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古堡後日談其一——失溫(粟田口全員/一期鶴表現有)

1. 最後一篇失溫試閱

2. 這次是留下很多空間(?)的小亂的場合

3. 一期哥是王子不意外,但在腦婆面前還是像個孩子(?

4. 吃點小醋是情趣XD

5. 以上,古堡的預購已截止,期待失溫在實體本繼續和大家見!



〔亂藤四郎〕認同


  當他回過神來,就已經一腳踏空,身體急速下墜——

  自己在......做什麼?

  彷彿有人生跑馬燈一幕幕在眼前播放。他偷偷拿了隔壁小妹妹的裙子偷穿,總覺得比小妹妹還好看,但是大人看到卻不那麼想。他是男生,要穿著襯衫、領帶和褲子的男生,男生不可以穿澎澎裙、不可以玩洋娃娃、不能使用化妝品。

  他穿了、玩了、用了,比其他小女生還要可愛,但是媽媽不允許他這麼做,他被教訓一頓、被罰站了一整個下午。

  但他依然樂此不疲,仍會想要偷偷打扮自己,如此無限循環。但是這次,隔壁妹妹送他的粉紅色蝴蝶結被幾個惹人厭的男同學搶走了——他們大笑:「○○是喜歡裙子的變態!」並互相拋擲那個可愛的蝴蝶結,把它弄得髒兮兮的。

  最後,把沾了塵土的蝴蝶結拋到附近的樹林中,哄笑著作鳥獸散。

  他要找到那個蝴蝶結,他必須找到!樹林中有什麼,他並不知道——踉踉蹌蹌中,他沒踏到實地,然後從樹丘上落下。說是樹丘,大概是五層樓的高度,大人曾警告過來附近遊玩的孩子,說過會摔死人的......

  等他甦醒時,發現自己躺在草蓆上,身上蓋著一件寬大的外套。外頭的風聲嗚嗚吹著,他身處一個洞穴。

  儘管洞內沒有光線,他卻發現自己能在幾乎是毫無光線的地方看清洞穴外的雨滴,傾聽細微的聲音。

  「你醒了?」一個聲音冷不防響起,把他嚇了一跳。映入眼簾的是一名極俊逸的少年。

  少年看到他醒了,從洞穴深處優雅移動而出,蹲下身將手裡的東西放在他身旁,「有哪裡不舒服嗎?」

  愣愣的搖著頭,他還沒詢問,少年在這時卻再度說道:「嘴巴張開。」

  下意識的聽從命令張開嘴,立刻被放進一顆果子。牙齒咬破果肉的瞬間,嚐到一種酸酸甜甜的滋味。不知為何,少年這動作讓他紅了一張臉。

  「沒有牙齒,看來成功了。」少年微笑,摸了摸他的頭後,從口袋掏出一個粉色的蝴蝶結髮夾,「這是你的嗎?」

  「對!沒錯!你幫我撿到的嗎?」他將東西從少年手中拿走,忍不住激動地喊道,「我、我摔下來,也是你救了我?」

  「算是。」將蝴蝶結從他手裡拿回,少年用手指輕輕拭去蝴蝶結的髒汙,別在他金色的頭髮旁,「它看起來對你很重要,以後別弄丟了。」

  「嗯......我、但這個......」支支吾吾的說不出所以然,他自暴自棄的把蝴蝶結從髮間扯下。

  「怎麼了?」

  「我是男生!男生不能戴蝴蝶結!」他說道,緊緊咬著嘴唇,淚珠在眼眶滾來滾去。

  「為什麼男生不能戴?」再度拿走蝴蝶結,少年平淡的反問,「它很適合你、你也喜歡,那麼沒有不能的問題。」

  「什......」抬起頭,他看到眼前的少年,在說話時偶爾會露出比常人尖銳的虎牙,但燦金色的眼睛非常溫柔。

  雨聲漸止。少年沒有多做交談的意思,立刻拎起蓋在他身上的衣服,起身站起,「雨停了,你快點回家,我要走了。」

  「你、你要去哪裡?」不知怎麼,他產生一股莫名的驚惶,急急拉住少年的衣襬,「我不要回去!他們只會欺負我!媽媽只會罵我!沒人會說我好看!」

  「你沒有變成血族,必須回去。」輕輕撥開他的手,少年說道,「但如果你想來,就帶著那個蝴蝶結去到北地區。藥研他們會幫你。」

  將大衣穿上,少年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洞穴——

 

