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進坑(一期鶴)下

1. 我知道大家都忘了這篇了,讓我們回顧<進坑>上篇: http://hikaru920.lofter.com/post/1cd7e8b7_fa5b51c 

2. 坑坑相連到天邊(咦

3. 一期很神秘(?)不要問我(欸

4. 無法預測他們何時開始交往(欸

5. 總之這坑我填掉了XD





進坑(一期鶴)下


  鶴丸睜開眼睛時,嗅到了泥土陰暗潮濕的味道。

  心底倏然發緊,睜開眼是不見天日的黑暗、周遭冰涼如同墓地,呼吸不自覺急促起來,在鶴丸幾乎要叫喚出聲,一隻溫熱的手掌放在他的肩膀。

  「安達大.....」

  「是我。」

  聽到那堪稱溫和的聲音,所有記憶立刻回籠,鶴丸瞬間鬆了口氣:「啊,一期呀,現在幾點了.....」

  「六點左右,弟弟們大概六點半會回來,也差不多那個時候開飯,最晚應該七點他們會找到我們。」一期一振預測了最壞的可能性,但評估燭台切光忠可能會提前來喊鶴丸晚餐,他並不太急,「你剛剛噩夢了?」

  「啊?喔.....也不是什麼噩夢.....」意識到對方轉移話題,鶴丸答得有些含糊。抓了抓頭,又用力眨了眨眼睛,太刀的夜視並不好,他現在只能隱約辨別一期的輪廓,讓他有些困擾。

  「稍微閉一下眼睛再睜開,這種暗度適應一下還是勉強可以看到的。」原本搭在鶴丸肩膀的手轉而遮住了他的眼睛。暖暖的熱氣蓋在眼皮上十分舒服。

  「唔.....」感覺到身體被放倒,鶴丸有些不自在。

  「今天天氣不錯,已經出現星星了。」

  感受到手掌的離開,鶴丸眨了眨眼,望著上方的天空。不是很暗,卻能望見幾許亮點。

  「真美!」不是以往所看到的滿天繁星,稀稀疏疏的星斗卻在這時別有一番雅趣,鶴丸忍不住感嘆。

  轉過頭,他已經能辨別一期的輪廓,以及他臉上大致的表情。此刻的一期一振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這是弟弟們教我的。」

  「怎麼讓眼睛快速適應黑暗的方法?」

  「還有看傍晚出現的星星。他們說看到第一顆出現的星星,會獲得幸福。」

  啊,不愧是本丸第一弟控呢.....這種小孩子的童言童語、家家酒的玩笑話也相信。

  「幸福啊.....真是不錯的字眼,那麼我就先收下今天的幸福,準備用到明天啦!鶴丸國永的『超級吊掛驚喜』明日登場!吊人機率一定上升!」

  「為什麼鶴丸殿會那麼致力於讓我掉下來呢?」

  「好玩啊!我還致力於讓你們被吊起來呢!驚喜吧?」

  「因為自己一個人很寂寞,所以想要人陪嗎?」彷彿沒聽到鶴丸略顯匆促的答話,一期再度說道,「的確,在這坑底獨自一人,是很寂寞的事。」

  「不.....我並.....」

  話還沒說完,輕微的熱氣拂上面頰,同時間,嘴唇傳來柔軟溫熱的觸感,僅僅一秒。但足夠讓鶴丸失去思考力——

  「你、你.....一期一.....你.....」沒人能想到,向來慣會胡說八道的鶴丸國永會結結巴巴的完全說不出話來。

  凝視著一期在黑暗中閃閃發光的琥珀色雙瞳,鶴丸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一期!鶴丸?太好了!你們在這裡!」

  「一期哥!鶴丸殿!」

  「太好了!找到一期哥你們了!」

  坑頂忽然吵雜了起來,帶著燈四處尋找他們二刃的刀劍男士們,看到一期與鶴丸後,瞬間放下心來。

  「真是的,這坑是鶴丸你挖得沒錯吧?要整一期整到連自己都掉下去,算什麼啊.....」忍不住發揮媽媽性格碎碎念著。用繩梯把一期和鶴丸拉上來後,光忠拍了拍鶴丸身上的塵土,這隻鶴已經從白鶴變灰鶴了,最好先趕他去洗澡再去晚餐,燭台切光忠可不想鶴丸一身髒去吃飯,弄髒了他昨天才吸好的榻榻米。

