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古堡番外之四——沸點(一期鶴)

1. 此篇是未收錄在本子的古堡番外之四

2. 建議先看過連載結束的古堡,再來看這篇會比較容易懂,最好是看過本子的收錄番外(欸

3. 但是沒看過應該也能懂啦XDDD

4. 血族一期X人類鶴丸過去的故事

5. 古堡二刷印調資訊約下週釋出,需要等我一下......

6. 古堡2的話......考慮某天跑出來(是的我作死的寫了




古堡番外之四——沸點(一期鶴)



  下一站,東區大學、下一站,東區大學——

  被公車上播報的聲音拉回注意力,鶴丸抬起頭看向窗外,忍不住露出一個微笑——啊啊!真懷念,畢業後自己多久沒回去看看了?

  拿起手機對著正門口拍了一張,鶴丸若有所思的看著照片一會兒,忍不住發了一個LINE給大俱俐:嘿,廣光!開發中的『亡靈追殺』第二幕用我們學校當舞台怎麼樣?

  已讀後沒多久,大俱俐就回傳訊息:光忠叫你先專注在手遊的「戀愛教室」。

  啊啊——雖然知道這款遊戲已經進度嚴重落後了,但是他實在是想不出什麼來了,甚至忘了學長與主角的結局當初到底預設要怎麼樣處理。比起戀愛RPG,他更喜歡冒險解謎,乾脆把「戀愛教室」的最後兩個結局寫成恐怖遊戲好了......像「沙耶之歌」的風格?

  這樣的構想隨著LINE訊息傳出,馬上遭到強烈的反對,口吻上看得出是光忠一把搶過大俱俐的手機嚴厲否決。

  也是啦,畢竟這是全年齡向的......

  煩惱間,一個重量忽然靠上了他的肩膀。微微一驚,鶴丸正想推開對方,那人卻已自行離開。

  靠上他肩膀的是一名戴著鴨舌帽、戴著口罩的年輕人,腿上放了個黑色的後背包,看起來和一般大學生無異。

  「那麼久沒見,讓我靠一下都不行嗎?」

  認出那個聲音,以及嗅到了一絲像薄荷又像風的清爽氣息,鶴丸忍不住抱怨:「哪多久,才兩天不是嗎?一期。」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期一振微笑,拿下口罩後,再度側頭靠在鶴丸肩膀上,「讓我靠一下吧......」

  「真是拿你沒辦法......你剛才在東區大學嗎?」鶴丸問道。印象中,似乎一期一振有說過自己很常去各處大學上課,學習新知。

  「嗯,今年考上哲學系。」

  「蛤?念那個......有趣嗎?」本來順著刻板印象想嘲諷對方念哲學系能幹什麼,但轉念一想,眼前這傢伙根本一方霸主,管他念什麼。念念哲學方便追求自我價值,完全貴族式娛樂。

  「挺有趣的。」勾著嘴角,一期一振也沒打算多說,而是將視線移向鶴丸手中的螢幕,「在煩惱什麼嗎?」

  「我在考慮東區大學的校景能不能拿來做新遊戲的場景。」將圖片點開給對方看,鶴丸興致勃勃地問道,「怎麼樣?」

  怎麼樣嗎?望著圖片,一期一振的思緒卻有點飄遠了。他並不是第一次用化名跑來這所大學上課——

 



******


 

  十年前,對一期一振來說,是人生上最大的失敗。骨喰被去意識的人偶化,相當於他折損了一員猛將,鯰尾天生的嗅覺鈍感不少,無形中也是屬於削弱粟田口軍事力量的一環。

  但是不管這些現實層面,情感層面上他的弟弟、他的家人,在他沒有注意時,被人欺侮。

  不忍再看骨喰僵直的表情、鯰尾哭得紅腫的雙眼,他召回所有的「弟弟」、部下們,不再與協會合作。將「家人」保護在領地之內,委託藥研代理所有事務後,則隻身一人到達人類都市,報復性的觀察著因為自己撤掉勢力,而顯得忙亂不已的妖魔獵人協會。

  最初不過是要個解釋再作裁決,但妖魔獵人協會卻連提都不願意提。粟田口對於夜戰給予協會的支援極大,撤掉所有的兵力,足夠不擅長夜戰的人類在黑暗中體會絕望,

  幾年之後,一期一振因為無聊報考了公立大學的碩士班被錄取了,他索性留下來消磨時間,然後他看到了那個人——

  三条家的分支五条的後代,白得非常耀眼的新生——鶴丸國永。

  碰見對方是在新訓的試膽大會。那時也只是因為人數不夠,被委託來湊數,一時心血來潮好奇會是什麼樣的狀態也就應允了。偏偏碰見最不想接近的血緣關係者......將力量凝於手上,一瞬間想殺了對方洩憤,但最後還是生生忍住。

