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邂逅承際會(一期鶴)下

1. 大家情人節快樂,這就只是個虐狗的故事(欸

2. 鶴丸的癖好是什麼,相信很多人都猜出來了

3. 因為是情人節賀,所以當然是HE,個人也不擅長什麼彎彎繞繞,就是單純的兩人HE,請安心享用

4. 總之,這就是個互廚對方身體部位的......兩個STK(?)的故事?

5. 沒有肉、沒有H!在 @多肉植物 太太的CG圖出來前,我是不會寫肉的,哪怕是一期哥要的10篇也一樣!(不要又TAG別人

6. 如果有時間,我看看能不能寫個物後物、鯰骨的情人節賀(欸欸





邂逅承際會(一期鶴)下


  「鶴丸,你在看什麼?」正在切菜的光忠停下動作,側頭望向正大光明偷吃短刀買的布丁的某位太刀,「吃完記得再買給他們,要是你惹哭了藤四郎家的那幾個孩子,一期一振可不會原諒你。」

  「唔?喔喔......」心不在焉的應了幾聲,鶴丸國永盯著燭台切光忠脫下手套清洗,此時正握著菜刀的手,「小光,你的手......」

  「手?怎麼了?」

  「看不出來,你握菜刀的手還滿帥的嘛!」

  不明就裡,光忠愣了愣,乾笑著放下菜刀看了看自己的手,「雖然被說帥氣是該高興的事情,但是怎麼是手?你該不會又準備了什麼奇怪的點子嚇我?」

  「耶?都認識那麼久了,我在你眼裡就那麼沒信任度嗎?」鶴丸將吃空的布丁盒往旁一放,「該怎麼說呢?就是突然覺得小光的手很帥啊!看起來很有力、指節也很清楚,上面的傷疤看起來很有男人味。相比之下——」伸出自己的手比對一下,鶴丸嘆了口氣。

  比光忠要再小一些手掌扁平蒼白、手指圓潤細長,欠缺力道感,鶴丸國永非常不喜歡。出陣帶著手套還感覺不出,但是脫下手套,感覺自己的短處都一一凸顯出來。

  握上光忠的手,鶴丸搖了搖,一臉沉思,「嗯......」

  被鶴丸握著,光忠略顯尷尬,「呃?你好?」

  「果然,就是哪裡不對啊!」放開好友的手,鶴丸國永翩然遠去,臨走前留下一句:「小光,晚餐我想吃你上次做的炸豬排。」

  「你倒是說清楚你在玩哪招?千萬別去禍害他人啊鶴丸——」

  無視燭台切光忠苦口婆心的喊話,鶴丸在之後又找上了坐在廊下喝茶的三日月宗近,並極其直率地對最美之劍說道:「嘿,三日月,手借我一下!」

  「嗯?」揚眉,三日月顯然有些奇怪對方的行徑,但還是大方出借自己的左手,搭在鶴丸伸出的手上。

  雖然知道對方最美之劍的稱呼是全方位無死角的,但在好好看清三日月的手那刻,鶴丸還是忍不住感嘆——纖細又不失力道、骨感又不瘦弱;手掌、指尖、手腕,乃至每一片指甲、每一絲皺褶、每一個毛細孔,都像是苦思之後精心雕琢,瑩白美麗,卻又不失男性應有的修長和魄力。即使現在宛若精緻的藝術品,鶴丸也能肯定這隻手能在必要時,爆發出自己難以企及的力量。