  「鶴丸國永!這坑你自己處理!不許給主上造成任何困擾!」一同過來的長谷部氣得吹鬍子瞪眼,他也曾一時不察落入坑中,至今想來他仍視為刃生之恥。

  不敢去看一期一振,鶴丸只能繼續和好友及長谷部打著哈哈:「好啦好啦!哪次不是我填平的?」

  「還敢說!信不信我馬上罰你七天不準出房間!」

  「別啊長谷部!這樣我和小俱俐會很困擾的!」

  「喂!現在是全世界都在嫌棄我就是了!」

  「我不嫌棄呀!」年輕的聲音突兀的插進來。全部的人停止喧嘩,一致的看向牽著弟弟們,笑盈盈的一期一振。

  「哇啊.....真、真是嚇到我了.....一期你、你也學會開玩笑了呢.....哈哈.....」結結巴巴的說完,鶴丸尷尬的望著對方。

  一期一振卻完全不以為忤,笑容比平常溫柔,也比平常耀眼——

  不用幾天,鶴丸立刻明白了一期一振那笑容背後的意義。

  戀愛、傾慕、鍾情.....什麼字眼都好,簡單來說就是.....

  「嘿,阿鶴,一期一振是不是在追你?」吃著藤四郎送來的糰子,太鼓鐘貞宗頗為愉快。因為和鶴丸國永交好的關係,送給鶴丸的糰子中,他很自然的也享有一小份。

  不得不說粟田口一家出手就是闊綽,買個點心都非常豪邁的包下店內全部的特上,其餘不要。他們送來的糰子,自然滋味上等。

  太鼓鐘貞宗曾好奇他們錢怎麼來的,最後是被博多藤四郎一臉的「不可說」給打發回去。對於這點,太鼓鐘也不是特別好奇,反正只要他們家阿鶴持續散發吸引粟田口大哥的費洛蒙,他就很開心了。

  「我不知道.....」鶴丸咕噥,但明眼這是違心之言了。咬下糰子,甜蜜的滋味盈滿口中,甚至沁入心坎。

  自從那次落坑事件,本丸中誰不知道粟田口的一期一振在追五条的鶴丸國永。就連三日月宗近也在當晚得知此事,還在晚飯後笑著說:「恭喜恭喜,鶴總算有破處的機會了!」

  要不是大俱俐拉著,鶴丸差點追著最美之劍,預備把那欠揍的笑容給報打一頓。誰是處啊!嗯咳.....好吧,他千百年來沒有過伴侶倒是事實.....不過那是潔身自好!在情感方面,鶴丸意外看得認真。

  一期一振的愛慕,沒有明說,但透著行為完整的傳達過來。內番時總是同組、出陣被安排到了同一隊、比以前多更多的攀談,以及時不時的饋贈。甚至在幾天前,他還受邀加入粟田口的枕頭仗比賽中。

  雖然對枕頭仗有點心動,但鶴丸還是婉拒了。他還沒想好,仍舊有些混亂,不懂一期一振為什麼突然表示好感。

  該不會那個坑.....讓一期摔壞腦子了吧?抱著這樣忐忑的心情,鶴丸雖然嗑掉了一大堆肯定會消化不良的糰子當消夜,卻無法把一期一振的追求看得很真。

  就在早上,鶴丸發現他的「吊吊樂」全部失效,吊住的不是本丸任何一把刀,而是一封封和歌情書和一串串紙鶴。

  一期一振的手不巧,編織之類的細活都是交給弟弟們完成的,就連幫主上買禮物打蝴蝶結都是交給手巧的鯰尾和亂去幫忙。

  唯一稱得上厲害的細活,只有.....有一次主上買了一盒櫻桃,他們不知怎麼就說到用舌頭幫櫻桃梗打結的事情。全場唯二會的,就只有三日月和一期一振。還被主上懷疑他們倆是不是一起練習過。