  五条在前幾代就已經脫離妖魔獵人的行列,遷怒旁人,與粟田口歷來的作風與自我要求不合。

  試膽大會他們被分到同一組,鶴丸國永很熱情的和他打了招呼:「五条鶴丸,不過我比較喜歡你叫我鶴丸國永!」

  「田中藤一朗,碩一。你為什麼會有兩個名字?」雖然知道五条歷來的傳統,但一期一振還是裝作懵懂無知的路人。

  「我們家比較特別,喜歡在本名後多加厲害長輩的名字求取保佑。鶴丸國永聽起來比較帥我喜歡!」鶴丸看著他的眼睛有著閃亮的光芒,「你是碩士生?帥呆了!是從業界回來進修的嗎?現在動畫怎麼樣?前輩快教我!」

  鶴丸湊過來時,一期一振嗅到一股芬芳的香氣。上等的血液,光是用聞的就能知道青色血管下流竄著非常美味的味道。

  若不是自己戴著口罩,鶴丸恐怕就能看到自己張開口,露出猙獰的獠牙。忍下進食的慾望,一期一振隨意回答了鶴丸幾個問題。而鶴丸性格活潑跳脫,很快就轉頭去騷擾另一名黑皮膚的組員。

  那次的試膽大會正好碰到不知道發什麼瘋,偷跑到東區大學廁所熱唱的鯰尾外,沒有什麼特別的。其實他可以趁機把鶴丸推進去,叫鯰尾把他大卸八塊,讓三条嘗嘗親人被傷害的滋味,但最後一期一振選擇了拽走鶴丸和另一名組員,不讓他們被鯰尾撞見。

  拉著鶴丸的手走完試膽大會最後的路徑,人類的溫度不斷從冰冷的手心傳入,讓一期一振罕見感到一絲暖意。拿走了系學會指定的信物,返回起點,他才放開鶴丸的手。

  「你的手好冷,感冒啊?注意身體喔!」通關之後,揮了揮手上的信物,鶴丸和他道謝後並道別,「感謝你的幫助!碩一前輩!有緣再見啦!」

  有緣再見?

  活動結束後,一期一振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他並不希望再見到鶴丸,最好下次,不要再讓他撞見了。

  但這個希冀,卻在週三下午的通識課立刻落空。原本只是因為好奇旁聽了一門「數學與邏輯」的通識,卻意外又撞見鶴丸。

  那個下午,突如其來的薰風吹過了大家的課桌,正好捲起一張紙。風在一期一振這邊就停了,紙張落到他的腳邊,一期一振撿了起來,看到裡面Q版的圖畫後,只是一笑:「很可愛。」

  清香芬芳的味道再度傳入鼻腔,伴隨著那個活潑的聲音:「是你啊!」

  原本只想旁聽就走的,在一次期中考前,小大一卻可憐兮兮的扯住他的袖子:「前輩!大大!沒有光忠和小俱俐,我現在只剩你可以依靠了!」

  依靠?和三条相近的血脈,有資格說什麼依靠他?他可是帳都還沒和三条算,三条的親戚血脈有什麼資格還要自己幫忙——下課的空教室,忽然颳起一陣不合時宜的大風,把兩人放在課桌上的書本筆記都吹掉到地上。

  鶴丸顯然為這場突如其來的風一懵,在原地愣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地覷著面無表情的一期一振。

  嘆了口氣,一期一振將筆記拾起遞給鶴丸,「聽說鈴木教授考題通常是從筆記裡出,你先看熟。有不明白的問題,週五來圖書館找我,我那個時候才有時間。」

  「感謝前輩!不過我們不交換LINE一下嗎?」上前緊緊擁抱了一期一振一下,鶴丸摸出口袋的手機,眼睛閃閃發光。

  被鶴丸突然的一抱而僵直,一期一振趕緊推開對方,冷淡拒絕:「我不習慣加外人。」

  俯身撿拾掉到地板的課本和鉛筆袋。一期一振尋思筆記上的算式推演並沒有太難,應該讀個兩天就懂了......