  「也不對啊......」和三日月握了握手。如此完美的一隻手,依舊感受不到某個難以言喻的觸感。

  「什麼不對?」和鶴丸放開交握的手,三日月任由對方摸走自己點心盤上的糰子,好脾氣的笑道,「有什麼事可以和爺爺說唷!」

  「也不是什麼大事......」慵懶的躺在廊邊曬太陽,鶴丸像隻貓放鬆了身體,卻曲起一隻腳,伸手摸上了被襪子包覆的腳踝,「只是有些感覺對不上。」

  「哈哈哈,感覺啊!是個很難掌握的東西。」捧起茶杯輕啜一口,「鶴有什麼掌握不了的感覺?」

  「嘛!感覺很熟悉,又很陌生,好像自己以前經歷過,也答不上來......」說了些連自己都聽不懂的話,鶴丸卻在這時看到那個人——

  「唷!一期一振!」

  穿著內番服,抱著文件的一期一振走過,謙和有禮的和大家打過招呼。鶴丸國永嘴上和對方招呼著,眼睛卻不由自主地跟上捧著文件的那雙手。

  沒有戴手套呢......出陣時都戴著彷彿潔癖白手套的傢伙,在脫下手套後,可以看出他的手不小,甚至依比例可說是大了,骨節也略顯寬大,卻也不突兀。

  鶴丸還記得那隻手掌摸著藤四郎的頭,大大的掌心揉過小短刀的頭髮,幾乎蓋住他們半個腦袋;也記得那隻手抓住自己的腳踝時,那一股力道和觸感......

  「雖然不知道鶴到底是想找回什麼感覺,但如果把當時的事件重演一次,或許就能找回來了?」

  「真是個好建議呢!三日月。」跳起身,鶴丸追上了那個離去的背影——即使對方剛才帶著淡然的微笑,無視了自己惡意的挑逗。

  傳遞小紙條握上一期一振的手時,鶴丸恍惚間,有種:「找到了!」的感覺。

  說不出是哪裡對了,也說不出是找到什麼了。一期一振的手掌溫熱,一點也不像有點懼火的人該有的熱度,手掌厚實有力。

  恍惚中,他竟感到一絲安全感......怪不得那群藤四郎短刀,那麼喜歡一期哥的摸摸頭啊......

  和一期一振分開後,鶴丸國永望著自己和對方交握過的掌心許久,然後又低頭看向自己的足尖。

  「虛偽的傢伙。」輕笑一聲,不知道是在說自己或是對方。但此時此刻,他無比慶幸,自己還好有一雙足夠吸引一期一振吉光的腿。

  一期一振喜歡自己腳的哪裡、又是怎麼個喜歡法?鶴丸國永沒什麼興趣知道,而他自己,也沒察覺出自己的雙腳哪裡吸引人了。何況他現在光要確定自己到底喜歡對方手的哪裡,就煩惱的要死了。

  抬起雙腳,鶴丸愣愣地盯著半晌,感覺不出任何特色。如果要論好看,三日月那傢伙肯定獨占鰲頭吧?

  一期的手,曾經摸過三日月的腳嗎——轉過身,鶴丸拿起旁邊的漫畫砸了自己的頭。

  毫無意義的煩惱和困惑,還不如看漫畫吃糖去。這樣想著,總算好過些......做著和平時入睡前毫無二致的事,直到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直到,溫暖厚實的觸感覆蓋了自己的腳,一路滑到小腿上去。

  終於來了——

  嘴上是不著邊際的打屁聊天,但對於一期一振碰上他腿部的每一部份,他都感受著了,並且......滿足又不滿足著。

  一期的撫觸始終流連在鶴丸的腳上,讓他隱隱有些發急,卻又不太好意思叫人家換摸摸他別的地方。

  好不容易低喚著對方的名,一隻手終於撫過了他的頭髮,以及臉頰——

  「鶴丸殿,是不是也喜歡我身體哪個部位?」

  「啊?被發現了?」鶴丸輕笑一聲,滿足地將大半張臉埋進對方溫熱的掌心,上頭的溫度讓他心滿意足。雙手親密握住手腕時,甚至能感受到生機勃勃的脈動,「是哪裡呢?」

  「手。」薄唇輕啄了鶴丸的頭髮,一期的聲音饒有興趣,「為什麼?」

  「這個啊......為什麼呢?或許是對我來說也很驚嚇的答案吧?」抓著一期的右手,像小孩抱著心愛的玩偶似的在臉頰邊蹭了蹭。

  一期的手掌寬厚、掌心溫熱,手指略寬但也稱得上是修長勻稱。修得短短的指甲不具任何攻擊力,微曲的手指搔刮到鬢邊,帶起一絲酥癢。

  不像三日月那樣精緻的像是藝術品,一期的手線條有點稜角,稱得上寬而樸實,但靠上去時,卻有著厚實的安心感。

  將臉埋進掌心,鶴丸可以感覺到靠近虎口特別柔軟,屏息感受著,他覺得自己快抓住某個線索了......

