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Toxicant(一期鶴)03

1. 對不起,下週才更新絆XDDD

2. 今天送上的依然是神祕的哥X警察鶴

3. 鯰骨出場(O

4. 不要亂和別人回家還喝酒

5. 後頭小小的肉沫,要肉請等  @多肉植物 太太的圖~~

6. 吃肉要留言不然都是耍流氓......算了,說那麼多次大家都耳邊風QAQ



Toxicant(一期鶴)03


  粟田口一期,哪有昨日政商名流不可一世的嘴臉?能和高中學長共事彷彿是最快樂的事情,他拉著鶴丸溫柔寒暄,親切關心。就連光忠將算是機密的資料拿給了一期,他也不防著鶴丸,當著他的面直接翻閱起來。

  一切都變化太大了,讓人反應不及,但是鶴丸莫名喜歡這種驚奇。他對一期的反差沒有太多回應,不冷不熱,維持著鎮定處理自己的工作,但時不時就拿眼偷瞄前學弟。

  原本一期應該是拿了資料就會離開,然而他卻改變主意留了下來。美其名先和未來同事打好關係,實際上大家都看得出來,對方打算在這裡等鶴丸下班。

  留下來的粟田口一期很快的接替鶯丸不在的空缺,親切溫柔沒有任何架子,盡心盡力的輔助他們完成許多雜事,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鶴丸都看在眼裡,不知為何有種竊喜感。下班時,很爽快地接受一期的邀約,兩人收拾好東西就這麼勾肩搭背著走了,留下剩餘的三名同事。

  目送著那兩人離開,看著鶴丸上了粟田口一期開來的轎車後長揚而去。資歷最淺的獅子王眨了眨眼,「鶴丸前輩是彎的?」

  「別問我。」轉過身去鎖抽屜,大俱俐冷淡的應道。

  對上獅子王看向自己的眼神,光忠說道:「這個.....我記得鶴丸警校時有個『百人斬』的稱號。」

  「百人斬?」

  「畢竟鶴丸的皮相真的很不錯,所以有不少人暗戀他.....男的女的都有。在警校畢業前,有人算過他總共拒絕了一百個和他告白的男男女女。」光忠說道,「拒絕的理由都是同一個,他『有喜歡的人了』。」

  「喜歡的人是.....」

  他們的視線再度投向了已經看不見的車子和那兩人——

 



******


 

  粟田口一期的車子不算特別昂貴,但是也不便宜。舒服地坐在副駕駛座,聽著廣播電台放出的輕快流行樂。鶴丸覺得十分放鬆,但他還是忍不住故意板起臉,望著專心駕駛的學弟:「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昨天在幹什麼了吧?」

  在紅燈前停了下來,一期轉頭,滿臉歉意的望著鶴丸,「昨天真的很抱歉。但我在任務中,也不知道會不會遭竊聽,只能那樣對待你。」

  「你知道和現在比,昨天的你有夠像精神分裂的另一人格嗎?」哼了一聲,鶴丸說道,「真是成功嚇到我了。」

  「非常抱歉。」

  「算了。最近過得怎麼樣?你的身份轉換還真驚人。粟田口的私生子?還是么子?你父母不是在你國三時過世了?還有你家那群小鬼呢?」

  「我休學離開高中後,的確過了一段很艱難的日子,弟弟們也只能陸續送走沒辦法留在身邊。」一期的笑容稍微黯淡下來,「之後因緣際會,進了警校也有粟田口的收留,生活穩定下來,也才有時間慢慢找回他們的聯絡方式。」

  一期講得很模糊,鶴丸也清楚不是不能說就是對方不想回憶。他所認識的一期一振,相當看重親情,父母雙亡,他有的只是那一大票弟弟能作為心靈寄託。儘管以前和一期一振的談話中,隱隱約約知道那麼多弟弟不全然是有血緣關係的,有一部份是收養的但不論是哪個,一期一振都疼愛的不得了。

  必須把弟弟送離開身邊,對一期來說肯定是個打擊。

「都聯絡上了嗎?」

  搖搖頭,在綠燈時再度踏下油門的一期答道:「還有幾個,我很想念他們。」頓了頓,「和想念學長你一樣。」

  瞥了眼對方,鶴丸說道:「我們重新相逢了,我可以陪你找。」看到對方重新勾起愉悅的微笑,鶴丸才再問道,「你要帶我去哪?」

  「您想去哪裡?」一期微笑,「我們可以去任何學長想去的地方。」

  「居然沒想好就帶我出來了?」鶴丸噗哧一笑,「我家?或是.....你家?」

  將車開左轉,一期答道:「不如來我這邊?鯰尾和骨喰今天都在家。他們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

