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草莓撞剉冰,尬出新滋味(一期鶴)上

1. 讓我這週先偷懶個,下次再更

2. 總之這次是開腦洞的ABO,中篇上中下,名稱很惡搞

3. 這是個用味道選伴侶的世界觀(O

4.之前 @成実歩 太太已經寫過了類似的文,但兩條是平行世界

5. 味道像O的A一期X味道像A的O鶴丸,性息素錯置的AO配(很亂

6. 後續和肉,看讚率了.......我的文都是100讚就發車

7. P個S,我知道已經100了,近期會找時間把後續放出來的,還請耐心等候(?

8. 以上沒問題?哈姬馬路走~~~~







草莓撞剉冰,尬出新滋味(一期鶴)上

  紅酒搖晃,豪華宴會上男男女女笑語不斷,瀰漫著曖昧又甜蜜的氣息。這場相親宴,目的是讓這些高身份的年輕Alpha與Omega彼此認識,彼此交換聯絡相互交往結為連理、甚至按捺不住兩人的激情,去房間來個美妙的一夜。都是上好的選擇。

  身為粟田口集團第二任總裁,知名大學畢業,當今財經界炙手可熱的新生代菁英之一,粟田口一期一振當然參加了這次的宴會。

  年輕、帥氣、風趣又溫柔,這名男人挑不出任何缺點,但是……

  「小姐,那今晚不如……」手搭在美麗女O的肩上,一期一振吐息溫熱,耳語著,「讓我們獨處一會兒?」

  「很抱歉,和您聊天真的很愉快,粟田口先生。」美艷的女O輕輕撥開他的手,露出極度遺憾的微笑,「但是我不擅長和一名男O搞百合。」

  朝石化的一期一振點了點頭,女人點了杯酒放到他手上,接著帶著玫瑰芬芳的信息素,離開了他的身邊。

  「等等!我不是——」

  話還沒說完,一名男性Alpha已經過來搭訕,將手放到了一期一振的肩膀上,「O和O之間是不會幸福的,你為什麼不挑個與你匹配的A呢?小美人」男A深吸一口氣,「你身上的草莓香可真誘人。」

  臉上扯出一絲尷尬與憤怒的僵硬微笑,一期一振忍住沒捏爆手中的酒杯,手肘發力往後一頂,痛擊對方的腹部,接著一掌由下至上揍向男人的下巴。受到重擊的男A,瞬間往後仰去,腦袋重重撞擊到地面後昏迷過去。

  整個過程迅雷不及掩耳,剛擊倒比自己高一個頭男人的一期一的西裝絲毫未亂。他優閒的抿了口酒,叫來一旁的保全:「不好意思,這裡有個人醉倒了。」

  不等保全上來處理,一期一振逕自離開,去尋找剛才差點得手的美女。但結局一如往常,自然是尋人未果。

  好不容易有自己滿意的對象,現在不見蹤影,宴會剩下的時間和活動已然了無生趣。看了看時間,一期一振決定提早離開。

  從櫃檯拿了鑰匙,坐上高級跑車後,口袋內的手機震了震。他拿出來一看,是弟弟兼秘書的鯰尾傳來訊息:一期哥,今天的晚宴如何?有對象了嗎?

  嘆了口氣,一期一振回道:沒有呢,我等等就回去了。

  訊息很快就被已讀,接著立刻傳來鯰尾的震驚表符:還是沒有人要一期哥?這不科學!Σ(゚Д゚;≡;゚д゚)

  第二度嘆了口氣,一期一振回傳:緣分未到吧!回家見。

  不要說鯰尾,就連一期一振自己,也覺得不科學。鬱悶的將額頭靠在方向盤上,他思索著這二十五年來的人生。

  粟田口家族的長子,正統接班人,表現出色。身為一名男性Alpha,健康強壯,聰慧機敏。頭腦比世界大多數人厲害不在話下,就連比自己高好幾個頭的Alpha,他都能幾秒內撂倒。

  但是這樣完美的人設、一帆風順的人生,卻在尋找伴侶時處處碰壁。他為一個顏控、一個處於高層性好美麗事物的男A,沒有一名美麗的Omega相伴在側,實在有違他的人生規劃。

  而打亂這一切計畫的原因追根究柢——是因為粟田口一期一振的信息素實在不像一名男A。甜蜜的像熟成草莓的信息素,讓Omega們望之卻步,卻吸引過形形色色的Alpha……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是男A!是一名只喜歡美麗Omega的Alpha!沒有其他性傾向的男A!難道上天就不能安排個漂亮的O到他身邊嗎?他的要求不多,只要容貌和弟弟們同樣好、能力和弟弟們一樣出色就可以了。

  只是再乞求上天也於事無補。自認為要求不多,實際要求苛刻的一期一振把手機放到一旁,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專心開車的一期一振,沒有注意到,鯰尾又跳出一條訊息:一期哥。不如下週再去一個宴會看看吧?地點是慶長酒吧!