  「摸摸我啊,一期......」

  「那麼喜歡我的手嗎?鶴丸殿。」男人輕笑著。左掌仍在鶴丸圓潤肉感的大腿上流連忘返,右手卻溫柔的摩娑過他的臉頰,手指勾過垂落的髮絲。

  顫抖著失神,他想起來了......

  在某個時候,那個被刀劍稱做「父親」的刀匠,也曾經用寬大厚實的手撫摸著他的頭和臉......

  像是父親的手掌、溫柔又充滿安全感。只要觸碰到,彷彿都會升起暖暖、被鼓勵一般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感受啊,怪不得自己總是有點懷念。

  但是和父親不同,這個男人又多了些不可見的挑逗和憐愛的溫柔。讓他更欲罷不能——

  「一期......」眼神迷濛的鶴丸朝著身上的男人露出個有點恍惚的笑容。張開口,含住了對方手指,輕咬、舔舐。拇指換過再換食指、食指後是中指......

  小貓似的含咬讓一期笑了出來,但他只是抬起鶴丸一條腿放至肩上,偏過頭在大腿內側印下屬於自己的痕跡。

  不滿的嚶嚀一聲,吸吮完對方手指的鶴丸邊吻著手腕的脈搏,邊含糊不清的要求:「摸摸我,其他地方吧......一期哥......」

  無視對方微微挑眉的神情,鶴丸的輕吻落在對方的掌心,「你是個好哥哥或是好爸爸呢......」

  「前面的稱讚在下心懷感激地收下了。至於後面那個......」擺脫鶴丸親吻的糾纏,「你要替我生?」

  「辦得到的話——」眨了眨眼,鶴丸將另一隻腳搭在一期一振的肩上,「可以啊!」

  「那,如您所願。」握住了比自己略小一號的手掌,十指交扣。

  油燈熄滅,雪見障子隔絕外面一切,持續整夜——

  天剛破曉,初晨微露曦光。在棉被下相擁而眠的兩人呼吸均勻,直到另一方因為陽光緩慢睜眼。

  依然嗜睡的鶴丸國永不耐陽光,翻了個身繼續沉眠。但一期一振卻已被吵醒。低頭看著胸前的白色腦袋。

  在睡夢中的白色美人依舊不忘握住自己的一隻手,然後彷彿交換一般,把一條修長美腿跨到自己身上。

  輕輕一笑,一期一振吻過被陽光染上一點金色的側臉。換上另一隻手給對方握後,再度輕撫過鶴丸修長的大腿、漂亮的小腿以及渾圓的踝足。

  要是哪天被這雙腳踩了,感覺或許不錯吧?就像是對方昨夜在床上耳語的私密情話:「如果是一期的手,打我屁股也行喔......」

  只是在被踩前,還是想先好好保養對方一雙美腿,以及那副雙足呢——

  然後在隔日,國曆二月十四。

  大庭廣眾之下,一期一振送了鶴丸國永一副新的綁腿和鞋子;而鶴丸國永則當眾回送了一副新手套和保養手的乳液。

  「啊,一期你送的比較貴重,這樣算什麼啊!」

  「沒有算什麼。如果鶴丸殿覺得這樣不公平,那就多給我一盒巧克力吧?」

  「哦?有勇氣!那等著嚐嚐鶴丸國永特製的黑苦巧克力!」

  兩人面對大眾的各種「交往沒?」的質問和曖昧眼神皆是一笑置之,沒有特別說明。倒是粟田口短刀、脇差和太鼓鐘真宗一群孩子看了看禮物,在看看日期,人小鬼大的「喔——」了一聲後不再言語。

  鶴丸和一期相識一笑,所有一切,不言而喻。



评论(2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