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烽火不通書03(一期鶴/三日骨)古架paro測試

1. 睡前一更

2. 這次是三日骨的場合,玩髒的是三日骨XD

3. 三日月這個......抱走人家小孩的犯罪者(?

4. 一鶴戲份只有最後

5. 總之就是各懷鬼胎啦各懷鬼胎(欸

6. 明天(今天)要北上去CWT了,台灣的同好場次見

7. 舊的被屏蔽重發,LOF那副性格直接貼圖我也沒辦法,在微博不鬧傲嬌不給我上船圖前,點不開噗浪的自求多福,自己想辦法翻牆吧OTZ


烽火不通書03(一期鶴/三日骨)古架paro測試


  鶴丸離開後,一期也稍微整裝出門。

  鯰尾在點心屋的門口旁的長椅等他,看到一期時,很開心的朝他揮了揮手,「一期哥一期哥!我買了很多點心喲!」

  「抱歉,我來晚了。」快步走到弟弟身旁,一期看到店門口已打出今日招牌甜點售罄的公告。

  「不會不會!我有買到就好了!」鯰尾笑嘻嘻的從旁邊拿出一盒豆沙點心,「老闆真的很創意,把豆沙點心捏成馬的形狀。剛才有大戶訂走好多,我是用搶的才能搶到。要是兄弟還在,他應該會很喜歡吧!」

  坐在鯰尾身旁,看著他手上有些可愛的馬兒造型豆沙麵點,「不用擔心,我們總會找到小骨的。」

  「嗯嗯!沒錯!我昨天還打探到五虎退的消息囉!」和一期把買到的點心包好,鯰尾笑嘻嘻的說,「他在一位將軍的兒子身邊當伴讀,平野在找時間聯絡他。」

  「太好了,不知道他還記得多少。」

  「平野和前田都記得一期哥喔!五虎退肯定也會記得的。」

  說話間,兩人也來到了收養平野的家中。正好放學的平野在門口撞見了兩人,很快綻開笑容撲了過去,「一期哥!鯰尾哥!」

  接住了撲入懷中的弟弟,一期一振摸著對方頭上的制服帽微笑不語。鯰尾卻湊了過去,小聲問道:「是前田吧?」

  眨了眨眼,他並沒有回答鯰尾的話,只是推門而入,說道:「我回來了!」

  一扇拉門被悄無聲息地推開,一名孩子探頭,看到一期一振和鯰尾時,雙眼一亮,趕忙起身匆匆過去迎接。

  「一期哥、鯰尾哥!有失遠迎,真是不好意思。」規矩的跪坐在木製地板,他屈身叩首,誠心做足了禮儀。

  趕緊把弟弟攔下,鯰尾吐了吐舌,「沒猜錯!果然這才是平野!」

  揹著書包的前田癟了一下嘴,「在學校裡可是沒人能分得出我和平野。」

  「辛苦你們了,若不是我這個哥哥......」

  心疼的摸了摸兩個弟弟的頭,一期還想說些什麼,鯰尾已經大力的揮了揮手擋在一期面前,「好了好了!吃點心吃點心!我好不容易搶了今天的限量甜點,不要站在門口趕快一起嚐看看吧!」

  平野和前田露出了笑容,拉著一期進入客廳,並泡了一壺茶過來配著點心。小孩子抵抗不了甜食的誘惑力,不一會兒就吃著鯰尾分好的點心,就連性格較為拘謹的平野也帶笑顏著和眉飛色舞敘述近況的鯰尾談笑了起來。

  一期很喜歡弟弟們的笑容,喜歡到捨不得拿自己來的目的去打擾他們的笑。朦朧的印象中,他似乎曾和「弟弟們」圍在一個大桌子前,模糊的臉上卻都看得出是開心的笑容,他們那時那樣喊他——

  「一期哥。」前田的呼喚把神遊的一期帶回現實。

  和平野對望一眼,鯰尾決定由自己開口:「平野說他不但和五虎退聯絡到了,也和亂接觸過了。」

  「亂?」有些茫然,但是這個名字卻又刺得他腦袋有些發疼。揉了下眉心,一期低聲道,「繼續說下去......關於五虎退和亂的。」

  「五虎退現在是將軍之子的伴讀,他還記得一期哥也記得很多事。」平野開口,「因為時間很短,所以得到的只有一點點資訊。他說鯰尾哥和『骨喰』哥都是二哥。以及我們家總共有十三個人。」

  「小骨......就叫骨喰。」鯰尾緊了緊拳頭,「那麼......亂呢?」

  「亂哥情況比較複雜,他在一個大名的家裡,而且穿女生的衣服,還說他現在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要我們先不要擔心他。」平野困惑的說,「但是他說不管怎麼樣一定會回到大家身邊,請一期哥耐心等待。」