  然而他太高看鶴丸國永的智商了,週五第三節課,鶴丸就抱著課本來找他。一雙蜜糖色的大眼無辜的眨啊眨,在安靜的圖書館中用口型說道:「前輩救我,我一條都看不懂。」

  一期一振那刻又忍不住揚起殺意,這句「前輩救我」可真是說得不痛不癢,理所當然至極!三条的親戚血脈,可真是同樣的不要臉——

  圖書館的冷氣陡然增強,站在風口的鶴丸國永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眨著那雙彷彿純潔無害的雙眼:「前輩,你再不救我,我就只能死翹翹了。」

  「過來,我只有兩個小時。」挪到了封口坐著,一期一振把原先那個位置讓給鶴丸,「我們從基礎開始。」

  不敢發出噪音,鶴丸高舉雙手作勢歡呼,接著坐下來好好補習一番。但是鶴丸明顯真的不是讀數學的料,也不是個好教的學生,一個小時過後,便開始昏昏欲睡,甚至身體一歪,靠到了一期一振的肩上。

  忍不住把手上的鉛筆折斷,一期一振現在不只想戳破鶴丸睡著吹出來的泡泡,還想直接把筆心戳進鶴丸的心臟讓他死算了!

  在這麼一刻,他是真的倒轉了斷筆,想直接把它戳進鶴丸國永的心臟,不但能殺了自己討厭的三条分支,還能一嚐鶴丸國永誘人的上等鮮血。但是在瞥見對方睡顏那刻,卻不知道為什麼,下不了手了。

  鶴丸的睡臉恬靜,但眼底有著淡淡的鴉青,應該是昨晚沒好好睡。遊戲設計系所向來操勞......算了!

  把斷筆扔到一旁,一期一振改用左手寫字,將幾題用紅筆圈起打星號,並加註一些注意事項。前一個小時,鶴丸大致掌握到基礎,剩下的進階題雖然繁複難懂,但既然是邏輯課,必有脈絡可循。

  圈完重點和考題預測後,枕在他肩上的鶴丸國永也正好醒來。揉了眼睛,鶴丸咕噥道:「抱歉,我居然睡著了......」

  「無所謂,下次電玩不要打太晚。」將做好重點標記的筆記本放到鶴丸面前,一期一振語氣平靜,「這些看懂後,期中考基本就沒問題了。後面幾題是考題預測,鈴木教授很愛出類似的題目。」

  「真是謝謝你,真是對不起要讓你幫忙弄這些,下次我請你吃飯。」看了看手錶的時間,鶴丸吐了吐舌,「不過我不是打電動,是在做這個。」

  打開手機,鶴丸秀出APP中心的網頁,上面是一個剛上架的遊戲故事。鶴丸按了幾個鍵,「我和小俱俐一起做的,昨天上市。剛才把網址寄到你的學生信箱了,玩玩看吧!免費的!」

  收拾了筆記雜物,鶴丸在桌上放了一罐飲料後,拍了拍一期的肩,「今天我有急事,感謝幫助。」

  似乎真的有點急,鶴丸國永很快的離開了圖書館。一期一振盯著被放在桌上的寶特瓶,拿過來一看,忍不住皺眉。但好奇心作祟,他還是忍不住打開蓋子,一聞到嚴重的人工調味料味道,一期一振忍不住嗆咳了一聲。

  「同學!圖書館禁止喝飲料的!」

  「是的,非常抱歉。」

  燉牛肉口味的汽水。發明的人很奇怪,會去買的人更奇怪。好奇而打開的人......也是非常奇怪的吧?

  之後,一期一振去下載了鶴丸和同學開發的APP遊戲。那是個很簡單的小遊戲,裡頭的小人不斷奔跑著闖關、沿路拿物品,達到一定的積分後會開通一小段故事情節,慢慢把整個事件補完整。

  那種遊戲很簡單,一期一振大概花了三天就把關卡全部破完。那是個稀鬆平常人妖戀的故事。一名重病的少年和成為幽靈的少女相愛,在少年病危時,幽靈少女犧牲投胎轉世的機會,換了少年二十年的性命後,就此魂飛魄散。

  裡頭不斷奔跑的小人是那名少年,他跑過所有兩人相處的地方,始終找不到心愛的幽靈少女,以悲劇告終。

  很簡單、但是遊戲氣氛營造得很棒。那種奔跑許久,最後卻是一場空的感覺,能把玩家的心臟輕輕一揪,酸痛而失落。

  人類與妖怪的戀情,不會有好結局。他想到留在古堡的骨喰......儘管大家當時刻意忽略,從種種跡象來看,失蹤許久的骨喰,可能在失聯的那幾年間,與三条家的那位產生情感......