  雙眼一亮,鶴丸問道:「他們和你在一起?我可以問問,為什麼我資料庫上找不到他們的名字嗎?」

  「我去年和他們重逢後,就住一起了。」一期說道,對另一個問題卻只是搖了搖頭,「他們有個不成材的哥哥。」

  車子駛入高級住宅區,最後開進一間洋房的停車庫。

  和高中時哪間破舊隔音差的小公寓不一樣,這棟三層樓洋房一看就知道有相當的價位,雖然坪數在整個社區中不算太大,但是打理乾淨整潔,是有著一定財力的人才住得起的。

  鶴丸想起自己現在租的那間公寓,雖然各項設備都不錯,地段也很好,但是比起一期的房子真的差多了。

  車庫打掃的也相當整潔,除了旁邊擺有一個工具箱和掃地用具,別無他物。一期停好車後,帶著鶴丸離開車庫,走到門前打開家門,從旁邊鞋櫃給了一雙拖鞋,鶴丸依言換了鞋,聽到一期抬頭喊道:「我回來了。」

  然而過了幾秒,卻無人回應。

  「他們可能出去了。」領著鶴丸走入玄關、踏入客廳,電視機上播著搞笑的綜藝節目,兩個身影歪在沙發上,靠在一起睡著了。

  雖然已經很久沒見到了,但是鶴丸立刻認出來兩個靠一起睡覺的雙胞胎正是他認識的鯰尾和骨喰,一期兩個最大的弟弟。

  兩人身型修長了不少,和哥哥一樣依舊清俊,褪去不少稚氣。但此刻歪在兄弟身上睡著的模樣,還是有著幾分孰悉的純真。

  最先醒來的是鯰尾,大概是聽到他們的聲音,眼睫毛動了動,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含糊不清的說道:「一期哥你回來了.....」緊接著他的視線落到鶴丸身上,似乎有點反應不過,怔愣了好一會兒。

  被鯰尾動作弄醒的骨喰也離開兄弟的肩膀,揉著眼睛輕聲道:「一期哥。」視線同樣落在一期身旁的鶴丸,但他的反應比鯰尾快得多,沒多久就遲疑的喚道,「鶴丸哥?」

  「唷!我這麼突然的出現嚇到你們了嗎?」

  「呀啊——真的是鶴丸哥!是鶴丸哥——」終於反應過來的鯰尾從沙發上一躍而起,跳躍歡呼著,撲上去摟著一期和鶴丸,呵呵笑得像個白癡,「兄弟兄弟你看!是鶴丸哥耶!」

  鯰尾看起來和以前一樣,身形偏瘦,留著長長和女孩一樣的黑髮。睡得歪斜的紅髮繩鬆鬆的掛在頭髮上搖搖欲墜。

  「你很吵。」雖然這樣抱怨著兄弟,但骨喰還是揚起一個很淡的微笑。

  「我認識的小酷哥也會笑了?」鶴丸忍不住調侃著,很快得到骨喰歛起笑容撇頭,以及他發紅的耳根。

  「好了!鯰尾,收斂一下情緒。」拍了拍鯰尾的肩,一期說道,「學長今天會和我們一起吃晚飯,你決定一下去哪裡吃。」

  ——最後在鯰尾把餐廳傳單弄得亂七八糟的狀況下,他們決定留在家中吃飯。鯰尾說他和骨喰在外面學了一道不錯的燉牛肉和焗烤馬鈴薯,正好趁今晚大顯身後,語畢立刻推著兄弟進了廚房。