  「亂,這樣說嗎......」和鯰尾對視一眼。平野和前田搞不清楚,一期卻很清楚曉得亂的狀況肯定有點尷尬。

  「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一期哥!」前田拍了一下手掌,「去找亂哥時,因為學校放假,所以我們是一起去的。那時候亂哥說:『要趕快找到藥研』。」

  趕快找到......藥研。

  ——和弟弟的茶聚於鄰近黃昏結束,計算了鶴丸差不多要回家了,於是去和照顧平野與前田的夫婦到了謝,並給務農的兩老一點金錢後,一期一振和鯰尾踏上了歸途。

  「不管是哪位,都會找到的吧?」望了下轉過頭對他微笑一下的一期,鯰尾也展開笑容,「嘛!總會有辦法的!」

  「是的,但是我們還是必須要——」話還未說完,一期趕緊拉了下鯰尾,但還是不足以將他完全拉開。一個人於後方猝及不妨和鯰尾肩膀重重擦撞了一下,但他沒有道歉的意思,繼續往前沒命地狂奔。

  「有、賊!快抓住他!他、他偷錢——」後方一名挑著擔子的老翁氣喘吁吁地喊著,蹣跚的腳步追不上竊賊。

  情況不容多想,鯰尾飛快的追了上去,邊沿著街道奔跑邊大聲叫道:「前面的宵小給我停下!快停下!小心我丟你馬糞——喂!有竊賊——」

  一個戴著斗笠的身影從點心鋪前方迅速竄出,未出竅的脇差攔住了竊賊的去路,抬膝重擊了竊賊的腹部,兩三下把對方壓制在地。

  「謝了!這位老兄!」鯰尾衝上前一起幫忙壓制,並迅速從不斷掙扎的竊賊身上摸出了好幾包錢袋,「哇喔!」他忍不住感嘆了一聲。

  靠著熟識點心鋪老闆的幫忙,他們拿到了麻繩,俐落地把人給五花大綁。而一期一振正好也扶著一瘸一拐的老翁過來。

  「你們終於來了!老先生你還好吧?快來看看哪個是你被偷的東西?是這個老兄幫我制伏兇手——」注意到一期一振倏然睜大的雙眼,鯰尾順著兄長的視線往帶著斗笠、一直不發一語的兄臺看去......那是個,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

  「天,你和鯰尾長得幾乎一樣。」

 



******


 

  今天的突襲檢查,不太順利。更上位的大名對於三条城積怨已久,趁著今劍與岩融在遠方戰敗一事發難,削減了他的守備軍。被上層有意識、囑咐過的那些新調進派發的軍人,三日月宗近並不抱什麼希望。倒是他一直得力的助手,鶴丸國永今日的表現,讓他頗為訝異。

  事實上,他不打算管鶴丸國永與「一期一振」的關係,只要鶴丸自己能做好時間上的管理,他們的身分、交往狀態,三日月可以一律當沒看到。鶴丸也確實有做好自我管理,不會讓小情小愛影響工作。所以今天鶴丸扶著腰騎著馬,一臉隱忍的痛苦,讓三日月第一次有種「果然還是被你嚇到」的感覺。

  「昨夜縱慾過度,被你的近侍放了些什麼東西嗎?」三日月自認笑得還挺親切的,「需要請人幫鶴把沒清出來的小玩意兒拿出來嗎?」

  「死老頭!光天化日之下在部下面前開黃色玩笑對嗎?」鶴丸咬牙切齒,「這次的確是我不對,你儘管笑吧!」

  「鶴何必那麼生氣?爺爺可是第一次被你嚇到呢!」

  「哦?那真是甚好甚好呀!」

  ——鶴丸的失態,這大概是此事檢查中,稍微有趣一些的部分。其餘對糧倉守備檢查,枯燥無味而又令人厭煩。

  高層汰換過的人馬,儘管還是處於低層,但他們都很明顯知道軍心向著哪方。如果是對三条不利的情形,那麼他們也可順勢鬆一鬆。

  至少,他和鶴完達成了一些協議......

  三日月比預定的還早回到家。然而房間內,他並沒有看到那每次都規規矩矩在房內迎接他的孩子。

  直到僕人匆匆過來通報,他才知道那人現在在馬廄。

  秉退眾人,三日月獨自前往了馬廄。那孩子,十分喜歡馬。經常在馬廄流連忘了時間,也是常有的事。

  果不其然,三日月很快就在豢養小馬的地方,看到呆呆拿著蘿蔔的骨喰。馬兒很歡快地啃掉他手上的蘿蔔,卻遲遲等不到正發呆的主人給他下一根,忍不住用力呼了一口氣,頂了下對方。

  回過神,骨喰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抱歉。」沒有再繼續餵食胡蘿蔔,而是將混合好的糧食桶放進去讓馬兒大快朵頤。

  「骨喰。」

  抬起頭,看到三日月的骨喰露出一絲詫異,但很快反應過來,趕忙跑近,「大人,非常對不起,我......」

  「沒事的,我說過這裡你愛待多久就多久。」三日月微笑,伸手撫過那銀白的髮絲,將垂落的碎髮撥到耳後,手指親暱的蹭著柔軟的耳垂和臉頰,「不過,我需要骨喰幫我換套衣服。先和我回去,等等再來。」

