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假如本丸和陰陽寮相通(鯰骨/一鶴/物後物)段子一

1. 此為陰陽師和刀劍亂舞相通的不切實際妄想(欸

2. 刀男陰陽寮和本丸來去自如

3. 刀男和式神可以是好朋友(?

4. 不要追究審神者在陰陽師的定位是誰

5. 刀男日常抽卡(?

6. 沒有玄學(?

7. 這週畢業考所以沒更新掉短文,用小段子先補償大家

8. 以後大概還會有(?




假如本丸和陰陽寮相通(鯰骨/一鶴/物後物)段子一


 

【鯰尾的許願門】(鯰骨)

  鯰尾發現本丸的門口多了一扇門,審神者經常通過那扇門自由來去。鶴丸說那是個許願門,對著它許願,它會回應你的願望。

  於是這一天,他跑去敲敲門:「神明大人啊!今天我最親愛的兄弟沒拿到譽,看起來心情很不好,我該怎麼讓他心情好起來呢?」

  不一會兒,門的那邊傳來的聲音:「神明......算了,地獄的鬼使對人類來說也是神明吧!你剛剛說兄弟?是弟弟般的存在嗎?」

  大喜過望,雖然聲音神似昨天電視播的動畫,和泉守喜歡的土方十X郎角色的聲音,鯰尾還是用力點了點頭:「沒錯沒錯!我們是非常要好的兄弟喔!」

  「弟弟啊,那可要慎重以對。這世界上沒有比弟弟更可愛的生物!不過說到最喜歡,弟弟果然還是喜歡包子吧?」

  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於是鯰尾跑去和光忠學習如何做包子,蒸了幾個香噴噴的大包子。

  早餐沒吃東西的骨喰吃了幾個大肉包後,元氣滿滿,下午的出陣把遡行軍打得不要不要的。

  為了感謝神明大人指點迷津,鯰尾把剩下的肉包恭恭敬敬的供奉在許願門前。只是當黑色的鬼使開開心心將包子給心愛的弟弟時,白色鬼使毫不猶豫地拿這些肉包去餵其他會爆炸的包子

 

【鶴丸抽卡】(一鶴)

  鶴丸很白,皮膚白、衣服白、頭髮白。白皙美肌別說經常氣哭愛美的審神者,就連最美之劍的膚色也深了他一個色號。

  但是這麼白的鶴丸,卻是不折不扣的......運氣超背,簡稱臉黑。

  這一天審神者交代了近侍鶴丸幫她看顧一下隔壁陰陽寮,順便幫他抽抽式神,於是鶴丸高高興興的帶著可以打Love live的遊戲機和十一張藍票去了陰陽寮。

  首要工作是先完成式神召喚——第一抽首無,聲音和歌仙挺像的、第二抽鯉魚精,萌妹子真可愛、第三抽蝴蝶精,又是個萌妹子、第四抽童女,這下鶴丸有點慌了,這麼狂抽女性,到時一期那悶騷醋罈子追究起來可不好辦。

  第五抽管狐,儘管不是妹子,但五抽了連個SR都沒有實在有點非,六抽又是個首無......歌仙你怎麼那麼煩啊!

  ——在本丸練字的歌仙兼定打了個噴嚏

  七抽是兵俑、八抽還是兵俑、九抽依然兵俑。鶴丸氣得仰躺了過去,要是來個秦俑軍,主上什麼臉色可想而知。他要來個大的的驚喜,不是兵馬俑!

  覺得一定時間的錯,鶴丸決定打個Love live來壓壓驚,女兒們歌聲很好聽,覺醒後也挺好看的。鶴丸爬上陰陽寮的櫻花樹下邊打遊戲邊哼歌,邊晃著腳,逼得原本靠在樹下的博雅只能和八百比丘尼擠一塊兒。

  好不容易攢足了心,來個11連抽,鶴丸正要挽回自己臉黑的名聲——2個R的穗乃果、4個R的東條希、1個R的小鳥、2個R的繪里、海未一張R一張必中的SR,鶴丸險些砸了這破遊戲,險些K中了大陰陽師的腦袋。

  此刻,一期一振拿著三張藍卷從隔壁走來:「怎麼了?火氣那麼大。」

  「今天沒有驚喜,不好。全世界都和鶴丸國永作對!」

  笑著和陰陽寮的其他成員致歉,一期上前把鶴丸拉了下來,撫順炸毛的鶴:「不氣不氣,隨機的東西,何必和他們置氣?」

  將鶴牽去了召喚式神的地方,手上三張連同鶴丸棄置的兩張藍卷撿起,總共五張開始召喚。

  覺、黑童子、白童子、酒吞、青行灯——一期勾了勾嘴角,成果還不錯,看來最近要求什麼,主上只能依著他。

  「你倒輕鬆!」不敢相信膚色比自己深的一期出手如此闊綽,鶴丸氣得將手機的LL推給了一期,「還有十一抽!除了必中SR不算!中一張SR我和你上床一次、一張UR我和你上床三天!」

  「就說別相信這種東西啊......」苦笑的搖了搖頭,一期還是隨意點了下十一連抽——角色不重要,3R、5SR和3UR......鶴丸覺得今晚要糟!

 

【幸運的物吉】(物後物)

  幸運理應是物吉貞宗的強項,但最近的物吉卻不太順利。鍛刀1:30、幫審神者召喚式神是R級、審神者要的英靈也沒抽出半隻。

  後藤看著今天物吉從隔壁陰陽寮帶來的秦俑大軍,開始替友人擔心起來:「物吉,最近不舒服嗎?」

  「沒有啊,怎麼這樣問?」看到秦俑大軍也不惱,物吉笑咪咪地回應著,並且開始了今天的日三鍛。毫無意外的,三個1:30。

  「我覺得你最近......」向來耿直走位的後藤開始躊躇了。說物吉運氣不好......不論人還是刀好像都不見得需要運氣,但是物吉偏偏是代表運氣的那位。不知道這麼說,會不會傷到物吉的心?

  「雖然沒有不舒服,但是我覺得最近運氣很不好呢......」

  擺弄著放在一旁的加速手札,物吉倒是自己先提了起來。

  後藤抬起頭,真誠的望著他的摯友:「一定會好起來的!如果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盡管說!」

  「嗯!後藤最好了!我覺得最近運氣不好,一定是沒有充電!後藤可以借我充電一下嗎?」

  「當然可以,不過要怎麼沖?」話還沒說完,物吉的臉立刻放大,柔柔軟軟的觸感印在唇上......

  ——隔天,身兼陰陽師的審神者歸來後,看到物吉笑咪咪的領著茨木大軍和四、五花稀有刀前來迎接。


评论(1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