  當然這項猜測,遭到兩刃的嚴厲否決。傳說中的夫妻刀,似乎並沒有很想和彼此搭上關係。

  然而就是這麼手不巧,只有嘴巧的一期一振,卻為鶴丸折了一隻隻長腳的紙鶴,雖然不是那麼完美,幾隻還有重折的痕跡,那幾隻被吊在樹上的紙鶴依然可愛,甚至勾起鶴丸的好奇。

  還有那幾封和歌,詞藻華麗,內容貧乏——那是歌仙兼定對一期一振詩文的評價,然而貧乏的內容,直白的彰顯他對鶴丸單純的愛慕。

  被追了呢,還是被年齡比自己低的.....雖然本丸中也沒多少刀劍比自己年紀來的大就是了。

  但是一期一振,為什麼會注意到自己設陷阱的位置和手法呢?明明不管是挖坑還是吊繩,他都有信心不被偵查極好的短刀和脇差察覺。

  這個問題困惑了鶴丸一整天。直到夜深人靜,他依舊為了這件事情,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所謂的驚奇,如果被發現手法,那就沒有驚喜感了。一期一振發現了他的手法,那不就一點都不好玩了嗎?而且他一點都不知道手法是怎麼被一期給破解的!

  心中帶著困惑,鶴丸國永也不想一直乾躺著,只能輕手輕腳的,在不踩到睡相和自己一樣差的小貞的狀況下,偷偷溜出了伊達房。

  今晚沒有月色,但是主上換成了雪景。皚皚白雪在小燈的照耀下,顯得格外潔淨可愛,地面的積雪,似乎也很適合做雪坑。

  還來不及思考熬夜做個坑的效果如何,他就已經看到坐在廊下,明顯在賞雪的修長身影。

  意外又不意外,不是那個老是因為年紀大而睡不著的三日月,而是一期一振。與此同時,對方似乎也看到他了,笑著打了招呼:「鶴丸殿,夜安。」

  知道躲不過,鶴丸也大方相迎:「怎麼自己一個人?你弟弟呢?」

  「都睡著了,捨不得吵醒他們。」看到鶴丸走來,一期一振不知從哪兒變出另一個小酒杯,替鶴丸倒了一點溫酒。

  盤子上除了一壺溫酒,還有一盤糰子,和送給鶴丸的那盒正是同一種種類。鶴丸也沒說過,一期買的特上糰子是自己最愛吃的。

  「鶴丸殿還要吃一點嗎?記得您很喜歡這種糰子。」一期溫柔的笑道。

  「為什麼你會知道?」鶴丸一驚。

  微微勾了勾嘴角,一期沒有回答,讓他顯得越來越深不可測。

  心中感到忐忑,鶴丸忍不住又問道:「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坑洞挖在哪裡、哪裡設了吊人陷阱?」

  「別擔心,鶴丸殿。」一期一振溫言,「我並不知道您的坑洞挖在哪裡。至於吊掛陷阱,只是我比較善於觀察罷了。」

  「騙人!」

  「不是騙人喔!因為我打定主意要追鶴丸殿了,多多觀察您是自然的吧?」一期一振微笑,「還沒看出來嗎?我愛慕著您。」

  微微脹紅臉,鶴丸努力瞪著對方:「騙、騙人.....不然你倒說說,為什麼你會突然愛上我?」

  「為什麼嗎.....」

  溫熱的氣息越湊越近,為了不讓自己氣勢減弱,鶴丸只能硬著頭皮不閃不避,直到唇上貼上帶著酒氣的溫軟,然後,體會到了什麼叫「能用舌頭將櫻桃梗打結」的吻技。

  輕柔的吮吻,慢條斯理地的探入,撬開牙關,一遍遍像是品嚐美味的糖果一般,掃過口腔每一個敏感處,最後含住舌尖輕輕一吮,帶來彷彿觸電般的酥麻。最後退開,留下帶著酒香和甜味的餘韻。

  「如果鶴丸殿想知道,那就試著再讓我落入您的陷阱如何?」一期一振的笑容份外燦爛,帶著介於挑釁和挑逗的狡黠。

  「不要小看我了!」明明沒喝酒,鶴丸國永卻覺得雙頰發燙。一股彷彿輸掉的感覺,讓他非常不服氣。

  感覺就像,落入一期一振挖的坑洞中了.....落入一期一振的陷阱?才沒有!他會努力再讓這個微笑王子,再次掉入自己陷阱的!


评论(3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