  「是的,但請容我先淨手。」

  得到許可後,骨喰趕緊用井水洗過手,跟著三日月回到宅邸。從他被三日月帶回、養好傷開始,骨喰就開始負責打理三日月所有貼身事務。那時三日月派來了年邁的女僕,指導他該如何摸熟三日月的起居習慣,服侍妥貼。

  三年前,十一歲的孩子已經能懂很多事了。他清楚知道失憶且寄人籬下的自己是什麼狀況。「服侍」將他救回的恩人,除了貼身侍從的工作,骨喰也從年邁婦人望著他憐憫又複雜的眼神,清晰的看出自身的定位。

  三日月在第一天就摟著他喃喃訴說了喜愛之情,溫柔的替他擋去所有夢魘。但骨喰還是要自己保持清醒——

  他所住房間,就是三日月的房間。裡頭每一項物品都是三日月最喜歡的收藏品、每一本書都是三日月愛看的書、每一個可供賞玩的字畫乃至會帶進來的茶具酒壺,都是三日月精挑細選過。三日月的憐惜和喜歡,大概和喜歡房內的任何一樣擺飾、任何一把名刀或是某些書籍沒什麼不同,但這份喜歡,卻是他能獲得各項資源、學習技藝的唯一依靠。

  「你有心事。」回到房內,三日月冷不防的開口,「告訴我,怎麼了?」望著拿出他居家服的小少年僵了一下,三日月確信自己的觀察沒錯。

  「不,沒有......」

  「不准對我說謊。」三日月溫柔但有力的打斷,「想什麼?告訴我。」他不允許骨喰有什麼事瞞著自己。的確他抱回來源不明的骨喰後,一直招來不少風言風語,讓原本性格就不是很外放的孩子養成更愛憋心事的性格。但他至少希望骨喰把所有的心情與他分享,讓他有機會幫忙排解、分憂。不管是愉快或不愉快,他也想深入骨喰的內心世界,一起分享。

  他帶骨喰回來,不是外頭所傳,只是心血來潮養個合意的侍童。

  「骨喰,聽話。和我說。」

  咬了咬唇,情知瞞不過,骨喰只能小聲道:「非常對不起。我今天,還是偷跑出去了......」

  「我知道,你也不是第一次偷溜了。」把對方完全悶在家中不是個好辦法,但三日月無法日日帶骨喰出門,所以每當骨喰偷偷想溜出去買些點心,他也當沒發生過,「發生什麼事了嗎?」

  「碰到有人抓竊賊,我幫忙制伏。」

  呼吸一頓,三日月拉過骨喰,「有受傷嗎?」

  稍稍阻止了三日月的檢查,骨喰搖搖頭:「我沒事。」

  定定的看著骨喰一會兒,三日月舒了一口氣道:「沒事就好。先替我更衣,這筆帳我們等一下算。」

  偷覷了三日月一眼,看不出對方是什麼心情的骨喰,只能先順從的應要求,著手幫忙更衣。


牽涉敏感詞彙,完整請先走這裡: http://paste.plurk.com/show/2417789/





******

  因為有了抓竊賊的小插曲,一期一振比預定晚些回到五条宅邸。和面有責難的燭台切光忠道過歉,他趕忙走去鶴丸國永的房間。
  「鶴丸殿,我進來了。」悄悄的推門,他看到鶴丸國永整個人成大自形趴在地上,「鶴丸殿,不舒服嗎?」
  沒有回話。
  這反而讓一期一振緊張起來,趕忙走進他身旁,想要將對方扶起,「鶴丸殿,您不舒服的話——」
  「哇啊!」
  原本死氣沉沉一動也不動的青年大叫一聲,撲進了一期的懷裡。看到那俊秀的臉龐一瞬間受到驚嚇的呆愣,鶴丸倒在對方懷裡哈哈大笑:「哈哈哈!抱歉抱歉,嚇到你了?」
  「鶴丸殿您真是......」回過神的一期略顯無奈,伸手抱好了笑得亂七八糟的鶴丸,「身體沒有不舒服了?」
  「咦?你這麼一說我才覺得——」爬了起來,牽扯到運動過度的腰身,鶴丸隨即倒抽了口氣,「唔!抱歉......還是有......」
  「鶴丸殿您先等一下,我先幫您準備更衣的衣服。」正想放下鶴丸,不料卻被對方環抱住頸子,不肯放開。
  「不要!」促狹一笑,鶴丸說道,「這是你的鍋,抱著我去準備呀!」
  「您......」有些啞然,一期一振攬住對方的腰身,忍不住親暱的靠了一下那張還帶著童心的笑顏,低喃一句,「要是離開您,我肯定會很難過......」
  「離開我?什麼意思?」


评论(4)

热度(34)

  1. piemul832kt黑白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