 

*******

 

  「三日月教授!請和我交往吧!」雙手重重拍在桌上,鶴丸國永大聲宣告。

  迅速將桌上資料抽走不被眼前人傷害到的三日月微笑:「我拒絕。」

  「啊——拜託你了!我上禮拜喝醉了和小貞打賭要在下週脫單!全世界不嫌棄我味道的Alpha只剩下你了——」拍著桌子,鶴丸國永大聲哀號。他開始後悔和大學部的學弟出去喝酒了,前直屬學弟,太鼓鐘貞宗看似純良無害,但誰知他把鶴丸喝醉的話全都錄了下來。

  「哈哈哈!這不是嫌棄不嫌棄的問題。而是……你懂得,該怎麼說呢?」他搭上對方肩膀前傾,在鶴丸頸邊嗅了一口。沒有什麼味道,反倒是一股沁涼感衝入鼻腔,不像薄荷那樣讓人豁然開朗,而是有點,太嗆涼了,「咳咳咳!爺爺對冰塊似的Omega實在硬不起來。」

  「就算不是指導教授!你這樣對學生開黃腔對嗎?」目前是工學院碩士生的鶴丸國永推了三日月一把,「我是溫的!不是冰的……你不是也曾經和一個男A交往過嗎?為什我不行?我可是個Omega!」

  「那是因為爺爺根本不知道他是A呀!他也不知道我是A,知道後就分了」聳了聳肩,「不過說道不嫌棄,燭台切和大俱俐不是也不嫌棄你嗎?」

  「光坊和伽羅坊?不行不行!光坊身上的味道我不行,像是一股辣椒味兒似的!而且他可是小貞的舅舅,超級疼小貞的,哪會幫我?至於俱俐坊……他是個Beta,不過目前還在和我嘔氣,我現在去找他,他就要用電鋸追殺我啦!」鶴丸國永嘆了口氣,「英俊聰明的鶴丸國永,居然二十多年沒有伴侶,這個消息肯定會讓整所學校震驚吧?」

  身為工學院的碩士生,鶴丸國永自認聰明能幹,精力充沛又面貌姣好。唯一有點不滿的是,他在青春期分化成了Omega,不過那麼多年來,他也習慣了O的體質,甚至相當適應。

  比起一般的O更有活力,身體素質也趨近於Beta,但生理慾望就是個純然的Omega了。

  他不討厭這樣的性別,男O能對自己身體探索的更多,他也曾期待有與自己匹配的Alpha出現。強大、英俊又溫柔,可以包容自己一切的驚喜。可惜這個幻想,在身旁的Alpha好友告知他信息素味道太過嗆冷,讓Alpha難以產生任何興致時,就澆滅了他所有期待。

  沒有一個Alpha願意接近他!沒有!就算親近也是像燭台切光忠那樣,因為興趣相投成為好兄弟!雖然因為信息素的關係,他廣受Omega的喜愛,並且可以涉足許多Omega去過的地方,但是沒有戀愛的人生還能是他所追求的驚奇人生嗎?

  「燭台切嗎?那個可能比較類似香料吧!」三日月勉強回想了一下那名來修過他課的碩二生,「鶴啊,總之你自求多福吧!表哥我喜歡的是味道香香軟軟,如同雲的孩子,不是冰塊呢!」

  「就說我本人可是溫熱的!攝氏36.5可正常著!還有你那個形容到底是喜歡的信息速還是棉花糖?」鶴丸氣呼呼地說,「算了,反正我對你身上那股廟裡的無趣味道也不行。」

  雖然自己是聞不到自己身上的味道,但三日月仍是好奇嗅了一口,「檀香嗎?哈哈哈,雖然都只是聽人說的,也是甚好!」

  「來求你的我真是大錯誤!」鶴丸懊惱的蹲下身,「現在只能希望小貞手下留情,他肯定會削我荷包一頓啊……之前就被他削過帝王蟹大餐了……」

  想了想,三日月拿出放在抽屜裡的邀請函放在桌上,「下週有個免費聯誼,鶴要不要去碰點運氣?持邀請函,酒和食物免費,地點在慶長酒吧。」

  「可以找到帥氣溫柔的Alpha嗎?」鶴丸淚眼汪汪的看著三日月。

  「以鶴的容貌沒問題。」三日月笑著,「信息素就……去之前記得拜拜吧!或是找物吉同學借點運氣。」

  鶴丸捏爛手中的邀請函。他恨這個用味道選伴侶的世界!

评论(3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