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Hello win(鯰骨/輕微一鶴)

1. 雖然沒踩到死線,但是依然萬聖節快樂~

2. 此篇採用鯰尾結尾的後續,但沒看過不影響觀看此篇

3. 初代審神者逝世,接任的二代目是男性(初代的孩子

4. 因為是且寄的後續,所以有輕微三日月特別疼寵骨喰傾向

5. 骨喰品味略奇葩注意(骨:漫威很帥

6. 建議大家去看看史蒂芬金的,可更方便理解(欸

7. 題名請別計較,亂取的XD以上沒問題?小甜品下收~


Hello win(鯰骨/微一鶴)

 

  大概從二代目接任開始,十月萬聖節活動就已經成為本丸的定番了。鯰尾是不介意審神者每次都喜歡搞些節慶活動,但對於鬼月、萬聖節是有點抗拒的。

  不是審神者的問題、也不是節日的問題,而是......某把老前輩刀。第一次聽到「扮鬼」、「可嚇人」的節日後,鶴丸國永可說是狂喜亂舞,拉都拉不住。誓言要把整個本丸變成他的戰場。今年鬼月,早已悉知鶴丸驚嚇計畫的伊達成員,非常有志一同的用枕頭仗這藉口把這把白白的太刀給抓住,悶頭揍了一遍,接著轉交給一期哥處理,好讓他沒力氣搞怪。

  萬聖節本該是小孩子的活動,今年審神者很隨意地取了個名字叫「Hello win」,其實就是小短刀和脇差們去和打刀以上刀種去要糖果,要到糖果最多的、以及裝扮票選最恐怖的最後贏家,可以各獲得審神者從現世帶回的超好吃點心一個月份。

  因為太好吃了,加上万屋怎麼樣也訂貨不到那種點心,一直以來,大家都是卯足勁兒爭奪最大獎品。

  今天早上,鯰尾才拉著骨喰起床,就看到一隻臉色發青、雙手平舉、身體僵硬的殭屍在門口不自然的彎向他們,扯出一個詭異的微笑:「早安!」

  走在前面的鯰尾「哇喔」大叫一聲,很快藉由陽光鎮定下來,但是跟在後面,還半夢半醒的骨喰可沒那麼清醒了,在陰影下看見那張貼符的怪臉,差點一聲「突擊」一拳出去。好在鯰尾及時攔住,才沒讓骨喰讓拳頭真正往那張鬼臉招呼。

  「誰?」因為被鯰尾用夾抱的姿勢鎖住差點衝出去的身體,骨喰只能倚在兄弟懷裡,小聲地問。

  「還有誰,是鶴丸殿啦!」

  門外的鶴丸國永刻意壓低聲音,讓自己顯得怪腔怪調:「我不是鶴丸國永,是跳跳鶴!Trick or treat!」

  「跳......聽起來很可愛。」

  「同意。」

  「怎麼會!」聽到明顯不同的意見,鶴丸忽然著急了起來,「你們大哥明明說很符合氣氛的!」

  「我想一期哥怎麼樣都會順著你的話說。」鯰尾誠懇的表達,「的確很符合氣氛,和弟弟們一樣可愛。」

  「可惡!我要找一期算帳!」轉過身,還不忘自己扮成殭屍的鶴丸很快的用跳跳跳的方式離開了,忘了自己來找這對脇差兄弟要糖搗蛋的事了。

  今天沒有內番,鯰尾和骨喰只能無言地看著鶴丸跳走,才如往常那樣牽著手去梳洗、吃早餐。

  為了晚上的活動,很多刀都已經換上了各種裝束。雖然是負責給糖的大人,但有些刀——例如鶴丸——也是會跟著打扮一番。

  和骨喰一同落座,大喊開動後,挾著煎蛋的鯰尾左右張望一番,發現沒看到一期哥和其他幾個弟弟。

  早餐還擺在桌上。一向守時早到的一期一振,居然沒有過來吃早餐?莫非是真的被鶴丸殿絆住了?

