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魔女之夜的孩子們(一期鶴)1~4

1. 失蹤人口回歸XDDDD

2. 最近網路瘋傳的魔女養孩子梗(O)看完米敖的魔女養孩子,自己也想寫一點(欸

3. 情人節賀一直遲遲寫不完,先用小段子抵一下,目前當作補情人節

4. 目前只有一期鶴,其餘CP會慢慢補上

5. 為什麼叫魔女之夜?因為所有事情都是晚上發生的

6. 被收養孩子一期X魔女鶴丸

7. OOC,設定很亂不要糾結,當看搞笑就好(欸

8. 大概分成孩子們巧克力和sweet honey三部分,希望能在3/14前全部完成(欸你






魔女之夜的孩子們(一期鶴)1~4

 

其一、養個......小孩?

  「魔女」,只是個代稱。鶴丸其實不是很喜歡這個詞彙,因為他是徹頭徹尾的男性,和兄長三日月宗近因為小時候展現出特異能力,就被村民冠以「魔女」之名。

  至於為什麼是魔女不是魔男或魔法師……誰知道啊!

  於是被迫離開生長地的鶴丸和三日月,就躲在森林的東西兩區,開始自己的生活。收養一期一振是鶴丸國永始料未及的,也可說是上天給的大驚嚇。

  迷途在森林的小乞丐,誰知道他是怎麼閃過他和三日月的對波,餓倒在門口邊?或許有什麼能力、或許是什麼契機,或許只是幸運。總之不管怎麼樣——興許是鶴丸對於一個人的生活感到無趣——他收養了這個孩子,並取名一期一振,暱稱小振。

  渾身髒兮兮瘦巴巴的小乞丐,在經過一番梳洗後,意外的一表人才,俊秀可愛,就連鶴丸也忍不住讚揚自己看人功力高超,收到個極品美少年。

  但一個月後,三日月來和鶴丸借曬乾的蟾蜍時,看到在一旁幫忙顧爐火也不忘看書學習的小振時,忍不住揚眉,「這是你的……」

  「我的……嗯……可以算是實驗品?」鶴丸答道,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定位這個孩子。

  「噗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鬼!」

  「不,爺爺只是覺得鶴在養個小新郎!」

  「新郎你個鬼!看招——」

  於是兩名魔女又開始新一輪的法力對波,一期一振只能默默頂著厚重的書逃開暴風圈中心。

 

其二、養一個還會有第二、第三個!

  和鶴丸對波完後,沒幾天,三日月就笑著帶著一對黑白雙胞胎來找鶴丸了。

  「鶴,你看怎麼樣?可愛吧!他是骨喰,他是……嗯……鮪魚?」

  「我叫鯰尾!」黑色的那名雙胞胎抗議。

  「說我養小新郎,我看你才是光源氏計畫的變態!」鶴丸忍不住說道,然後把正在旁邊幫忙磨蠑螈粉的一期一振護著遠離三日月,「後退後退!我們離這種吃兄弟丼的變態遠一點!」

  「爺爺才沒有吃兄弟丼,只是很喜歡小骨才順便收養一隻鯰魚呢!」一手抱著白色孩子,一手揪著黑色孩子呆毛,擺明偏心徹底的魔女三日月反駁,「鶴才是呢!看他一臉悶騷,你扛的住你的小新郎嗎?」

  「就說小振不是我的新郎了!」

  「哈哈哈,是老公。」

  「三日月你找死!看我把你變成蟾蜍——」將一期一振放到一邊,鶴丸開始唸起了咒語。

  「憑鶴那三腳貓的功夫有可能嗎?」見狀,三日月也把雙胞胎放下晾在一旁,祭出自己的法術。

  一期一振不說話,只是在兩名魔女法力交會的前一刻,默默帶走雙胞胎去避難,並一起將鶴丸臨時起意搭建的糖果屋給吃了一半。

  等鶴丸和三日月戰鬥完畢,氣喘吁吁地來找他們時,吃飽喝足的雙胞胎已經幸福的一左一右睡在一期一振的大腿上。

  扮演好哥哥的一期一振抬頭看向鶴丸,「鶴丸殿,不能讓老變態帶走他們。我們收養鯰尾和骨喰。」

 

其三、還要養四、五、六、七……個!

