圍了四周,他不顧手上的燒傷,在熊熊烈火中發瘋似的不斷呼喚未尋獲弟弟的名字……最後好不容易從那人手中接回最後兩位弟弟,最後世界一切卻一切崩塌,燒毀殆盡……

  「笨蛋!一期一振給我回神!我們沒必要用一輩子來贖罪,就算要贖罪,也是我陪你!」一遍遍說著,感受到手心的濕潤,鶴丸最後還是選擇親吻上對方用力咬破的唇。

 



******


 

  大火席捲了一切,世界變成了炙熱的地獄,幼小的他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一遍遍徒勞的安慰著他的兄弟……

  沒事的……骨喰……總會有辦法……會有人來救我們……

  「沒事的,深呼吸——」

  隨著一個澄澈的聲音,一切的火焰慢慢消退……眼前朦朦朧朧的,神智也迷迷糊糊的,幻覺逐漸消退時,鯰尾看到的是一名帶著笑容,頭髮顏色偏金的少年。

  「太好了!你總算清醒過來了!」少年伸出手,「我叫物吉貞宗,是鶴丸老師的學生。」

  「我是鯰尾……」拉住物吉的首站起身,鯰尾恢復運作的大腦很快想起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骨喰!我要救我兄弟!」

  他和骨喰之間多少有點雙胞胎的心電感應。骨喰發生危險,他千真萬確感受到了,等不到一期哥和鶴丸哥去調查,鯰尾決定自己去拯救、尋找骨喰。只是他才偷渡到嚮導區,立刻陷入幻覺昏迷過去。

  「骨喰?啊,是那名由三日月先生指導的粟田口骨喰嗎?」物吉醒悟過來,「他是我隔壁寢的學弟,這樣說來也不好坐視不管了呢!等等喔,你放鬆一點!」

  還一頭霧水的鯰尾,很快感到有一股暖流順過自己的腦袋,讓焦燥的心情稍微鎮定一些,接著自己原本因為刺鼻氣味隱隱作痛的五感舒服許多。

  「太好了,看來我們的相容性還在可接受範圍呢!鯰尾君的精神屏障太強大了!」幫鯰尾做過簡單精神整理的物吉眨了眨眼,「走吧?我們去找骨喰君?」

  「……謝謝,你為什麼要幫我?」看著眼前的嚮導,鯰尾有點質疑。他們素未謀面,但對方看起來的確像不求回報的熱心人。

  「為什麼?大概就是覺得跟上鯰尾君會發生什麼幸運的事吧?」

  「蛤?」

  面對鯰尾的質疑,物吉也有點不好意思了,「不過我有跟上也算跟對了吧?畢竟現在的鯰尾君需要一個嚮導吧?」

  這裡充滿的氣體明顯對哨兵危害較大,物吉這樣的嚮導,雖然會感到不適以及負面想法湧入,但畢竟受過一段訓練,他還是能抵抗,並幫助一名哨兵。

  「的確是,那你能幫我找骨喰嗎?」想起自己的目的,鯰尾恢復著急,「我現在不知道我在哪裡,也不知道骨喰會在哪裡!」

  心電感應是一瞬間的,他和骨喰又不是被綁定的哨兵與嚮導,無法通過精神的聯結來確定彼此的位置。

  「或許在三日月先生的辦公室吧?畢竟他是三日月先生的學生。」很直覺的答案,然而物吉也不敢確定,「要去察看嗎?」雖然鯰尾失神亂晃,已經讓路線偏離目的地很遠了。

  「當然!」

  「那走吧!」拉上鯰尾,明顯對嚮導區熟悉的物吉不怕迷路的問題,只是略擔心會碰到因為氣體失去神志的夥伴。

  在他跟蹤鯰尾時,就碰到幾名攻擊他們的嚮導。但慶幸的是,這是原途折返,卻沒再看到任何發狂的同伴。鯰尾的精神狀態也在物吉的調整下,能抵抗逐漸淡去氣體的侵蝕。

  在走到電梯口附近,電梯突然叮一聲。兩人嚇了一跳,閃身躲到安全門後,心虛的望著電梯。畢竟在緊急時刻闖入危險區,以及帶著哨兵進入嚮導區都是嚴重違規。

  在電梯門打開,物吉貞宗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幸運值不太夠用——電梯中邁出步伐的是一名高挑的嚮導,也正是他們準備前往辦公室的主人。

  三日月宗近手中抱著一名少年,鯰尾很快叫了出來:「骨喰!」

  隨著這聲,一頭鷹鷲很快攻擊向他們。物吉大驚,下意識放出自己的精神體防禦,然而幼小的布穀鳥不敵鷹鳥,立刻被擊落消失。

  「小心!」在精神體發動第二次攻擊時,鯰尾迅速把物吉壓下,兩人翻滾一圈,驚險躲避過爪擊。

  「你是……粟田口的鯰尾?」走上前,三日月看到驚惶的兩人,略顯驚訝,「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我在找我兄弟!骨喰……骨喰還好嗎?」看向躺在三日月懷中,雙眼緊閉的骨喰,鯰尾著急得不得了。

  「沒事,只是受點衝擊昏過去。」三日月說道,他在察覺不對勁的第一時間,就先去找自己的學生,及時控制住骨喰的狀態,「倒是你們,不聽指令進入封鎖區,這違規不小。」

  「是我的錯!不關物吉君的事!」鯰尾很快擔下來,「什麼懲罰我都願意受!但是請讓我確認骨喰有沒有事!」

  稍稍皺了眉,三日月露出一點彷彿無奈的笑,「這可不是你能決定的。粟田口鯰尾、物吉貞宗,跟我來。」

  在三日月的命令下,他們也只能摸著鼻子跟在後頭。期間鯰尾只能用口型小小聲地告訴物吉:「對不起。」

  搖搖頭,物吉也用口型回應:「我也有錯。」

  此時,他們也快走到三日月的辦公室前,只見帶路的三日月突然一個急停,接著冷笑一聲:「鶴、一期一振,你們這種時候在我辦公室門前親熱什麼?」


评论(4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