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暖冬(鯰骨)

1. 隨意更新的短篇(O

2. 這是很久之前看到京博猜測骨喰不是藤四郎作,而是"景光"作的衍生產物XDD

3. 大鯰小骨,內有些微一鶴要素但不是重點(他們提供了素材((????

4. 現代PARO設定,骨喰非粟田口家孩子注意; 沒頭沒尾注意;基本雙箭頭;其實說骨鯰也可以

5. 和天氣上的暖冬一點關係也沒有XDD

6. 我很努力要個不是那麼耍寶的鯰尾了QAQ

7. 明日更新烽火 




暖冬(鯰骨)

  「來,兄弟睡覺囉!」幫懷中的孩子吹乾頭髮,鯰尾又拉好他身上的睡衣,忍不住像個變態蹭蹭那軟軟暖暖,白裡透紅的臉,「你果然好可愛唷!」
  「別摸我。」使勁後仰,推拒鯰尾的狂蹭騷擾。透著乾淨白紫色的孩子看起來只有六、七歲大,此時把臉皺得有點像個包子。
  「真無情。剛才幫你洗澡就讓我把全身都摸......嗚喔!」腹部被踹了一下,鯰尾痛得彎下腰,只能讓骨喰滾出懷裡。
  「變態。」
  「什、什麼?」揉著腹部起身,鯰尾呆愣的望著正襟危坐的孩子。
  「鯰尾是戀童癖變態。」骨喰頓了頓,「三日月爺爺說的。」
  「什麼啊!比起我這個青春洋溢樂觀向上的十六歲少年!一天到晚來找骨喰的三日月先生更像戀童癖變態吧!骨喰,以後千萬不能吃他給的糖果!」抗議得呆毛都豎了起來,鯰尾伸指戳了戳那軟嫩的臉頰,「兄弟,你有在聽嗎?小孩子要聽哥哥的話喔!」
  「我不是小孩。」避開鯰尾不斷往臉上戳的手指,骨喰快速鑽進了被窩
  「每次都這樣說。」伸手把小小的身體抓出來一點,免得他被悶到,鯰尾拉好棉被,小心不讓冷空氣灌入被窩中。
  氣象預報中今天晚上天氣會下降到負十度,今晚有望下雪。
  「晚安,兄弟。」捲好吹風機的電線,鯰尾正要起身,卻感到衣角傳來小小的拉力。一隻軟呼呼的小手揪住了他的衣襬。
  「兄弟要......離開?」
  原本是打算收了吹風機就去睡覺的。但是看到骨喰和自己相似的雙眼睜著,水靈的有些可愛,鯰尾不禁生了一點玩心,「我要去偷吃鶴丸哥煮的年糕湯。」
  「我要盯著你。」馬上翻身坐起。
  「欸——骨喰也要偷吃年糕湯嗎?」
  瞪了眼鯰尾,骨喰老沉說:「防止你被鶴丸哥的芥末嗆到。」
  「原來不是要限制我別吃光啊!」鯰尾笑道,但他們都知道,鶴丸哥做給一期哥的東西是不可能有芥末的。
  望著骨喰將瑩白的雙腳分別套進厚襪子裡,又幫他穿上了暖暖的羽絨外套。鯰尾才牽起一隻還泛著熱氣小手掌,把他包裹在掌心裡。走出房門。
  骨喰不是藤四郎家的孩子。前兩年姻親景光夫婦因為意外相繼過世,只留下五歲大,不哭不鬧,沉默坐在社工人員旁邊的骨喰。
  骨喰的臉上還留著淚痕,但倔強抿著嘴,雙手緊緊抓著褲子,準備聽從大人安排去處的模樣,不知怎麼就萌倒了鯰尾。
  十四歲的小屁孩粟田口鯰尾,忽然衝過去像抱小貓一樣一把抱起小小的孩子,跑到父母和長兄面前:「他好可愛!我可以養他嗎?」
  「鯰、鯰尾!那不是說養就養的!」比起父母,最快反應過來的反而是長兄一期一振,焦急地喊:「快把骨喰放下來!」
  「啊!原來叫骨喰嗎?骨喰你好可愛,我可以養你嗎?一定會好好照顧的!我最喜歡照顧人了!」
  回應鯰尾的是五歲小孩用力在鯰尾頭上敲了個大腫包——
  但是最後,粟田口家還是領養了骨喰回來。除了不忍心這孩子被其他親戚踢皮球外,也是秉著給年幼的五虎退和秋田做個伴。然而到最後,和他最好的卻是鯰尾。奉行當初說的「我最喜歡照顧人了」,兩年來骨喰適應生活起居、孰悉學校都是鯰尾包辦,樂此不疲,比照顧自己還勤。

