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古堡貳曲(一期鶴/鯰骨/双狐)吸血鬼paro測試07

1. 把07更新完了,無意外會變成貳曲為主

2. 雙狐故事連繫一鶴,差不多是貳曲的故事主軸

3. 會有人下台一鞠躬?大概(?

4. 此章預計過度,之後大概較虐一點(?

5. 總之就是大家都在學習摸索何謂"愛"的故事?

6. 原章節不知為何被屏蔽,故重發完整版的一篇




古堡貳曲(一期鶴/鯰骨/双狐)吸血鬼paro測試07



  鶴丸在神社閉門將養了三天。

  這三天中,除了會像生病那樣發起高燒,其餘沒有任何異狀。但每天點燃檀香、清除血族殘血的念經聲,還是讓鶴丸經常沒兩分鐘就睡過去了。

  所以這三天,他不是吃飽睡就是睡飽吃,偶爾發個高燒聽了念經後,又忍不住呼呼大睡。

  神社的粗茶淡飯青菜豆腐很快讓習慣享受的鶴丸膩了。好在第二天,青江拖一名叫小夜的孩子拎了幾包零食,然後在鶴丸啃著巧克力和薯片滿嘴時,那個神祕的數珠丸也在這時緩緩現身。

  對於鶴丸破壞清規的舉動不以為意,但狹長的雙眼有意無意的對嘴角殘留餅乾渣的青江一掃。表現向來天不怕地不怕,整個神社我最浪的青江,居然稍微一抖,不安的往鶴丸身後移動。

  「很高興看到您安好,五条君。」數珠丸開口,「您身上的血族之血大概再過幾天,就能完全清除。」

  「我正想問這件事!」鶴丸忍不住皺眉,「到底怎麼回事?一期和你們說了什麼?」

  「你的血族男友挺心疼你的,要我們幫忙解除你身上的血族血液,呼呼,就算不結婚也是真......」青江才剛說到一半,又被數珠丸一個眼神給止住了……大概吧?數珠丸的眼睛很小,要是頭不轉動,很難預測他視線方向。所以青江是怎麼看出來數珠丸在看哪裡?鶴丸忍不住探究起來。

  「我不知道怎麼解除,但是為什麼要解除我身上的血液?」鶴丸打量著數珠丸,「我之後可是想當血族的。現在是要叫一期過來再灌我一口血嗎?」

  「你不知道嗎?」數珠丸看向青江,見他搖搖頭,似乎有點訝異,「石切丸也沒把這件事告訴他?」

  「沒有吧?他在協會的言行也是受他們老四限制的。」青江沒被瀏海蓋住的眼睛閃著隱密的光芒,看向一頭霧水的鶴丸,「你可能無法被變成血族喔,白鶴君。」

 



******


 

  鶴丸不在的這幾天,大俱俐伽羅都是第一個到達伊達工作室的。他還有很多建模的東西沒做完,程式也還沒跑過,要做的事多得很。

  光忠早上還要先去拜訪客戶,大概快中午了才會提著食物進來,而山姥切那傢伙住得比較遠,也會慢點過來。

  早餐還沒吃,他餓了......電腦才剛開機,他稍微哼了一下,聽到了自己肚子中的咕嚕咕嚕聲。之前鶴丸總是早於他進工作室,兩人餓、光忠又不在的話,也是由鶴丸去買東西或煮泡麵。

  以前老嫌棄這個同學兼損友吵鬧又麻煩,現在對著空蕩蕩的工作室,真有些說不出的寂寞......

  愣了一會兒神,大俱俐還是決定起身,去櫥櫃裡拿碗泡麵來墊墊肚子,然而才一打開櫃子——

  男人的慘叫劃破了早晨的寧靜!