  於是,打輸的鶴丸就在一期一振的慫恿下,西里糊塗的多收了一對雙胞胎。霎時間小康的生活,開始變得手頭有點緊。

  所幸,平時是賣草藥、魔藥的鶴丸,又迎來一年好幾度的魔藥受歡迎時光——情人節。

  想和心儀人告白的女孩們,這時都會和鶴丸買一種黑色的,帶有神祕苦甜味道的魔藥去告白,聽說因此有有情人終成眷屬的人不計其數,以致鶴丸的愛情魔藥相當受到歡迎——當然,鶴丸在販賣魔藥時,當然不會透漏自己的魔女身分,魔藥也用「靈藥」、「點心」代稱呼之。

  愛情魔藥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一種外表黑色俗稱巧克力的點心而已,一期一振經常幫鶴丸嘗試味道。在情人節總是吃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巧克力,有辣椒的、有芥末的,有混合咖哩的,也有包著一大塊牛排的……

  鶴丸做的巧克力,有時候連他自己都覺得怪,真是嚇到自己了,但一期一振都是面不改色的吃下,然後隔天……

  「鶴丸殿,我可以養嗎?」

  「小振!為什麼你又撿孩子回來!光是鯰尾和骨喰當你的的弟弟還不夠嗎?」鶴丸汗顏的看著一期一振一手抱的一個紅髮圍巾小孩、另一隻手牽著鼻青臉腫的孩子、身旁還跟著戴眼鏡的小帥哥,以及躲在背後的短髮孩子。

  光是骨喰和鯰尾,其實鶴丸就有點壓力了,光是應付三日月格三差五就跑來敲門要孩子的事情,他就累得夠嗆。

  「他是信濃,城主趕出來的私生子;藥研是死去藥商的孩子、後藤和厚都是孤兒。」一期一振一一指出來,然後抬頭認真問,「可以養吧?」

  「你當是在養小狗嗎?我養的一個就夠了!」鯰尾和骨喰好歹有三日月留下來的金錢和物資可以供應,再多四個?不行不行!

  「我沒有當成養小狗,請讓我養我弟弟。」一期一振依然不死心,朝著鶴丸深深一鞠躬,「拜託您了!」

  其他四個也乖乖低下頭,「拜託您了!」

 

其四、那麼媽媽怎麼辦?

  望著已經被孩子們吃個精光的糖果屋,鶴丸欲哭無淚,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淚,他下定決心下次再蓋一個更大的糖果城堡,把三日月嚇一跳!

  轉過頭,鶴丸朝一期一振招了招手,「小振,我們不能收留他們。等到他們醒了,就要把他們送回村裡。」

  「我會好好照顧他們的。」一期一振努力遊說,「我可以當好哥哥,那也可以當好爸爸,我會照顧弟弟。」

  「我相信小振絕對可以當好爸爸,但是你總不能讓這群孩子永遠沒媽媽啊!他們去孤兒院,有機會等到一對父母來領走他們。」

  「沒有媽媽……」一期一振沉思半晌,接著視線緩緩的、慢慢的,移向眼前的魔女,然後,又不說話了。

  看我幹什麼!我不但是魔女還是男的!我絕對不會當媽媽的!

  只可惜,鶴丸的心聲沒有透過眼神傳遞出去,只見一期一振一臉堅毅,雙手搭在鶴丸肩膀,「我會努力工作,幫鶴丸殿維持家裡的經濟。一年也只會帶一個回來,所以請讓我養他們吧!」

  搞什麼鬼!你還想一年帶一個回來!?


 


评论(1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