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邂逅承際會(一期鶴)上

1. 名字沒什麼意思,亂取的

2. 長篇靈感一直斷掉,換寫短篇的冷卻一下

3. 承襲之前凌迴太太坑掉的<強欲>一期足控設定,自行又腦補一番,然而和凌迴太太窗掉的本一點關係也沒有,請不要連結過多謝謝(合掌

4. 一期足控(限定鶴丸)、鶴丸又是什麼控?

5. 一期略有天下風采,請自行斟酌

6. 沒有肉,在 @多肉植物 太太還債前,一期鶴肉都是浮雲喔啾咪~~

7. 分上下兩篇純粹視角問題(?


邂逅承際會(一期鶴)上



  他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要在那種時候伸手去抓的......也不是故意在那種時候,去得知那件事情——鶴丸殿的腳,原來這麼美麗。

  事情的起因很簡單,弟弟們在庭院打鬧,身為兄長的愛護關心、也喜歡看著他們純真笑顏的同時,忙完馬當番的一期一振暫時在長廊蹲下來與他們說笑一番,看著弟弟們用水在春意盎然的庭院製造出漂亮的彩虹。

  接著是誰起頭?早就忘記了,可愛的弟弟們一個個撲到他的懷裡,衝擊力外加一期一振剛好擇了個重心不是很穩固的姿勢,他就被弟弟們往後撲倒了,在向後倒地的忙亂中,他情急之下伸手亂揮,抓住了旁邊不知道是什麼的柱形物,然後大家一起摔得七葷八素。

  不像鞦韆斷掉那次,有餘裕攬著弟弟們哈哈大笑,一期一振有預感自己這次拖累他人。疼痛過去後,他趕緊爬起來查看——

  「十分對不起!您還好吧?」

  「這真是嚇到我了......原本只是想來看看你們在玩什麼啊......哈哈!」單手摸著撞疼的後腦勺,雖然疼痛未退,但呈大字形摔在長廊的鶴丸國永顯然沒有任何怒氣,呵呵笑得有點開心又有些無奈,「嚇我一跳,你們真能玩啊......嗯?一期一振,看不出來你那麼喜歡我的腳啊!」

  回過神,一期一振才注意到自己在慌亂中抓住了什麼——握在掌心的觸感骨感而圓潤......是對方的腳踝。而順著腳踝延伸過來的赤足,腳板素白柔潤,連帶點粉色的指甲都被太陽染上淡淡的金色,此刻像是不安份的雛鳥,俏皮的左搖右擺,又像是點頭致意一樣一晃一晃。

  「唐突了!十分抱歉!」趕緊放開手中的裸踝,那個觸感離開時,一時間竟有些捨不得。但下一秒看見印在上面的紅印子時,立刻後悔了......太粗暴了。那樣漂亮的踝足,不該是被自己粗暴的用來當支撐。

  「不用道歉啊哈哈哈,畢竟是我自己一聲不吭跑過來想嚇嚇你們。」摸上腳上的紅印子,鶴丸轉頭左右查看,「果然光忠媽媽的話得乖乖聽。鬆掉的襪子真的盡量別穿,現在掉到哪了......」

  轉頭幫忙查看,果然在左近找到了一隻掉落的素白二指襪,一期一振趕緊撿了起來,「這裡。」

  極其自然的單手捧起小腿,一期跪在前方替對方套上了襪子。白色的襪子、白色的腳,視覺上幾乎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即使幫對方穿好白襪,依然有些戀戀不捨,不只腳踝與腳板,鶴丸的小腿線條一樣優美,有些骨感,但結實有力,又有著畫一般的漂亮弧度。

  視線往上移了一些,一期一振才發覺......

