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Toxicant(一期鶴)07

1. 下午更新給你看,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欸

2. 依舊是公安(?)哥X警察鶴秀恩愛的日常XDDD

3. 依舊沒看過前面的歡迎從這裡補完: http://hikaru920.lofter.com/post/1cd7e8b7_11abdc54

4. 此為過渡章節,爆點在後面(好大的劇透

5. 雖然慢熱,但我保證大家在這章之後嗨起來(等等

6. 最近身體狀況不太好,請原諒我更新的不定時吧XDD

7. 警屬相關姿勢(?)匱乏,一切單位架空玩(幹

8. 將會出本,請勿轉載搬運,謝謝~


Toxicant(一期鶴)07

  鶴丸有點無聊的在床上翻滾了兩下,隨即就被旁邊看報紙的一期給伸手制止:「別壓到傷口。」

  「我好無聊啊——」拖了個長音,鶴丸轉過頭看向穿著便服的青年,「我說你啊!真的不用去上班嗎?」

  一期無辜眨了眨眼,將報紙頭版遞給鶴丸,「你覺得我這樣能去上班?」

  報紙斗大的標題寫著:粟田口董事長逝世,長子獨攬大權!?

  翻過內文,其中的小標題又寫著:早已對私生子事件不滿!粟田口夫人直言:『不該讓外人攬權!』

  「你懂了吧!所以我現在出去根本是給大家找麻煩而已。」一期笑了笑,「我雖然不起眼,但粟田口家大業大,還是會被媒體包圍。學長,收留我吧?」

  「你最好是不起眼!」忍不住傾身用力捏了一期一把,然而隨後鶴丸又擔心起來,「所以你還好嗎?還有,到底是怎麼成為粟田口的私生子……」

  搖了搖頭,一期一笑:「其實也沒什麼,你知道我爸媽……是『藤四郎』我真正承認那邊的父母,是很愛亂撿孩子的,所以弟弟才那麼多,也許我本來就是撿回去的而已。」

  「一期……」

  「別露出這樣的表情,學長你知道的,粟田口家如何我都不在乎。」撫過鶴丸的臉,一期的眼神真誠鄭重,「反正我只要繼續當警察安份過日子,那邊如何又關我什麼事?我唯一在乎的只有你和弟弟們!」