  深深吸了口氣,一期一振把全破關的小遊戲刪掉,關掉手機——但無論如何,這都不足以構成對方傷害、禁錮骨喰所有意識的理由。

  三条和他們的協會,注定與北地區的粟田口結仇......而鶴丸,幫助他一個學期無妨,學期結束後,一期一振打算綁架這名向來與三条交好的五条。藉此當作籌碼,和三条逼問一切!

  期中過後的隔週,鶴丸國永拿著96分的考卷,笑瞇瞇地買了一盒炸雞給一期一振,聽說是學校附近最有名的炸雞店。

  但鶴丸的口味奇特又辛辣,辣味和芥末還算正常,裡面居然還有可樂口味和草莓果醬口味的炸雞,讓一期一振差點吐出來好幾次。

  「不好吃嗎?我覺得味道不錯欸!草莓果醬的味道讓人很驚奇!」代替一期吃掉一塊草莓果醬的炸雞,鶴丸國永眉頭都不皺一下。

  「我不喜歡味道太過奇特的食物。」盯著鶴丸國永的脖子半晌。一期一振覺得食而無味。

  「但若是連吃東西的小小驚奇都沒有,短暫的人生會無聊至死啊!」

  短暫的人生?一期一振活了一百多年,對血族來說不算漫長、對人類來說又足夠冗長的時間。除了百年前的妖怪人類大戰,讓他的生命有了波瀾起伏、失去與獲得。其他時間,他的生活算得上平靜無波。不要說人類,沒有妖怪敢惹一名站穩根基、年輕強大的血族。北地區首領的地位,安穩無憂,弟弟們忠誠可信。

  他曾經也對人類燦亂的幾十年人生感到好奇,如果沒有骨喰發生的事情,他會對這樣的種族抱持著好奇的觀望。但現在,他只覺得人類是種短暫、充滿惡意的生物,尤其掌握力量的人類更甚。

  就這樣,一期一振陪伴著鶴丸國永度過這次的通識課,分組報告上的討論、筆記的統整,以及幫對方解答教授在課堂提出的問題。

  時光匆匆,鶴丸國永一年級上學期的課程邁入結束。他的期末考應該不錯,因為一期一振在前一週已經幫他完成猜題。

  在最後一天,鶴丸找到了他,笑著說道:「我和廣光、光忠要去一家燒烤店慶祝學期結束,你要來嗎?你的份我請!報答你這學期的幫忙。」

  燒烤店?抬頭看向遠處等著鶴丸的同伴,一期一振陷入沉思......這群人肯定會喝酒的,若是跟著過去,把他們灌醉不是難事,接著他把鶴丸劫持走,用他的性命威脅三条,也是水到渠成......

  畢竟他這學期幫鶴丸高分通過通識課,那麼讓對方「幫忙」一下,也不是過分的要求吧?

  低頭整理書,一期一振卻是搖了搖頭,「我有事,有緣再相見就好。」

  「有緣?說得那麼悲情......」

  「我很忙,有可能下學期就要休學了。」這樣說著,一期一振看向鶴丸,「就這樣,和你相處很愉快,再見。」

  轉身,一期一振毫不猶豫地離開鶴丸的身邊,上等血液誘人的味道隨著距離拉開不斷削減,終於讓他稍微放下心。

  再見,再也不見。如果再次碰到你,恐怕會情不自禁的咬了白皙的頸子一口吧?然後再利用你,測試三条的底線......

  鶴丸國永是無辜的,所以下次,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不然我會毫不猶豫的,把你關起來。

 

 

  「一期!一期!」鶴丸的呼喚拉回一期一陣的思緒,回過神,一期一振一邊看到面前螢幕上光忠教訓鶴丸要趕緊完成「戀愛教室」的結局,一邊聽著對方的抱怨,「都是你上週硬是把我留在北地區過夜,害我現在對這個遊戲的靈感完全沒了!可惡......當時我可是對『戀愛教室』最終結局有個底了,結果被你拉上床就完全忘了......」



******



  抬手揉了揉鶴丸的劉海,一期一振靠上鶴丸的耳邊,話語伴隨著曖昧的吐息:「我還記得你對『戀愛教室』預設的結局,你說學長與主角的最後那條線,是學長答應主角一起去期末狂歡,並且告白成功的故事......」


 



评论(2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