  「喂,我說......」微涼的指尖輕搭上了一期一振捧著小腿的手,鶴丸的聲音低得只有兩個人才聽得見,「你不會也有某種癖好吧?」

  ——信號的味道。

  跟在豐臣秀吉身邊久了,一期一振對這方面很有敏銳度,即使在記憶略有障礙的今時今日,也依然不減。

  「在下只是喜愛,美的事物。」放開鶴丸,一期一振報以謙遜一笑。返回不知所措的弟弟們身旁。

  從那天開始,他就多加注意了鶴丸國永——的腳。

  平時隱藏在腿部護具或是騎馬袴下的腳,難以看出原型。一般出陣時,只能看出白色青年的小腿至膝蓋部分筆直有力,然而再延伸上去,卻被寬大的褲管罩住,看不清了。

  但一期一振還記得,那時捧在手心的觸感,勻稱的肉感,不像女人纖細、也不是男人的粗曠,介於中性完好的弧度。腳板,因為穿著高木屐,看起來偏大。但只有在那刻近距離才能看出真相——瑩白的腳有點瘦小,骨架偏小、肉也不多,可愛的像是隻剛出生沒多久的小雛鳥。

  身為曾經天下人的愛刀,一期一振某些方面承襲了前主的愛好。他喜歡柔美的事物,喜愛親近美人,傾向某種女性或是少年般的柔軟、韌性。但鶴丸國永......卻恰巧的在那瞬間展現了某種姣好,卻又中性的氛圍,不是女人,也不太像個男人,撩的人有那麼點心癢難耐。

  待在本丸的期間,喜歡逃內番的鶴丸穿著騎馬袴,癱在廊下和三条、伊達的親友聊天嗑西瓜。看到一期走過時,總會露出一抹促狹地笑:「唷!一期一振!」

  「鶴丸殿,日安。」微笑打過招呼。他知道鶴丸注意到自己的視線,藏在袴下的腿曲起,撐出一個弧度。被白襪包裹的腳尖像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

  笑而不語,一期和大家招呼過後,拿著自己的任務單逐漸遠去。

  他的確心動,心動得不得了,百年後難以有再次的心動——但是在聽到後方的腳步聲,他知道稍微壓抑住的心動都算值得。

  「一期一振!」從後方匆匆趕來,白色的太刀在太陽的照耀下,泛著幾乎要透明的光澤,「真是讓我訝異,都分不清楚你是頑固還是木頭了。」

  「有什麼事嗎?鶴丸殿。」依舊帶著平時的笑,一期一振溫柔而謙和。

  微微一怔,鶴丸很快反應過來,也揚著他的笑臉,「沒什麼,我只是想問問,下次我們第三部隊去白金台,能不能帶上前田和平野?雖然和主上申請就好,但光忠還是建議先問問你的意見。」

  「白金台嗎?倒不是不行。」曲起食指抵著下頷,一期思考了一下,「但比起前田,我更建議你找亂。亂是去過新橋的,對白金台狀況會比較孰悉。」

  「好,那就這樣!感謝你出借弟弟啊!真不知道要怎麼『報答』你啊!」鶴丸國永邊說邊拉起一期的手,像著小孩子般握了好幾下。

  「不會。我也替弟弟們感謝你們的重視。」

  兩人道謝離去後,一期才攤開方才被鶴丸握過的手。

  上面用毛筆寫了幾個字:亥正三刻。

  輕笑出聲,他會如約出席——

  亥正三刻,十點三十分。和弟弟們聽完鯰尾和骨喰一起講的手偶故事劇,一期將幾個弟弟安撫進了被窩,才悄然離開。

  弟弟們都上床睡覺的時刻,也正是紙條上留下的時間。粟田口的大通鋪已然安靜,但鶴丸國永的單人房卻仍時不時傳出嘻笑。

  悄悄的拉開拉門,穿著素色浴衣的鶴丸國永正一邊翻著審神者的漫畫,一邊吃著短刀們早上分享的草莓軟糖。

  趴在被褥翻書,並且晃著腳的姿勢絕對不算優雅。但是映著澄黃油燈的修長雙腿,以及粗魯姿勢微微掀開衣襬露出的白皙大腿,卻是一遍遍撩人心魄。

  悄無聲息關上拉門,一期一振一把抓住了一隻在半空愉悅晃動的腳,順著細瘦的腳板、骨感的腳踝,一直到小腿。

  「哇喔!一期一振你嚇到我了!」嚇得把手中的漫畫丟到一旁翻過身,鶴丸國永卻也不惱,笑了出來,「出點聲啊!像早上那樣一聲不吭的,我真以為你是個木頭......啊,不過——其實是悶騷?」