  聽到一期的表白,鶴丸有些動容,但內心卻隨即一陣抽痛。一期的弟弟,有兩個,現在卻是……

  「學長?」

  「嗯,不!沒什麼!」回過神,鶴丸忍不住摸了摸對方的頭,「以後不要把自己逼得那麼辛苦了……」

  一期錯愕,但隨即露出像是孩子找到家的表情,立刻前傾擁住眼前的人,炙熱的雙唇貼在鶴丸的,急不可耐的廝磨吮吻。

  被一期突如其來的動作給稍微嚇一跳,但鶴丸隨即放棄掙扎,雙手環過對方,張開口與對方交纏。

  像個討溫暖的孩子,一期還是和以前一樣,表面裝成沒事但實際很想撒嬌吧……被吻得迷迷糊糊的鶴丸想著,忍不住更加深了這個吻。

  「哇喔!看來我們來的不湊巧,還是來對時機了?」一個笑嘻嘻的聲音響起,嚇得鶴丸和一期趕緊分開。

  只見鯰尾和骨喰個提著一個袋子站在病房門口。向來俏皮的鯰尾露出狗仔抓到八卦的表情,興奮得呆毛都直立起來,「兄弟,你怎麼看?」

  「你安靜點會比較好。」冷冷地吐槽了愛搞事的兄弟,骨喰禮貌的一鞠躬,「抱歉,打擾了。」

  「你、你們怎麼來了?」

  「下班後接到一期哥的簡訊。」骨喰上前,面無表情把手上的袋子放在桌上,接著拿出便當盒。

  「我們就遵命把一些日用品帶過來啦!」鯰尾輕快地說道,卸下身上的背包,「裡面有免洗褲和幾套一期哥的衣服,鶴丸哥也穿得下吧?」

  骨喰抬頭打量了兩人,「應該沒問題。」

  「喂!我說你們兩個別進來就自說自話啊!還有我後天就出院了,根本不用那麼費工夫……一期你也管管他們!」

  一期笑道:「鯰尾和骨喰很貼心可愛不是嗎?」

  「這是什麼傻哥哥的表情?你弟控程度比高中更病入膏肓了嗎?」鶴丸忍不住吐槽,但一想到博多和藥研,又忍不住嘆了口氣。

  「好啦!其實是我們知道一期哥要過來避難,所以多帶了些東西。」拉了張椅子,鯰尾很少女的雙手捧臉支在病床的欄杆上,「鶴丸哥你知道的嘛!粟田口最近沸沸揚揚的。就借一期哥躲一下吧?」

  「我是無所謂,只是……」鶴丸看看這三兄弟,有點猶豫,「你們好像不怎麼在意?」

  「在意什麼?一期哥是不是我們親兄弟?還是粟田口的財產?」鯰尾有點詫異,「一期哥,你會在意嗎?反正對我和骨喰來說,一期哥不管怎麼樣都是我們大哥,這個不會變的。」

  「我不在乎粟田口的財產。」一期欣慰一笑,「我只在乎我的弟弟。」

  「和鶴丸哥?」

  「正解,不愧是骨喰。」

  「讚!不愧是我兄弟啦!」

  「喂!骨喰!我發現了,你其實是冷面笑匠那類型的吧?」故意將擺好便當盒的骨喰拉到身邊,鶴丸笑著湊了過去。在動作途中,被扯歪的領口讓鶴丸看到衣服下的皮膚,有著紫紫紅紅的痕跡。

  「別碰我……」稍微掙扎了一下,但鶴丸很快就放開他。骨喰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太習慣他人的觸碰。

  「骨喰,你昨天工作完後有睡覺嗎?」一期這時突然問道。

  整了整衣服,骨喰點頭,「有睡兩個小時。」

  「你和我來一下。」起身,一期和骨喰招了招手,又再次不明所以的,把骨喰帶開來私自談話。

  「你和骨喰同老闆吧?」鶴丸忍不住湊近靠在床尾的鯰尾,「為什麼一期不會訓你,反而老是對你兄弟不滿?」

  「因為我比較會偷懶,所以一期哥覺得沒關係吧!骨喰他啊,就是太認真了,所以老闆什麼事都叫他。」鯰尾攤了攤手。

  「這算是受到賞識呢?還是碰到慣老闆?」鶴丸抱著胸想了想,「不過你們的老闆社會地位也不低了,這還是幸運的吧?」

  「這個嘛……」學著鶴丸的姿勢,鯰尾歪頭時呆毛彈了彈,最後他單手握拳,一臉閃亮堅定,「我只能說,如果骨喰辭職我一定舉雙手贊成然後和他一起私奔!」

  噗哧一笑,鶴丸在鯰尾面前彈了個響指,將對方從幻想世界中拉回來:「你們以前在咖啡廳拉客的那段禁斷雙子對我可不管用!」

  「欸——一期哥倒是看得滿開心的耶!」鯰尾怪叫一聲,「還有我的單口相聲,一期哥也說很可愛!告訴鶴丸哥,我最擅長模仿別人說話喔!電視上各種明星的口吻聲調我都會,下次表演給鶴丸哥看。將來不當保安出道演藝界好了,這樣就可以養活兄弟了!」

  「一期只要是你們,怎樣都好吧?兩個大男生還搞黏來黏去你兄弟不揍你嗎?」大嘆了口氣,但鶴丸隨即想起這是個機會,於是神秘兮兮地靠了過去,「喂,我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什麼?秘密嗎?」很八卦的湊上前,鯰尾頭上的呆毛彷彿都要歡快地搖晃起來。

