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惡魔的聖誕任務(一鶴)聖誕賀

1. 如果你有看文,請稱讚我勤勞吧!

2. 晚一點還有鯰骨的聖誕賀(但應該會遲到

3. 於是來說一下設定:神父一期X惡魔鶴丸

4. 梗來自 @多肉植物 ,感謝阿溺!

5. 是一個惡魔赫接到任務必須去誘惑神父哥,卻凸槌的小故事

6. 雪白的惡魔應該很像天使~

7. 後續?不存在的!這是種掌聲和評論才能召喚的神獸

8. 三日月,你對派出去的手下怎麼看?




惡魔的聖誕任務(一鶴)

 

  身為一名邪惡的純種惡魔,剛滿百歲的鶴丸國永已是無惡不作。

  一天到晚把地獄的交通要道給拆了、把做苦力的亡靈放跑、坐彼岸渡船不給過路費、忽悠鬼魂走錯路,讓他們不小心又跑回人間死而復生、用煮死人的岩漿煮油豆腐給小狐丸喝,害他躺平無法工作,此外還拔下天使的羽翼摻入地獄三頭犬的食物內,讓牠肚子痛得滿地打滾,毀了一半的地獄。

  如此種種邪惡的行徑,鶴丸認為自己已經是優秀的惡魔了,但地獄中所有的惡魔都不承認他,甚至是有著「撒旦」之名的三日月,只無奈地看著被地獄三頭犬毀掉的四千年建設,長嘆口氣:「你還差得遠呢,鶴。」

  一定是因為自己有雙白色的翅膀!所以才不被承認!鶴丸憤恨的拍了拍自己潔白毫無顏色的翅膀。每個惡魔的翅膀都是漆黑如夜,是人類眼中純黑的噩夢,而自己的翅膀潔白無瑕,若是多了羽毛,只怕還會被誤會成那群蠢蛋天使!

  「不是翅膀的問題喔,鶴。」

  「那是什麼問題?難道要我用電風扇吹飛你桌上的文件,才算是及格的惡魔嗎?」鶴丸抬頭看著撒旦,眼神發亮,「還是繼續挖坑讓今劍掉到地心?」

  「……」咳了一聲,三日月說道,「這樣好了,明天就是聖誕節了。是屬於人類和上帝的節日,在這天完成我指派的任務,我就會賦予你黑色的翅膀,在所有惡魔面前承認你是優秀的大惡魔,如何?」

  「真的嗎?真是嚇到我了!什麼任務?我接我接!一定驚奇的完成!」

  ——於是,在三日月半真半假的瞞哄下,鶴丸國永接受了一個任務「在聖誕節過完前,引誘神父一期一振墮落」。

  說起這名年輕的神父,虔誠、貞潔、認真、慈祥又負責,堪稱所有美德的集合體。也因此年紀輕輕,就備受上帝的喜愛,賦予許多祝福。是許多惡魔談之色變的大敵,聽說就連三日月都不敢大意。

  但鶴丸國永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沒怪可搞。研究過任務單後,看著那照片上一臉純良、弱不禁風的年輕人。他覺得其他惡魔實在是太孬種了!自己贏定了!

  當天立即啟程,鶴丸迫不及待地飛到了人間,依照指示找到地方,遠遠就看到雖然身居教堂高位,依舊親民的和其他基層神父一起分送食物給貧民區的居民;又微笑著悉心一一幫老弱婦孺看病的一期一振,鶴丸咋舌。真不愧是上帝那老傢伙的子民!大好過節偷懶的日子,還能面不改色的替窮人處理凍瘡。

  面對這樣的聖人,死後大概成為天使妥妥沒問題的靈魂,應該要怎麼處理呢?鶴丸思考了一下,決定還是從最簡單的「色慾」著手。

  於是搖身一變,鶴丸把自己變成了一名前凸後翹,身材火辣的美女。為了假裝是貧民窟來的美人兒,還特意把自己的衣服變得破破爛爛,更好和外人展示自己豐滿的胸型,以及白皙的大腿。

  打了聲噴嚏,鶴丸揉揉鼻子,非常滿意。腦內計畫等一下他就從背後靠近一期一振,然後順勢假裝昏厥倒在他身上好好先嚇他一下!

  和任務目的有點跑偏的計畫在鶴丸腦袋轉一圈後,他立刻趕緊執行。趁著其他神父都四散,跑去幫助其他貧民時,鶴丸故意搖搖晃晃步履蹣跚的一步步靠近正在煮湯大鍋子前盯柴火的一期一振。接著不到五步的距離,鶴丸正要撲到一期一振身上時,忽然一股肉眼看不見的力量反彈到他身上——

  難不成!這傢伙身上有傳說中最少見、最難對付的「神祇祝福」!?聽說看過的惡魔幾乎都滅絕的絕對性加護!可以被動的反彈任何惡魔的攻擊並反擊回去——不要啊——

  聽到後面有聲音,正在幫濃湯調味的一期一振往後張望了一下。他剛才好像瞥到了個穿著惹火的大波妹子……不過這種地方哪來的大波妹?光是包丁嚮往的巨乳人妻都很少見了。

  一期一振尷尬地笑了笑,接著很快就笑不出來了。幾步之遙的地方,躺著一團幾乎和雪融為一體的小小身影。

  一期一振暗叫一聲糟,不遠處都有個快凍死的人了,自己還想什麼大波……真是被包丁昨晚亂七八糟的許願給影響了!