  櫥櫃裡出現一名環抱雙腿縮在泡麵堆裡的少年。此時他緩緩抬起眼廉,看向眼前跌坐在地的男人,吸了吸鼻子:「抱歉嚇到你了,你要的是味噌口味的泡麵?還是豚骨口味的泡麵?」

  這聲音還真像國永......大俱俐呆呆的答道:「拿炒麵給......不對!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爬起身,大俱俐迅速把那名黑長髮少年給拖了出來,一碰到對方的體溫,他就意識到他是誰了。

  「你很誠實,那麼豚骨和味噌就……」抽動了下鼻子,鯰尾藤四郎從一臉委靡轉變成驚訝,「原來是狼人啊!不過血緣已經很薄了。六十?嗯,不對七十二代了吧?」

  大俱俐無語,今天他第二次希望鶴丸國永在身邊,好幫忙吐槽。像是你怎麼對尾數那麼清楚、不要轉移話題、你當你是俊雄啊......之類的。

  輕而易舉的扳開用力揪住自己領子的手,從訝異恢復過來的鯰尾又變回情緒低落的模樣,走到鶴丸買來在工作室擋路的搖椅一屁股坐下。

  小吸血鬼鼻頭和雙眼都紅紅的,抱著腿在搖椅上搖啊搖的,呆毛也晃啊晃的,像是無家可歸的小動物。

  不對,那天是這傢伙和他兄弟鬧彆扭不回家的吧!記得前天,到他們這邊蹭燉牛肉吃的那位血族,後來也是一動也不動的坐在這個位置上。只是兄弟倆一個像是找不到窩的小動物,一個像是被放上椅子的大娃娃。

  「你在幹嘛?」大俱俐語氣很差。

  「我有點想念兄弟了......但是還不想看到他。」吸了吸鼻子,鯰尾說出頗為矛盾的話語。

  當時在憤怒之中,他甚至把跟蹤而來的後藤都甩開了。但沒多久,他就開始擔心骨喰。兄弟受傷了,有沒有好好休養?雖然骨喰的包紮技術很好,但是很少自我做好傷口處理,常帶著一張放空的臉,渾渾噩噩的讓血流下去,直到傷口癒合。鯰尾偷偷去醫院看過,看到了受傷休養,極度虛弱地鳴狐叔叔,以及不眠不休照顧叔叔的小狐丸。卻沒看到骨喰……

  骨喰會不會沒人照顧……三日月在,他也那麼喜歡骨喰,所以應該會好好幫他吧?腦補了幾個三日月與骨喰卿卿我我的場景,鯰尾哇一聲哭了出來:「我想要我的兄弟嗚嗚嗚——」

  大俱俐伽羅再度被嚇了一跳,正想摸出手機找光忠求救時,工作室的大門恰好被打開了,一臉錯愕的燭台切光忠看著眼前的情景:「發生什麼事了?剛才山姥切才匆匆忙忙地從門口跑走。」

  瞪著嚎啕大哭的鯰尾,大俱俐丟了一盒面紙,「不知道!」頓了頓,他望向光忠,「山姥切來過?」

  「樓下碰到的,還叫我要把這孩子留住,他馬上帶他兄弟過來。」光忠揉了揉耳朵,「那個……粟田口君?你兄弟很快就會來喔!別哭啊,哭醜了就不帥氣了。要不要先吃點東西等他?」

