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古堡貳曲(一期鶴/鯰骨)吸血鬼paro測試06

1. 對不起,太忙晚更了QQ

2. 以後若是太忙,可能會考慮雙週更

3. 總之,開始朝我想要的部分開始進展了XDD

4. 小叔叔,究竟如何?

5. 鶴丸打開新地圖(咦

6. 若大家還喜歡貳曲,歡迎留言給我知道,你的留言是更新的動力,謝謝大家XD

7. 下次副標題副CP好像又要改另一個配對了





古堡貳曲(一期鶴/双狐)吸血鬼paro測試06


  「鶴丸君快住手!」小狐狸跳了出來,迅速撞倒了鶴丸,同時也被篇歪軌道的刀給劃傷了皮毛,然後被甩到一邊。

  一期一振皺了皺眉,一揮手立刻讓強大的氣流灌入室內開始盤旋,「失禮了,你們先撤退。」

  因為氣流而在空中翻好幾個圈的今劍抱住小狐丸,慌張問道:「等等!你要幹嘛?」

  「砸了整個東都地區都要救出鶴丸!」說罷,氣壓凝結的砲彈開始往結界狂轟。

  「給我等一下!我們沒有疏散人潮!」

  「一期哥!」鯰尾藤四郎的聲音這時如救星般響起,黑色的人影如同小閃電一般闖入了倉庫,「冷靜!我和骨喰來救鶴丸哥!」

  「鯰尾,在不造成大規模傷害的狀況下,你能破壞多少結界?」骨喰這時也閃現趕到,後頭跟著後藤藤四郎和厚藤四郎。

  「大概一道口子,半秒而已。」

  「夠了。」骨喰偏過頭,立刻又閃到了一期一振身前,單膝跪下,「一期哥,請讓我來救鶴丸哥。」

  「你可以安全救出鶴丸嗎?」

  「可以。」

  「小叔叔!小叔叔!鶴丸哥醒醒——一期哥不好了!」鯰尾慌張地叫了起來,「鶴丸哥好像很不舒服!」

  鶴丸再度抓住了鳴狐的腰刀,但這次沒有行動,而是跪在地上,似乎在忍耐什麼,撐住身體的左手按在地上,因為疼痛而扭曲的手指和粗糙的地面磨擦留下一道道淡淡的血痕。

  一期一振一瞬間露出不捨的表情。但很快又恢復嚴肅,下達命令:「骨喰,快去!」

  「是。」立刻起身,骨喰喊道,「鯰尾,攻擊結界!」

  「好的!」接過骨喰扔過來的一把大脇差,左手幻出自己的小脇差,鯰尾躍起,帶著閃電用力的劈向結界——

  一旁的骨喰深吸一口氣,接著在鯰尾劈出一道口子時,閃身從突破口進入了結界內。

  「兄弟!」落下的鯰尾錯愕的大喊一聲。但這時骨喰已然跑到結界內,不顧身體擦過結界留下的細傷,他先是衝過去探了探鳴狐的鼻息,接著轉身用力破壞法陣中心。

  法陣的自我保護機制開啟,骨喰立刻遭受到鳴狐之前的對待,但他顯然有了準備,在被力道攻擊時,都巧妙的掩護自身或借力化開,所以沒受太大的傷害。

  「兄弟你在幹什麼!你不是說你會聯合我的攻擊破壞掉整個陣法!」鯰尾驚恐地大吼,「快給我出來!」

  骨喰彷彿沒有聽到,藉著攻擊安全落地後,低低喊道:「找到了......」避開其中一點,準確沒誤觸保護機制,將血刃插入陣法中央,又立刻伸手去拉鶴丸。痛苦中的鶴丸粗暴甩開他的手,接著抓著鳴狐的腰刀往骨喰桶去。因為意識不清,鶴丸的速度對血族來說一點都不快,然而骨喰連閃避都不閃避,讓腰刀沒入自己的身軀——

  「小骨!」鯰尾尖聲喊出骨喰舊名,發狂似的衝上去破壞結界。這次結界不像剛才那樣牢固了,在鯰尾施放電擊下,開始慢慢崩盤。

  「骨喰!你在幹什麼!」另一個聲音猛然喝道,隨著另外四個人到來,為首的三日月先擋住了後方三人,瞪向一期一振:「你們在做什麼!」

  「別妨礙我們。」

  隨著一期一振那麼說,後藤和厚閃到三日月宗近身前,明顯意圖在他行動前擋住他。

  陣法中的骨喰雖然流了一地的血,但表情冷靜,就著鶴丸的手將刀拔了出來,血液填滿了法陣,結界立刻消失不見。

  後藤和厚見狀,馬上衝上前,迅速且小心的將鳴狐移開,而骨喰緊緊抓住了還在掙動的鶴丸,然後將他一把推到趕來的一期一振身上,最後摀著腹部跪下。

  「鶴丸!」

  倒在他懷裡的鶴丸因為痛苦而不斷掙扎低吼,力氣之大讓一期一振也險些抓不住。他想要抱住鶴丸安撫,腹部卻被給予重重一擊。悶哼一聲,一期一振顰起眉,然而他並沒有防禦的動作,而是任由鶴丸又一個攻擊打到自己身上,失手放開鶴丸,差點跪倒在地。