  「你們哥哥好像都不會真的對你們生氣啊?你這麼皮,但是他除了擔心你們,我也沒看過他教訓你們。」

  「欸?不是八卦嗎?」鯰尾一瞬間就落寞了,「一期哥會對鶴丸哥生氣嗎?基本上我不做什麼燒殺擄掠的事情他都不會生氣啊!」

  「還燒殺擄掠,真是嚇到我了!」看鯰尾一臉委屈又疑惑,鶴丸趕緊改口,「你知道當警察的正義感都比較強,我以為他會對你們嚴厲點。」

  「拜託!我和骨喰都二十四歲了!」鯰尾忍不住哈哈大笑,「不做奇怪的事情給他抓,一期哥還是像以前一樣很好的。鶴丸哥也是,好好和一期哥在一起不花心,他一定會愛死你的!」

  「呸!不要貧嘴!你才是趕快去交個女朋友,不要老黏在骨喰身上!你兄弟那麼帥,你破壞不少他的桃花運吧?」像以前一樣揉捏鯰尾的臉龐。鶴丸掩飾下內心的忐忑。

  這個時候,鶴丸還認為一期就只是弟控發作,對於弟弟受一點委屈都感到非常不悅的笨蛋哥哥而已,但藥研和博多……

  直到鶴丸出院,鯰尾開著一期的跑車來接他們。原先興致高昂地談起鯰尾趁網路大特惠訂了一盒超高級的菲力牛排,要一起回家享用時,坐在副駕駛座骨喰的電話突然響起來。

  接通了電話,骨喰嗯了幾句,最後掛掉通話和一期說道:「晚飯後我要回去加班,他說晚上要加強警備。」

  「為什麼又是晚上去加班?」

  此時車上新聞廣播的聲音響起,是在野黨黨主席自宣布參選總理後頻頻收到黑函。儘管鯰尾沒開螢幕,依舊可以聽到那聲音維持一貫溫柔、堅定,帶著恰到好處的自信:「我會加強警備,不受惡勢力威脅的,謝謝大家。」十足十的官腔。

  而這「加強警備」,也就代表鯰尾和骨喰兩個得繼續爆肝吧!看了看身邊明顯臉色不善的一期,鶴丸趴到前座,嘗試問道:「就請假吧?病假什麼都好,就說你進出醫院被傳染了。」

  沉默……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最後,骨喰嘆了口氣:「這是不可能的。」於是今天這頓晚飯,雖然有高級菲力和紅酒,但卻有些食之無味了。

  在骨喰和鯰尾離開後,一期如那次晚上,透過窗簾看著弟弟離去的身影,然後不再說話。

  就連鯰尾和骨喰的工作都可以牽動一期的心,何況是走上歧路的博多和藥研呢……鶴丸相當不安。粟田口一期真正隸屬外事第三課,那些資料,遲早會看到。

    「鶴丸?」在窗邊的一期感受到身後貼近的溫度,忍不住訝異的呼喚。

  環抱住對方的手收緊,鶴丸哼了哼:「嚇到了嗎?」語畢,又在一期側臉印上一吻,「不要太勉強自己呀一期哥。」

  轉過身,一期再次放任自己像個孩子投入學長的懷抱。他的臉蹭著鶴丸受傷未癒的肩膀,還聞得到藥布的味道,但是混著鶴丸的氣息,說不出的安心。

 

*******

 