  「藥研,你知道一期哥在哪嗎?」拍拍對面桌子的弟弟,鯰尾好奇的問,「不會被殭屍纏住了吧?」

  「你怎麼知道?」藥研一挑眉,「不過也不能完全算是,亂他們說要給一期哥一副不一樣的打扮,忙了很久,接著鶴丸殿似乎打算從窗戶跳進來,然後絆倒在房間了。」他聳了聳肩,「場面有點混亂,但還算控制得住。」

  「一期哥要扮什麼?」骨喰抬頭問道。一期一振的角色扮演都是由著弟弟決定的,自從幾年前的吸血鬼大受好評後,就一直維持吸血鬼貴族的形象。

  「這個嘛!美國經典恐怖小說的鬼怪。」從旁邊拿起一本厚厚的書,藥研遞了過去,「主上借的,最近大家很迷這本,連電影都看了。」

  粟田口兄弟有點小祕密,就是他們其實都是恐怖故事的愛好者,睡前都喜歡分享恐怖故事,聽說就連正經穩重的一期哥,也拉著鶴丸殿睡前看了不少「世界奇妙物語」,把一向愛搞怪的白鶴嚇得猛往戀人懷裡鑽。

  「還沒看過。」骨喰翻了一下,但很快就失去興趣的遞給了鯰尾。對於恐怖片,骨喰藤四郎其實很傳統,偏好仍是日式鬼怪。

  事實上,刀劍付喪神本來就是最傳統的大和鬼怪吧?這個本丸除了審神者,本來就是住了一群鬼,怎麼大家都偏好打扮成外國鬼呢?骨喰自己也有點不明白,但也不是很想明白。過了這麼多年,對於戰事以外的其他事物,他仍然沒有思考得很深刻。

  儘管已經過去很長一段時日,一代目也過世了。但骨喰還記得當時三日月用微笑告訴他,不用想那麼多,遵從自己的心。

  吃完早餐,陪著鯰尾四處打混一下,他們也準備去換上衣服,展開晚上的活動。雖然不喜歡國外恐怖片,但這次萬聖節裝扮,骨喰很滿足。主上應他的要求,替他準備了一套「Iron Man」,不管是胸前核子反應爐,還是攻擊時由掌心發出的衝擊光束,一切都讓骨喰覺得帥呆了!

  起先鯰尾很反對他這樣打扮,但主上說了「沒問題」,以及一旁的三日月微笑表示:「骨喰這樣穿會很帥氣吧!」

  兩相加乘,都讓骨喰不理會鯰尾發出彷彿被踩到腳的怪叫,加深他要裝扮成鋼鐵人的決心。

  無法和骨喰一起裝扮成黑白無常的鯰尾沮喪了好一段時間,但裝扮換成死神後,鯰尾揮起鐮刀的架式兇悍,彷彿揮舞著以前還是小薙刀的本體。照這個氣勢來看,也許鯰尾有機會拿到「恐怖獎」的點心。