  三步併作兩步地跑了過去,一期一振從雪堆中發現了一名大概六、七歲左右大的雪白孩子,此刻正雙眼緊閉的瑟瑟發抖。

  「你撐著點!」趕緊拿來毛毯將孩子緊緊裹住,途中他看到孩子頭上有兩個小小像是角的三角小玩意兒……難道是畸形長了肉瘤?所以才被父母拋棄流落街頭吧!想到這裡,一期一振更擔憂和憐惜。

  當他把孩子抱起來時,孩子又難過地呻吟一聲。身體冷得像是冰塊,令一期一振將他緊緊摟在懷中保暖,回到煮湯的鍋爐前,弄了杯熱水遞到鶴丸唇邊,「來,喝點水就不冷了。」

  他扶著鶴丸的頭,想要幫他靠近杯口,但鶴丸卻因為一期一振碰到了他的腦門,再度暈了過去。這可急壞了一期一振,探察了脈搏又檢查了體溫,想要灌些水下去,卻又馬上溢出來,鶴丸根本吞不進去。

  此時,幾名同伴也陸續趕來,呼喚了其他人一起過來,詢問貧民窟的各位後,卻都沒人看過鶴丸這樣的孩子。

  一名貧民窟的老人家看到鶴丸獨特的髮色和肌膚後,顫魏魏的指著大喊:「是惡魔!那個孩子是惡魔!」立刻惹來眾神父的不以為然。

  「老先生,這麼可愛的孩子怎麼是惡魔?或許是主在平安夜派下的天使,也未可知。」

  討論再三後,大家決定先讓最會照顧孩子的一期一振帶這名無人孰識的小孩回教堂。點頭答應後,一期一振再度低頭看著稍微轉醒卻極其虛弱的鶴丸,溫言道:「你再忍忍,我馬上帶你去溫暖的地方。能喝點水嗎?」

  不需要!你放開我才是正解!幾乎被一期一振身上加護壓得喘不過氣來的鶴丸國永一臉悲憤,但看在一期一振眼裡,就是個星眸半睜,委屈又害怕的小樣子,甚至虛脫的喝不了水。

  他只能含了口水,稍微扳開鶴丸的下顎,將水哺了進去。熱水和純淨的靈力流入鶴丸的喉嚨,令惡魔立刻又被這股力量給弄暈過去。

  和其他同伴交代完其他事務,立刻抱著鶴丸匆匆趕往教堂。邊跑邊不斷的安慰:「不用擔心,很快就到了。我會請亂和毛利好好照顧你,他們會幫你放熱騰騰的洗澡水,還有包丁今天說要做雞肉捲,你也可以吃——」

  被一期一振跑步的顛簸給昏昏沉沉的弄醒,鶴丸覺得肚子痛得要命,估計是被那口靈力給淨化掉不少道行,不但無法變成成人還要打回原形,要變成美女誘惑更是沒有希望了……好吧!也許這傢伙會對正太比較有興趣?聽三日月說素行不良的神父都特別喜愛美少年。也許這傢伙也好這一口。

  穿過教堂,一期一振並沒有跑進那些富麗堂皇的房間,還是到了教堂後院,前往了較為簡樸的小木屋。碰的一聲打開了門,「亂、毛利!你們在嗎?有人需要你們照顧!」

  將鶴丸連毛毯的遞給大喊著:「哇!好可愛的正太!我的菜!」的毛利,一期一振終於鬆了口氣,內心默默感謝主的保佑。

  然而才剛祈禱完,他立刻發現地上掉落兩片小小的,像是翅膀的東西,只是當他蹲下身一摸,那兩片翅膀立刻灰飛煙滅,像雪花一樣消失了。

  ——與此同時,終於脫離一期一振掌控,完全清醒過來的鶴丸國永,在浴室發出驚恐的哀號:「沒有了——」

  「欸?什麼沒有了?」幫鶴丸入浴,拿著大毛巾的毛利轉頭查看,卻見鶴丸一臉不可置信,摸著背後兩道小小的傷口,「啊?受傷了嗎?不用擔心,藥研哥的藥最有效了!保證不會留下傷疤。」

  完全聽不進毛利的話,鶴丸摸了摸背後的翅膀曾生長的地帶,又摸了摸頭頂已經不存在角,內心極度悲哀。很好,他已經不只被那一口靈力打回原形、打掉道行,甚至被打成最低等的惡魔,角和翅膀都沒有了!幾乎和人類無異!

  現在的他,只能奢望一期一振對正太感興趣,他引誘對方墮落後,就可帶著這項功績和眾惡魔眼前炫耀,要求三日月使用撒旦之力,重新提升自己的等級。

  於是鶴丸只能在毛利的毛手毛腳下洗好澡穿好衣服,鏡子前努力把自己整得可愛些,然後在晚餐時被牽去找一期一振他的「弟弟們」。

  看毛利那一臉萬年不見正太,隨時都要來吧唧一口的架式,看來這個教堂果然很缺正太美少年,他贏定——

  飯廳的門打開,一期一振和眾多漂亮的、可愛的弟弟們坐在一起笑語,轉頭看到鶴丸和毛利進來,立刻一起帶著溫暖的笑容:「平安夜快樂!」

  被牽到桌尾和毛利坐一起,看著一期一振左邊被一個抱著老虎玩偶的雪白正太黏著、另一邊是戴著眼鏡的美少年,鶴丸國永一臉震驚……

  競爭對手太多了!這是要怎麼靠近!

  距離誘惑一期一振的時限,還有30小時。

 

 


评论(1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