  「山姥切怎麼會知道他兄弟在哪?」

  雖然是這麼疑惑著,但在鯰尾抽抽噎噎啜著光忠給的番茄汁時,工作室對外的窗戶忽然被一把拉開:「小鯰!」

  「靠!走大門!」電腦正好靠近窗戶的大俱俐再度被嚇了一跳,然而骨喰藤四郎無暇管這麼多,而是在支撐點只有窗框的情況下,輕鬆躍到兄弟面前。

  看到心心念念兄弟出現的,鯰尾手上的番茄汁落了地,跳起來一把抱住眼前的兄弟:「小骨嗚嗚嗚……你是討厭鬼啦!」

  「抱歉。」抱緊在懷中哭泣的兄弟,骨喰摸著那顆黑色的腦袋,「後藤說他跟丟你後,我很擔心。」

  「兄弟嗚……」鯰尾深吸一口氣,接著忽然止住所有哭聲。

  「鯰尾?」

  「骨喰剛剛……是在協會嗎?」小聲的呢喃只有血族絕佳的聽力才能聽見,「你是在協會裡面嗎?」

  「不是,我在三日月會長家裡。」輕輕放開懷中的鯰尾,骨喰替他擦去眼淚。他作為北地區的聯繫人,將一期哥要他送去的機密信件帶到協會,只是到達目的地才知道三日月不在。那封信必須親手交給三日月,所以他就在岩融的指引下,前往三日月的家中,並在那裏喝了一杯茶。直到他得知鯰尾在這裡,用最快的速度飛奔趕來。

  「骨喰果然是笨蛋吧?」鯰尾憤憤咬了咬嘴唇,「為什麼你還能那麼鎮定?為什麼骨喰還可以去他家裡啊!」

  「喂你們兩個,」一旁的光忠擔心的喊道,「別吵起來。」

  骨喰皺了皺眉,雖然隱約知道和自己缺乏了十年的記憶有關,三日月也坦承過曾經傷害自己。但現在,他感受不出敵意,也不認為三日月有再傷害自己的念頭,所以他不懂鯰尾為何這麼介意。

  「我不懂,對他也沒記憶。」

  鯰尾的聲音忍不住又高昂了起來:「再沒記憶也要有個限度啊!明明以前叫我保護自己安全的都是骨喰!骨喰卻從來不知道保護自己!」

  「喂喂,我說過你們兩個別吵架!」光忠再次提醒,「我不介意你們在這裡解開誤會,但是吵架就盡量不要了吧?這樣可不帥氣。」

  握了握拳頭,骨喰語調冷冷:「真是奇怪。醒來時,要我別多問。現在卻又指責我的記憶?」

  「我才不是指責你的記憶!我是指責兄弟是個什麼都不明白的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忿忿地大吼著,鯰尾隨即從骨喰進來的窗口一躍而出。

  「從門口出去!」

  「喂!我說了你們別吵架啊!」光忠像是看到不聽話孩子的母親,重重嘆了口氣,有點憐憫的望向站在原地的骨喰。

  呆呆在原地站了許久,失落的骨喰毫無表情的站在那裡,就像被隨意丟棄的人偶娃娃,讓人心生不忍。光忠和大俱俐對看一眼,正想開口安慰時,正好手機鈴聲響起。原本一動也不動的血族少年拿出口袋的手機,看了螢幕顯示的名字,輕聲道:「失禮了。」然後接聽電話,接著從窗口跳了出去。

  這次大俱俐終於忍無可忍,用力一拍桌:「走大門!」

  「嘛!小俱俐不氣不氣,他們只是個孩子。」光忠安慰著,此時被忽略已久的大門終於被打開。外出的山姥切總算回來。

  「那兩個……嗯,血族呢?」今天他戴了頂鴨舌帽,看到兩位前輩看向自己時,他不安的壓了壓帽沿。

  「吵架,走了!」大俱俐呿了一聲,「像來公共廁所一樣。」

  「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光忠拍了拍大俱俐,看到他原來在調整一款恐怖遊戲的公廁模組,忍不住尷尬的笑了。

  「他們大概需要個母親,不然都很容易受騙……我只是隨便說的!」看到兩名前輩又看過來,山姥切又有些慌張。

  「說得對,他們需要一個媽!」光忠點了點頭,「不過那個能當他們媽的還沒回來就是了。」

  「是誰?」

  「國永。」大俱俐補充,「你老闆。」

  山姥切沉默。只有光忠微笑搭了兩人的肩,「等一下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鶴丸?他說受不了神社的食物,要我帶些好吃的給他。」

 