  記得以前藤四郎都是由包丁和亂掌廚,但鯰尾時常回到家後幫忙,鶴丸倒也相信這個老說著愛照顧人的弟弟的手藝。

  「抱歉,他們還是那麼任性。」苦笑著搖搖頭。由骨喰和鯰尾掌廚時,一期和鶴丸就只能在旁邊一人拿一罐啤酒,乾坐在沙發等待開飯。

  「我倒無所謂,看看他們能給什麼驚奇吧!」

  「對了,一期哥!我和骨喰今晚會出去唷!」鯰尾從廚房探出頭,「大概八點半就會走了。」

  「八點半?」一期一怔,隨即皺起眉,「為什麼又出去?」

  「呃.....」

  「是我答應的。」把鯰尾抓進廚房,骨喰面無表情探出頭,「只是工作。」

  「骨喰,我說過很多次了,你不需要那個工作了。你.....」瞄了眼鶴丸,一期說道,「學長,抱歉失陪一下。骨喰,你和我過來。」

  「沒關係,你們先忙。」盯著一期待骨喰走入房間,聽到落鎖聲後,鶴丸起身去找正在幫燉牛肉調味道的鯰尾,「你兄弟工作怎麼了?」

  「喔,一期哥不喜歡他的工作。」鯰尾說道,調整了火候,蓋上鍋蓋。

  鶴丸發現他的眼神有了明顯的迴避,但也不方便多問。只能等著鯰尾上菜,大喊開飯後,一期和骨喰走了出來。

  「骨喰,這件事情我明天會再和你談。」邊走出門邊和身後的弟弟說道,「我們不缺那筆錢,你也不需要繼續犧牲。」

  「只是工作。」似乎在房內被兄長的言語攻勢弄得很累,骨喰的神態比剛才還累上幾分。

  「是不是工作,你心裡有數。他那邊什麼人沒有?不該越來越頻繁的來找你。」一期說完,看著身後的弟弟雙手插著口袋,默不吭聲。最後他也只能選擇嘆了口氣,「先吃飯吧!」

  看到像是被訓斥一頓的骨喰,鶴丸還是關心的問道:「骨喰的老闆很難搞嗎?看你很不喜歡他的工作。」

  「算是雇主,他不是好人。」已經把碗筷都擺上桌的鯰尾跑到電視前按遙控器,剛好轉到政論節目,裡頭幾名政客正好在談論這次破獲販毒集團的事件,幾名西裝筆挺的老男人正吵得沸沸揚揚,也不知道是在吵什麼。

  鯰尾顯然也是好奇了,停下來多看了幾秒。此時,幾聲明顯的桌子輕扣打斷爭吵。鏡頭轉到那名輕扣桌子的年輕來賓身上,鶴丸認出他是某位政治世家出來的大少爺,年紀也差不多四十了,但保養得宜,長相很好難以猜出他年紀。

  他和主持人點了頭,開口說道:「我認為這次毒品會——」

  哐噹!

  轉過頭,鶴丸看到烘碗機前的骨喰撿起掉落的大湯匙,說了聲:「抱歉。」

  「鯰尾,電視轉掉,要吃飯了。」一期抬頭和鶴丸笑了笑,「我不太喜歡在吃飯時聽到和工作相關的事情。」

  「這感覺我懂,就算是好消息也會消化不良,一直想到工作。」鶴丸笑道,「不過你以前可是會在吃晚飯時讀書的乖寶寶啊!時間真是殺豬刀,當初孜孜不倦的好學生也學會偷懶了。」

  「鶴丸學長,你就別調侃我了。」

  把電視轉到動畫的鯰尾很快就屁顛顛的跑來幫一期解圍,「欸欸!我說鶴丸哥怎麼又碰到一期哥的啊?命中注定的相遇嗎?」紫色的大眼閃著狡黠又八卦的光芒,這點和以前一樣,完全沒變。

  「我和學長現在是同事。下週會進入他所在的小組,近期內都不會再出國了。」盛了晚飯遞過去,一期抬頭和鶴丸微笑,「請多多指教了,前輩大人。」

  「算了吧!學長這兩個字還可以接受,前輩大人就免了!你的位置比小光還大才對,我哪擔得起你的大人。」和大家一起各自拉了椅子坐下,鶴丸忍不住又抱怨,「不過你們到底怎麼回事啊!先一步默不吭聲的破了緝毒組盯上的大傢伙,接著又把你調來我們這邊,你是被降職嗎?好像又不像.....」

  「你們所盯上的販毒集團,後面有著很龐大的國外組織支援。昨天的宴會,也是順手糾到販毒這塊的源頭。上頭要我來你們這邊,是希望能搭個橋樑,他們的販毒部門肯定不止這次的,我是來幫忙輔助追蹤,並定期回傳資料。」

  看見一期忙著和自己解釋,卻完全不動筷子吃飯夾菜,知道對方是真的很不習慣邊吃飯邊談工作。鶴丸乾脆先挾了一塊燉得軟爛的牛肉放到一期碗裡,立刻聽到鯰尾噗哧一聲的竊笑,餘光瞄見雙胞胎兄弟交換個曖昧的眼神。

  撥了下頭髮妄圖擋住自己莫名發燙的耳根,鶴丸說道:「你們公安果然都是亂七八糟的角色!算了,先吃飯!」

  這頓飯吃得不錯。他們聊了些輕鬆的話題,包含鯰尾和鶴丸不約而同追的番、骨喰提了最近沒預購到的遊戲,一期煩惱了一下想多買輛超跑。

  鶴丸忽然間有那麼點傻眼,還記得當初刻苦勤儉的藤四郎兄弟,如今的購物慾望高漲不少。光是談到追番,就已經聽鯰尾提了買不少周邊和收藏的藍光、骨喰預購不到的限量遊戲也相當不便宜,後頭說了才知道,骨喰似乎近期挺沉迷VR遊戲,已經花錢買了不少;在一期提到了跑車,鶴丸才意識到他們的金錢觀差距還是很大。