  帶著骨喰下樓走到飯廳,鯰尾打開爐子上的鍋蓋,確認裡面的年糕湯剩多少後,開火加熱。
  「骨喰要吃多少年糕呢?」趁著空檔拿了兩個小碗,鯰尾輕快地問道。
  「我才不......」原本想說自己是來盯著鯰尾的才不吃,然而嗅到年糕甜湯的香氣後,骨喰還是忍不住憋紅了臉,小小聲道,「一塊......」
  「好,骨喰來一塊~」拿了個大杓子攪動紅豆湯。裡頭顆粒狀的紅豆和白白的年糕,引得人食指大動。鯰尾深深吸了口氣,原本他不打算吃多的,但現在他打算吃個五塊。
  雪白的年糕被紅豆湯浸染的帶了點粉紅。鯰尾想起早上鶴丸哥爬起來煮紅豆湯時,原本還朝他和藥研一臉詭笑:「嚇到了嗎?」
  還來不及問些什麼,外出買東西的一期哥就拎著早餐慌慌張張的從門口衝了進來,急道:「鶴丸!你的腰不是還在痛嗎?紅豆湯這種東西應該是我來煮才對!」
  原本想驚嚇鯰尾和藥研的某白鶴難得臊了臉,和一期哥搶奪湯勺爭執一番時,還不慎被碰到腰際,疼的靠在一期哥的身上彎腰抽氣。但最後,他們卻是決定兩個一起來煮這鍋紅豆年糕湯。
  拉起廚房門口的門簾遮擋粉紅泡泡,藥研無奈地對鯰尾搖了搖頭,做了個自插雙目的動作,顯然受不了裡面那對情侶——
  「你笑什麼?」骨喰的聲音把鯰尾拉回現實。
  確認溫度夠了,鯰尾關掉火,將年糕和甜湯裝入碗內,「沒什麼,只是想到要是有人也能和我煮紅豆湯,那就太好了。」
  接過鯰尾遞過來的湯碗,骨喰望向鯰尾的,忍不住皺眉,「你裝太多。」他還記得一期哥提醒過,鯰尾腸胃不是很好,睡前要少吃難消化的東西。
  「欸欸?五片而已呢!」
  「太多,一個給我。」不容辯解的從鯰尾碗裡夾走一塊。
  「是骨喰貪吃吧!」鯰尾埋怨的望著比自己小上許多的骨喰。
  瞪了對方一眼。小小年紀的骨喰,卻在瞪視時顯得格外有說服力,就連大他快十歲的鯰尾也不得不屈服。
  小口小口吃掉碗內的年糕湯。甜甜的滋味讓身心愉快,暖呼呼的也讓身體都溫暖起來。
  三塊半下來,鯰尾確實感受到了飽脹感。不禁慶幸骨喰有把第五片夾走,不然他今天大概又要鬧肚子了。
  剩下的半塊有些難以應付了。已經把年糕都解決的骨喰,慢慢把碗推到鯰尾面前,「給我,還餓。」
  當然知道骨喰不是餓,而是看出自己的窘境。鯰尾有些訕訕,但也只能把吃不完的年糕夾給骨喰。
  「謝啦,兄弟。我吃飽了!」把湯喝個精光,鯰尾雙手合十,「雖然甜了點,但果然是用愛煮出來的點心最好吃了,對吧?」
  把碗內最後的食物解決掉,骨喰擦了擦嘴,「兄弟說過,希望以後有人煮東西給你?」
  「是啊!你想想看,喜歡的人煮東西給自己,不是超浪漫的嗎?」
  抬起頭,紫藤色的雙眼定定地望著鯰尾。明明是一樣的顏色,但骨喰每次的凝視都讓鯰尾心跳露跳一拍,總要不斷提醒自己不能真的當個戀童變態......
  柔軟香甜的觸感忽然印在嘴角,讓鯰尾的大腦當機幾秒。骨喰小小的手捧著鯰尾的臉,將兩人稍微拉開距離後,臉龐透出一絲緋紅,「以後煮給你。」側了側頭,「等我長大後。」
  等鯰尾反應過來,骨喰已經跑回房了。
  捧著發燙的臉,帶著撲通撲通跳的少女心上樓,鯰尾敲了敲骨喰的房門,「兄弟,今天可以和你一起睡嗎?」
  抱著那小小軟軟的身體入睡,應該很幸福吧?而且骨喰說以後要幫他煮......喔喔?那這是可以的意思吧?
  「變態戀童。」依舊是骨喰一貫起伏不大的語氣,聲線也很稚氣,但裡頭的拒絕強烈而堅定。
  看來,不管是紅豆湯還是抱著睡覺,鯰尾都還需要先等著十年再說。

评论(3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