  ——而離開伊達工作室,接了電話的骨喰開口:「一期哥!」

  『任務如何?』

  「信交給三日月會長了,準備去找鳴狐叔叔。剛才去趟鶴丸哥的工作地。」他頓了頓,「鯰尾在那裡。」

  『我知道,是我派他去保護的。你們兩個現在都需要冷靜,所以這次分開行動,沒問題吧?』

  「沒有。」

  『你似乎有不滿?』

  「不。只是,鯰尾和我吵架了。」

  『我能理解。』

  「我不理解。一期哥,為什麼?」躍離會被人看到的地帶,骨喰來到讓他比較舒服的陰暗小巷,敏捷的閃過扒手,又順手扔飛了幾個前來尋事的流氓。抄近路走到一間醫院旁。

  『有些事,你或許去問小叔叔比較有經驗。你也應該到了吧?』一期一振的聲音似乎變溫柔惆悵許多,『其實,我連自己的感情都搞不清。』

  然後,電話被掛斷。有點訝異的骨喰,聽到掛斷的聲音後,有點猶豫,但最後還是沒回撥的打算。他想起鯰尾曾說過,一期哥很需要鶴丸哥。但是現在,為什麼一期哥要把鶴丸哥送到神社那裡?

  去問鳴狐叔叔嗎?因為和人類談過戀愛的只有他了……不,鯰尾也是。只是現在的鯰尾,是不會給自己問任何事情的。

  骨喰有點躊躇,雖然他有不懂就問的習慣,但是問的對象一直都是鯰尾,實在很少和這名經常年在外的叔叔交談。

  懷著忐忑的心情走進醫院,依照之前被帶去鳴狐病房的記憶上樓,然後在病房的轉角看到一個孰悉的人。

  「是你。」骨喰和對方點了點頭,「三日月的兄弟、鯰尾說喜歡鳴狐叔叔的那位,叫……嗯……小……嗯……」

  原本還一手摀著頸側,表情有點渾渾噩噩的小狐丸,看骨喰忽然陷入苦思,忍不住黑著臉叫道:「我叫小狐丸!好歹以前也算是救過你,記一下名字吧!你不會也有髭切那種健忘症吧……」

  「嗯,小狐丸君。抱歉。」骨喰很規矩地彎身致歉,但最後還是忍不住補了一句,「不是健忘症,只是想不起來。」

  「有差嗎?」用力嘆了口氣,接著小狐丸像是想起什麼,似乎有點慌張,「你要去找鳴狐?」

  「有事問鳴狐叔叔。」說罷,骨喰忽然深深吸一口氣,「你身上,有鳴狐叔叔的味道?」

  小狐丸想到,鶴丸說過,讓這些小鬼聞到一些氣味不是好事。

  「鯰尾說過,鳴狐叔叔不會和你在一起的。」原本要離開的骨喰轉過身,正面面對小狐丸,紫藤色的雙眼難以看出情緒,「為什麼會有他的味道?」

  「呃……你能理解吧?就是……對、呃……我們發生了,這樣和那樣。你應該懂吧?」

  「不懂。」骨喰明顯不耐的皺了一下眉。

  小狐丸怨恨起把骨喰記憶變不見的自家四哥,然而再怎麼哀怨也無濟於事。他只能望著眼前不善罷甘休的小血族、一個外表看似小孩其實已經可以當自己爺爺的爺爺的……少年?然後鄭重彎下腰:「請粟田口把鳴狐交給我!」

  「不可以。」

  「欸?」一臉震驚,小狐丸以為這應該是粟田口最好說話的血族了。

  以為小狐丸沒聽懂自己的意思,骨喰重複一次:「不可以。」

  「骨喰。」不知何時,鳴狐從病房內走出來。

  他看起來有些疲憊,卻比之前氣息奄奄的模樣要好得多了。骨喰瞄了小狐丸一眼,走過去稍扶一下靠在牆邊的小叔叔。果然,對方身上也有小狐丸的味道。

  「小狐,抱歉。」鳴狐停了停,就某方面來說,他比身旁的姪子更不善言詞。身旁的小狐狸被藥研等人帶走了,他無人可代言。

  看到鳴狐欲言又止的樣子,小狐丸反而心領神會。雖然有些落寞,但她還是強打起自己最溫柔的微笑:「你有事要和骨喰談對吧?那我先不打擾了。有什麼想吃的可以打給我,我明天帶過來。」