  以前的藤四郎一期一振家境窮困,對物價容易斤斤計較,別說什麼跑車了,可能連個機車他也覺得奢侈;現在一期卻極為自然的說想買超跑。他們的觀念隨著時間的變化,從一個極端拉到另一個極端。

  但拉開這些話題,他們聊到彼此的近況,或是將注意力一起轉到電視播放的動畫並一同吐槽時,還是恢復到以前那種相處模式。

  晚飯在七點結束,在骨喰和鯰尾回去房裡換外出衣服時,一期進廚房拿出了一瓶白蘇維農和兩個高腳杯。

  「你昨天欠我的,學長。」

  鶴丸忍不住笑了出來,接過一期倒來的酒。抿了一口,白酒醇厚雖然不及紅酒,但是自有一股淡雅溫順的口感。

  「還是昨天我說過的話,你變很多。」轉過頭,鶴丸盯著一期成熟不少的側臉,視線又慢慢落到對方嚥下酒液時滾動的喉結。忽然覺得有些乾渴,索性把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

  「人都是會變的。」一期說道,又幫鶴丸的杯裡添了一些酒,「你也變了。」

  「喔?哪裡變了?變得怎麼樣?」再度浪費的把酒一口乾光。掩飾了心底莫名的緊張,同時也舉起酒杯,像是挑釁的要對方幫自己添酒。

  完全不心疼珍藏的白酒被這樣浪費。對上鶴丸的視線,再度幫對方倒酒的一期揚起一抹笑容——不是今天學弟見到學長那樣的真誠微笑,更像是昨夜宴會上那個一期深沉別有目的的笑。

  在答案將被道出的那刻,臥室的房門被打開,鯰尾下樓說道:「一期哥,我們提早出去喔!」

  收起笑容,一期皺了皺眉,「時間還沒到不是嗎?」

  「他來電話說要提早。」下樓的骨喰回答。

  雖說是換了外出的衣服,但骨喰也只是把居家T恤換了一件襯衫和V領背心,鯰尾甚至很隨意的套著帽T,完全沒有外出「工作」的感覺。

  一期轉過頭與骨喰對望幾秒,最後輕聲道:「不要勉強自己。」

  「嗯,我走了。」和鶴丸點頭致意後,骨喰踏往玄關。跟在後面的鯰尾也揮了揮手,趕緊跟了上去。

  連續不要命的灌了幾杯,鶴丸確實有點暈了。但是看到鯰尾跑出門,他還是有點訝異:「鯰尾是送他到工作地點?」

  「他們算是做同一份工作。」一期答道。

  鶴丸發現他的心情似乎因為弟弟離開,顯得沒那麼好了。他甚至離開座位,拉開窗簾去看出門的兩名弟弟。

  走近一期身後,鶴丸試著寬慰:「他們都是成年人了,不用太擔心。」

  笑著搖了搖頭,一期這次沒有回答。只是轉過身望了鶴丸許久,伸手撥過了鶴丸垂在脖子旁的髮絲,「記得一開始見到學長,是在校門口前,你被教官抓著訓話,升旗時還被罰站在講台。」

  「你這種事也記得?我們高中時熟到都快不記得怎麼認識你了。」鶴丸怕癢的縮了縮脖子,「那個混帳教官總愛挑我毛病,說我服裝儀容不整、頭髮要理。可是剪那麼短的頭髮不帥氣啊不帥氣。」想到自家組長兼死黨最在意儀容,鶴丸忍不住大笑出來,在酒精的催化下,笑得有點無法自控。

  「如果我認知沒錯,鶴丸學長應該是在服務學習時才和我認識的,那是我們第一次說話。」

  白酒的酒精濃度雖然不高,但連續幾天熬夜工作,今天也完全沒睡飽,鶴丸開始微醺,意識稍鈍,只迷糊的感覺一期的氣息靠近幾分,柔聲低語:「您大概不知道,我當時非常後悔沒在開學時參加認直屬活動。要是能提早認識您,那該有多好.....」

  「什麼.....」意識尚在混沌中,碰上唇的輕柔觸感讓鶴丸的腦袋陷入更深層的迷濛。帶著酒香的氣息比白蘇維濃更醉人,有著深深的眷戀感。

  一把接住了有點腿軟的白色青年,一期偏過頭輕嚙因為酒精微微發紅的耳朵,把呼吸曖昧的拂過耳內,「我好想你,鶴丸。」




以下有肉,長微博:http://ww1.sinaimg.cn/mw690/006rhFq3jw1fanhksqz5lj30c88xd7wi.jpg

评论(1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