  從房間出來時,跳跳鶴依然滿本丸到處亂跳拉票,但一期哥依然沒有出現,只有陸續幾個弟弟已經挨家挨戶開始拜訪大家拿糖果。

  在鯰尾幾分不願意下,他們還是先去敲三条的門,因為兄弟倆都很清楚,只有從這裡,他們才能獲得壓倒性的糖果數量。說穿了,糖果比賽就是看這些大人對孩子們的偏愛程度。

  「Trick or treat!」

  門緩緩被拉開,骨喰以及鯰尾一瞬間驚呆了。裡頭坐的是一名身穿華服的......女子?長髮飄逸、摺扇半掩,眉角間笑意彎彎,但就是美得讓人屏息。

  「唉呀!原來是骨喰和鯰尾呀!那怎麼捨得你們搗亂呢?都拿去吧!」拾起旁邊的竹子遞了過去,回過神的鯰尾與骨喰才發現,竹子上插滿了各種棒棒糖。

  「不夠嗎?還是骨喰要蓬萊玉枝?火鼠裘?或是龍首之玉?想要什麼爺爺都......不,妾身都可以幫忙弄來喔!」

  「不!不用了!這樣就夠了!非常感謝!」趕緊拉著骨喰彎身,兄弟二人致謝後,扛著竹子離開了。

  只是鯰尾看了之後有點悶悶不樂的,偏頭看向骨喰,對方卻因為鋼鐵人面罩,完全看不出表情——啊,不過平常的兄弟就很難有什麼表情了。

  要了一輪糖果,最後趕在次郎太刀想偷吃前拿到了他的酒心巧克力。他們依然沒看到一期一振,只是又碰到到處跳來跳去的「跳跳鶴」。

  「鶴丸殿,你有看到一期哥嗎?」

  「沒!沒見過!」提起一期一振,他就一肚子的羞憤。他要跑去粟田口通鋪時,因為窗櫺過高不小心絆倒了,結果那個傻大哥一把把他攬進懷裡查看傷口就算了,居然還像哄小孩一樣,呼呼、吹吹、親親他拐了一下的腳,溫柔的說:「不哭不哭,痛痛飛走囉!」

  誰哭了!在一群短刀的強勢圍觀下,鶴丸國永尷尬到不行。很快一腳踹了一期一振,趕緊跳走了。

  「那是什麼?」此時,骨喰的聲音透過面具傳來。隨著他的指向,鯰尾和鶴丸轉頭看向了清光和安定晾床單的方向。

  這個時間,本丸還很明亮,一顆紅色的氣球冉冉升空,在忽然寧靜下來的本丸中,分外詭異。

  「國俊!那是什麼?」明明和螢火蟲有相關,卻不知為何打扮成扇貝的螢丸好奇開口。

  「欸?是小丑嗎?」穿著龍蝦裝扛著鍋子的愛染伸長脖子張望。

  白色的床單被風拂起一角,一名小丑緩緩抬起頭。不知是哭還是笑,已然看不出真面目的誇張妝容,讓看到的人心中全打了個突,不由自主的感到一股寒意,全都打了個冷顫。

  「怎麼了?怎麼一群刃待在......」從房間走出來的審神者還沒和走廊的大家打完招呼,立刻瞄到床單後彩色的身影,接著很誇張摔倒在長廊上。

  「不不不不會吧......我的本丸會有這種東西哈哈......這不是德利鎮啊......難道從下水道游過來的嗎......」

  「那個應該是我們之中的誰扮的吧?兼先生,我有點害怕。」

  「別別別怕啊!我會保護你的!」

  剛來的堀川以及和泉守兼定明顯不安的聲音徹底點燃審神者的驚恐。只聽他已經拋棄身為大男人的自尊,尖叫起來:「長谷部!長谷部——」

  審神者的尖叫明顯引起「牠」的注意,趕忙穿過床單之間,上前了幾步,開口問道:「主上,您還好嗎?」

  聽到那個溫和的聲音,鯰尾、骨喰瞬間放下心來。也對這次兄長肯為弟弟樂趣如此犧牲形象感到敬佩,而鶴丸則暗自嘀咕又被對方給嚇到了。

  然而看到「牠」靠近的審神者卻沒有聽出那是誰的聲音,繼續慘叫著:「不、不要過來!長谷部!護駕——」

  「是的!主上!一期一振!你怎麼可以連主上都嚇!不要鶴丸國永的口水吃多了傳染到他的壞毛病!」

  「喂!為什麼會扯上我啊!這次異議阿哩!」

  「隆重獻映,讓我們介紹,It期一振。」明顯扮成黑執事的藥研轉了出來,他的聲音很棒讀,但配合審神者一個大男人驚恐的尖叫,已經宣告恐怖獎的得主是誰了。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