  明明應該拒絕的,但看到小狐丸的表情後,鳴狐只能輕輕嗯了一聲,稍微點了點頭,轉過身一步步走回病房。

  他身體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口中纏繞的溫熱甜香昭示他已然汲取足夠的營養。他終究……咬了小狐丸。但比起血的馨香,更難以擺脫的是留在身體的溫熱觸感,小狐丸擁抱殘留的餘溫到現在依然清晰。

  鳴狐知道骨喰的目光在自己脖子、手臂的痕跡逗留一圈;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騙不了人。藤四郎中就屬骨喰最耿直不會撒謊,和小狐丸的事如果被骨喰給報告給一期一振,那麼鳴狐也認了。

  「一期哥說過鳴狐叔叔不可以和三条小狐丸談戀愛。」看著鳴狐慢吞吞的爬上病床,骨喰陳述,「我會和一期哥說。」

  「嗯,我知道。」抱住腳,鳴狐把半張臉藏在膝蓋間,有氣無力的點點頭。

  骨喰點點頭,然後坐在一邊發呆。他今天最後的任務是來監視、保護鳴狐,不需要做任何多餘的事,待在這裡直到十二點就對了。

  鳴狐不討厭安靜,但安靜到零互動的骨喰確實讓他感受到一絲尷尬。尤其在小狐丸剛離去的房間。

  受重傷甦醒後,鳴狐急於補充血液。雖然妖魔獵人協會的特殊醫院,給了他很多冷凍血液,但遠遠不夠;姪子每天也去外面獵食給他,依然不夠。其實他只是失血過多,持續補充足夠血液再適度休息就會慢慢回復,但處在飢渴中的血族暴躁又虛弱,他自己不是不知道,卻無法自控。

  最終小狐丸執意踏進病房不肯離開後,粟田口的鳴狐失控了……明明都警告對方了,都假裝不想裡對方要冷戰了,結果小狐丸還是一屁股坐在一旁,固執的不得了。

  三条家的血液健康芬芳,平時就覺得相當美味的東西一旦在飢餓時引誘,就會引發全面性崩毀。

  他撲倒了小狐丸,等意識過來,他已經咬了下去吸了不知道多少的血,而小狐丸絲毫沒有抗拒的舉動。在鳴狐錯愕放開利牙後摸了摸他的頭,接著輕鬆把人抱起放倒在床上。

  「在下是不是,能收取一點報酬?」平素溫厚的聲線在這時聽起來格外有侵略性。幾乎在鳴狐半推半就之下,他們沾染了彼此的味道……

  「我可以翻櫃子上的繪本嗎?」

  骨喰的聲音打斷鳴狐的沉思。趕忙抬起脹紅的臉,看見骨喰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他慌忙的點了點頭。

  骨喰起身,翻開放在窗台櫃子的本子,才發現那不是一般的市售繪本,而是鶴丸國永留在粟田口的畫冊。

  鶴丸回到粟田口宅邸時,很常畫畫陪著幾個幼小的弟弟玩。看畫冊滿滿的小判封面,估計是以前鶴丸畫給博多,博多帶來這裡值班打發時間後忘了帶走。

  大致翻了一下,大概都是尋寶的故事,簡易可愛的畫風,配上角色不時顏藝崩壞的畫面,非常逗趣好玩。

  骨喰慢慢翻過幾張,最後停在其中一個連環漫畫上。那是個簡單的小故事:一隻要去神社偷油豆腐供品的狐狸,誤打誤撞跑進神社的封印中、咬斷注連繩,放出一隻吸血鬼,吸血鬼很開心,於是給了狐狸成堆的油豆腐寶山。

  如果是博多,大概會嚷嚷著為什麼不是黃金白銀吧?不過這個故事,似乎有點孰悉……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