  第二天鶴丸回歸工作崗位後,不是事先被報告追著打,也沒有一堆反省書要寫,而是先輩組長燭台切光忠給叫進了組長室。

  他當然知道是為了什麼。讓獅子王先告訴自己藥研和博多的事情,絕對不是為了瞞著一期,而是先探測一期的口風……

  不敢直接去問一期,鶴丸選擇在鯰尾那裡旁敲側擊,即使沒有得到太多的資訊,但鶴丸從這幾天一期的表現,依舊覺得他不太能承受這個事實。

  公安也介入不少近期走私毒品的調查,尤其又牽涉到外國人,遲早都要把資料上繳,而身為負責人的一期肯定會知道。

  看到鶴丸過來,燭台切光忠也不多廢話:「時限也差不多到了,我要是再把資料藏著不繳交,警察廳那邊怎麼想我可擔不起。」

  「我覺得一期會難過……」鶴丸有點遲疑,「但畢竟都是成熟的大人了,我覺得還是要相信他辦事的能力。」

  「如果你覺得沒問題就好,我不希望他到時做出過激的舉動。」

  「等等光忠,你怎麼覺得一期會過激?」鶴丸有點詫異。

  抱著胸思考一會兒,光忠答道:「直覺吧!這幾天的觀察,覺得他如果碰到很在意的事情,可能會做出一些很不帥氣的事情而已。當然我並不能下定論。」

  「我……」一瞬間的遲疑,但鶴丸最後還是點頭

  此時組長室的門被叩叩了兩下,推門而入的正是他們在談論的主角。看到鶴丸在場,粟田口一期訝異了一下,但隨即望向光忠:「抱歉組長,我上頭催促說還有一份成員資料下半部沒上交,是怎麼回事?」

  「在這裡,獅子王做複印和建檔花了一些時間,今天正打算拿給你。」雖然是好媽媽性格,但是在裝作若無其事時,還是顯得很到位。

  鶴丸明白光忠的打算,既然無法幫助對方,那也不打算把這件事點破更不會干涉,而是由一期自己處理。

  就某種程度也算乾脆俐落了,不愧是追求伊達男帥氣的典範呢!還在不安的鶴丸忍不住投了個崇拜的眼神。

  「謝謝,為什麼那麼久?」接過檔案,一期抽出來翻閱。接著,鶴丸和光忠都很清楚看到一期動作頓了下,然後停止在某一頁。

  「……藥研?」

  鶴丸擔憂地看著一期愣愣地唸出那個名字。果然翻到下一張時,他看到一期的神情凝固了,接著又露出茫然和恍神。

  「你們應該調查過我。」一期似乎覺得喉嚨乾啞,停了停,才又開口,「這兩個人,是我弟弟。你們應該是為了這個,才拖延繳交時間。」

  「粟田口……」

  「還是你們誰能告訴我,這是一場誤會?這兩人只是長得像博多和藥研,不是真正的他們!所以你們通通都知道了?只剩我一個被蒙在鼓裡?」有些崩潰的低吼,讓原本想伸手的鶴丸下意識縮手。

  「這件事情,要靠你們公安了,老實說我們管不到國外。」光忠說道,「我很遺憾,粟田口。」

  「抱歉,我失態了。」深吸一口氣,一期鞠了個躬,慢慢說道,「我會妥善處理這份資料,不會感情用事。」

  「一期,如果覺得不行,就把這份案子推掉吧!」鶴丸開口,上前一步抓住對方,望著那張變得有些蒼白的臉,「裡面牽涉到你的親友,警察廳會允許你退出調查的。」

  搖了搖頭,一期長吁一口氣,恢復鎮定:「我沒事。只是對於美夢彷彿要結束時,感到難過。」

  話雖如此,隔天鶴丸還是接到來自鯰尾幫一期請假的電話。他在裡面小聲表示一期哥回來後著涼發了高燒,現在吃了藥正睡著。

  那時的鶴丸正在轉著電視,看見在野黨主席身旁的保鑣沒有鯰尾,只剩骨喰時,也感到一股憂慮。

  「晚上我去看他吧?要帶點雜炊給他嗎?」雖然最近有些忙,但還是會準時下班的,他暗忖應該有買食物給一期的時間空檔。

  電話另一頭的鯰尾似乎想了想,答應說好。

  於是,鶴丸幹勁十足的想解決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報告,不料這一忙,立刻錯過了晚餐時間。等他看到了時間,慘叫著豁然起身,把今夜準備值勤的大俱俐給嚇了一跳。

  不爽的大俱俐伽羅立刻拍桌以示抗議,每次被鶴丸給嚇到的都是他!從警校認識開始時一直如此!

  「抱歉抱歉!我發現原來我可以加班到這麼晚,連我自己都嚇到了而已!」吐了吐舌,鶴丸說道,「我要去買晚餐和消夜,等等再回來陪你,你要吃什麼?我請客當作賠禮!」

  「燒鳥和唐揚……」頓了頓,埋首文件的大俱俐忽然又嚴肅的抬起頭,「不准放辣椒、少量七味粉,醬油量讓老闆決定!」

  他還沒忘記,在以前鶴丸幫他們出去買消夜時,這傢伙最喜歡亂點一堆奇怪的口味。超辣、醋溜是基本,鹹配甜、甜配鹹,或是其他古里古怪的組合,不管你想不想得到,鶴丸國永肯定想得到!