  「然後啊,我決定不留在家後!就風雨無阻風塵僕僕不畏風霜的來到這裡!成為大家的一員!」一撥長髮,亂藤四郎捧著略帶紅暈的臉,「來到粟田口的第一天,我真的沒想過會有這麼多漂亮的衣服和裙子早早準備著等我呢!一期哥果然神通廣大,那時候就覺得一期哥像白馬王子一樣又強又帥又溫柔!」

  「雖然早有預料,但當初真的沒想到亂能自己找到這裡。他按門鈴時,我還滿驚訝的。」後藤說道,肩膀上的物吉則點了點頭。

  「啊......比起這個,當初他真的很『亂』呢,一開口就說他叫亂,要和大家一同亂俗,連鯰尾哥和骨喰哥聽了都愣住了。」

  「畢竟亂俗這種字眼對那時的我和兄弟來說太勁爆了啦!」不自然的咳了一聲,鯰尾和骨喰偷偷交換一個眼神。

  「又強又帥又溫柔的一期王子......」吸乾杯子裡的飲料,鶴丸拿起牌子舉了下藍色的圈圈,隨後瞥了眼身旁的血族首領,「還說沒戀愛經驗呢,這勾引美少女技巧不是扛扛的嗎?都跑到你家門前說要亂俗了。」

  「鶴丸!你誤會了。當初我並沒有給亂真正的初擁,只是因為他受傷很嚴重,才救起他的命。」斯文平穩的聲線難得略帶焦急,「亂對我來說,是個很可愛的弟弟和得力的助手。」

  「欸......我以為是你特地收來服侍自己的呢,畢竟只有小亂會進出你的房間不是嗎?」

  「唉唷!厚!後藤你們亂說什麼!我也是只有打掃才會進出一期哥房間呀!」趕緊跑到鶴丸身邊搖晃著他的手臂,亂嘟起嘴,「說好不生氣的......我連暗戀一期哥的資格都沒有啊!鶴丸哥就別吃醋了......」

  「我哪裡吃醋了,你的說法嚇到我了。」尷尬的回應著,鶴丸轉過頭,卻意外對上一期一振幾乎是小孩子認錯的表情。

  那個神態和五虎退自認做錯事的泫然欲泣有些相似。雖然沒有淚光,卻幾乎是一種可憐兮兮,及於討拍的脆弱表情。

  「好好好,算我錯了行不?首領大人,別用這種好像我欺負你的表情看我了!」伸手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遲疑了一下,鶴丸想伸手摸一下湖水色的髮絲,卻立刻被握住,被帶著撫上臉頰。

  「我只求你不誤會我啊,鶴丸......」臉頰輕蹭溫暖的掌心,一期一振低語,「我可以向你保證,以後不會再一時心血來潮做這種事。」

  「不需要!」忍不住嘆了口氣,鶴丸說道,「小亂認識你也是他的福氣,畢竟你能認同他的行為,對他來說才是最好的。你又沒做錯!」

  「鶴丸,謝謝你。」

  「是啊!所以我永遠效忠一期哥,以及也不嫌棄我的鶴丸哥!」見氣氛正好,亂立刻行了個可愛的禮,趕緊識相退開,「好了!換下一位說故事!看我的!」

  把瓶子用力一轉,果汁罐轉了幾個大圈,最後瓶口對著兩個人的中間停下。

  「咦?我們嗎?」

  「啊,平野和前田要一起說故事嗎?」五虎退有些期待的問道。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