  含笑對上鶴丸國永蜜糖似的雙眼,一期一振在榻榻米席地而坐。姿勢筆直像個軍人,一如往常,「最近只看您老是被嚇到,我今夜只是想看看您想帶給我什麼驚喜。」

  「這是......戰帖?我收了!嘛,我白天說過你出借藤四郎的恩情不知道該怎麼報答是吧?」

  「的確,雖然報答並非必要,同事間的互助是必然。但我也好奇著您的『報答』會是什麼樣子?」

  「呸呸呸!收回你那個讓我覺得很難相處的調調吧!你才不是那種人。」

  「哦?那您覺得我是哪種人?」

  躺在被褥上,鶴丸將一隻腳搭上了一期的肩上,「這種人。」

  沒有答話。一期一振只是在鶴丸將腳搭上自己左肩時頓了一會兒,接著偏過頭,在小腿肚上予以一吻。輕微的酥麻感讓鶴丸的腳抖了下,卻仍不甘示弱繼續搭在對方的肩上。

  見對方沒有拒絕會逃避的行動,一期繼續讓親吻落在潔白乾淨的小腿上。有點冰涼的肌膚,像是羊脂白玉一般,但底下透出的溫熱,卻又人產生施虐的心。而一期也確實這麼做了——

  「啊!」驚叫一聲,鶴丸想收回自己的腳,但是卻立刻被抓住,鮮紅的舌憐惜似的舔過小腿上的牙印。

  「不是要報答我?」溫柔的聲音問著,主人卻又在柔軟的小腿上留下一個個緋櫻似的痕跡。

  喘息著哼了一聲,鶴丸忍不住說:「我後悔了......比起報答你這個足控,買生八橋給你弟弟比較實際!」不想永遠處於被動,鶴丸曲起腿,故意用腳尖去抬對方清瘦的下頷,「就這麼喜歡我的腳?」

  「我說過,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閃避過騷擾,一期一振抓住了鶴丸的腳,佯裝登徒子放到鼻尖一嗅,「好香。」

  「我說你這傢伙!老流氓功力不比三日月差啊!」掙扎了一下,鶴丸最後還是敗陣下來,「就不要被你弟弟看到......」

  「您放心,在界線的把握拿捏,我是很有分寸的。」放下被戲弄許久的左腿,一期一振移至鶴丸癱軟的雙腿間,像是個虔誠的教徒般,低頭俯身親吻了被冷落許久的右腳背。

  吻過纖瘦的腳背,舌尖觸及指縫時,鶴丸的喘息開始不穩起來,帶著斷斷續續的呻吟:「一、一期......」

  「我在這,鶴丸殿。」抬起頭,一期的手依然在柔軟的腳底板流連,每次的輕搔都讓鶴丸頭皮發麻。

  修長的手指撩過大腿跟,在柔軟的地方摩娑,帶起一陣酥麻的顫慄。鶴丸伸手環住靠上自己額頭的男人,「我明天就要告訴大家,一期一振吉光是悶騷......」

  「我等著。」空出一隻手撩開鶴丸的劉海,一期一振卻在這時注意到對方一個小動作,「鶴丸殿,是不是也喜歡我身體哪個部位?」

  「啊?被發現了?」沒有被察覺的羞窘,鶴丸輕笑一聲,將大半張臉埋進對方溫熱的掌心,雙手親密握住手腕,「是哪裡呢?」

 

 


评论(2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