  所以請他買食物,一定要嚴格把空食物味道,不然怎麼被他整的都不知道。

  「欸——好啦!」失望的哀號很大聲,但鶴丸最後還是答應下來。

  他先去買了給一期吃的雜炊,記得離他所在的警視局分部不遠的地方,有一家雜炊做得很棒的店面。於是在老闆準備關爐的前一刻,買到了香噴噴的雞蛋雜炊。算了下時間,鶴丸先跑去他和大俱俐、光忠和以前仍在緝毒課的鶯丸最喜歡的串燒店叫了幾份大家愛吃的東西,這才往一期家趕去。

  臨走前,他看到一輛深紅的重機駛到串燒店門口,忍不住在心裡吹了聲口哨。這款帥氣的重機他在廣告DM看過,當初看得他和光忠、大俱俐心動不已,但是價格也讓他們心寒不已。

  車上的騎士還戴著安全帽,掏出的手機童趣的吊著「萊茵哈魯特」吊飾,但機款也是這季新上市的款式……有錢人真討厭!之後他一定要問問一期,這種手機加上重機總共多少錢!

  搭上地鐵飛快趕到一期的家,這次應門的不是鯰尾,而是骨喰。寡言的骨喰道謝後接過熱呼呼的雜炊,猶豫了一下,開口:「鶴丸哥要進來嗎?雖然一期哥又睡著了。」

  「很嚴重嗎?」鶴丸忐忑不安地問。他想過藥研和博多會給一期很大的打擊,但沒想到會讓一期直接病倒。

  搖搖頭,骨喰小小聲地說:「下午退燒了,洗完澡吃點茶泡飯才又睡。」頓了一下,他又說,「鯰尾做的鯖魚飯很好吃,高湯應該不難喝……」

  看骨喰似乎很努力想擠出一些話,鶴丸像以前一樣笑著摸了摸他的頭,「我知道了,一期會喜歡你們做的東西。高湯是你熬的吧?那肯定沒問題!」

  點點頭,骨喰努力思考的神情與十年前無異,由於他真的不太愛說話,每次開口前都會露出一抹苦思的神情,「一期哥,工作不順嗎?」

  鶴丸知道骨喰的觀察力向來優異,多少看出一期的窘境。

  「他很優秀,工作做得很好、我想沒人會說他不是優秀的警察。」鶴丸拍了拍骨喰的肩,「好了,我也該回去了,我的串燒應該烤好了。明天再和你聊!」

  揮了揮手,鶴丸離開了一期的家。快速返回串燒店拿走了訂好的串燒,興沖沖的回到分部,準備用串燒當作動力,讓自己快點解決手上的急件。

  「親愛的小俱俐!我買了很多你愛吃的東西!全部正常口味!讓我們今晚一起相親相愛加班到——」

  「你不是警察嗎!快點幫我處理這件事啊!」一個焦急的女聲蓋過了鶴丸愉悅的呼喚。

  「警察先生!明明是這個女人的狗衝過來的!我的車只是擦撞一下!」另一個年輕的男聲忿忿不平,「這分明是訛人!」

  「兩位,我們這裡不是——」

  「你憑什麼說我是訛人啊!你這個撞了我心愛狗狗的混帳!你賠得起嗎?」那個女聲爆發更尖利的尖叫,蓋掉大俱俐的聲音。

  「你這個女人怎麼那麼不講理啊!我的機車才是被一堆血沾上,妳才賠得起嗎?」男聲也是氣憤難當。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推開辦公室的門,鶴丸看到一男一女正兇悍的對峙。男的有著一頭紅髮,圍著時尚的圍巾。另一名則是金色長髮飄逸,穿著漂亮長裙的……不是女性,這個人不該是女孩子——

  「亂?信濃?」鶴丸錯愕的喊道,「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正在吵架的兩名年輕人一悚,驚詫的轉過頭看向鶴丸。還不等大家說什麼,整個大樓倏然停電,伸手不見五指。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