  「一期哥?」

  後藤和厚將鳴狐交給小狐丸。衝上前,想要抓住鶴丸,卻被他詭異的力道給狠狠甩了開來,往旁邊退了好幾步。

  不理會身旁弟弟錯愕的呼喚,一期一振站起身,再度抓住了毫無神智正持續發狂的鶴丸,「抱歉,我是那麼沒用的男人,總是保護不好你......」在鶴丸第三次攻擊襲來時,迅速敲暈對方。

  後腦遭受重擊的鶴丸瞬間昏迷,軟軟靠在一期一振懷中。在昏過去的那一剎那,一期一振似乎看到他瘋狂的眼中閃過一絲清明,嘴唇微微掀動著,似乎在說:「對不起......」

  「是我對不起你......」緊緊摟著鶴丸,一期一振輕聲道,「我對不起的人,有太多了......」

  「你的確對不起很多人——骨喰!」三日月的聲音從一期一振身旁掠過。他很清楚,比起已經安全的鶴丸,三日月更關心誰。

  骨喰靠在鯰尾身上,蹙著眉頭,而鯰尾則是慘白著一張臉,顫抖著快昏過去的模樣,「兄弟......你絕對是超級笨蛋......」

  「骨喰,如果不介意。我的血也許可以讓你好過一些。」三日月朝著骨喰伸出手,似乎嗅到了孰悉的香氣,骨喰很明顯打了個顫。然而三日月還沒碰到對方,卻立刻被鯰尾一把揮開。

  「不要碰我兄弟!囚禁犯!」露出明顯警告的利牙,即使和三日月無關,但焦急讓鯰尾有點失去理智。

  「鯰尾,不要亂來......」譴責的輕推一下兄弟,骨喰的傷口已經在恢復了,但是失血過多,還是讓他虛弱不少。

  血液的香氣誘發的他的食慾,他遲疑地搭上三日月伸來的手,在三日月追加一句:「我自願的,你不要有心理負擔。」終於妥協。

  「失禮了,不會吸乾你的......」

  原本三日月預計是要讓骨喰咬他的手臂,但骨喰卻搖搖晃晃的靠到他身前,親暱的靠上他的頸部。

  熟悉的重量和觸感,以及......微疼感。一瞬間恍若隔世,他拍了拍靠在脖頸的腦袋,「我知道,你慢慢來。」

  這時,忙著叫救護車、指揮讓人抬擔架過來抬走鳴狐的今劍轉頭一看,差點沒從空中跌下來。

  讓小狐丸跟著醫護人員衝出去,今劍瞪著三日月的背影,只想大罵:你弟弟剛才都快昏過去了、我們都要忙死了,只剩你還有閒情逸致在這邊泡老情人!

  「今劍。」送走了擺明要和鳴狐生死相隨的小狐丸、和老情人親近的三日月不動,唯一工作的岩融總算到場,「我確定了外面沒有傷者,粟田口家的也讓小狐送去了,還有......」

  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今劍說道:「我最愛你了,岩融。」

  拍了拍今劍的頭,岩融朝一期一振喊道:「粟田口,鶴丸交給我們吧!先帶他去醫院檢查。」

  「不用了。」一期一振打橫抱起鶴丸,平靜的說道,「他不需要檢查,我先帶他離開。」

  「你不能就這樣帶鶴離開。」三日月邊說,邊單手按著被咬過的頸側。而補充過血液的骨喰摀著嘴,在一期一振視線投向自己時,似乎有點心虛的低下頭。

  沒有理會三日月,一期一振反倒問向骨喰:「為什麼用那種方式破陣?」

  「因為陣法需要足夠的血液......」骨喰頓了頓,「他會吸乾鶴丸哥和鳴狐叔叔的血,但加我的,就夠了。」

  那是一種會把陣內人變成活死屍的陣術,陣法運轉時,已經鎖定了鶴丸和鳴狐,再加上第三者,就能讓運轉條件「滿溢」,自然就會停止。比起一期一振打算依靠自身力量從外部砸壞的做法,骨喰覺得自己的方式更有效率也更安全。

  「為什麼不告訴我......」

  「鯰尾?」

  「為什麼不告訴我啊!這種破解的方式為什麼不和我說!省得我在那邊瞎操心!我還以為你要再次死在陣法裡了!」鯰尾瞪著骨喰的雙眼含著淚水,渾身氣得發抖,「你被鶴丸哥捅一刀我都以為你要死了!你死了我有什麼意義待在這個世界!」

  「鯰尾,我......」

  「骨喰是大笨蛋!」怒斥隨著一個巴掌落到骨喰的臉上。

  骨喰的臉微微偏向一邊,錯愕的甚至忘記跟上轉身跑走的鯰尾。反倒是後藤和厚趕緊圍上去,「鯰尾!你發什麼瘋!」

  然而可稱為藤四郎中第二把交椅的鯰尾藤四郎,卻在幾個起縱後閃過了弟弟的攔阻,朝著夜色飛奔出去。

  「現、現在什麼狀況?」被晾在一旁的伊達三人組驚恐的問道。

  一期一振依然沒什麼表情,轉頭吩咐:「後藤,跟著鯰尾,別讓他中途做什麼蠢事就好。」

  「好!」

  低下頭,一期一振看向骨喰,「我應該要感謝你救鶴丸的。但你這次的行為,我也稱讚不起來。我想救出鶴丸和小叔叔,但也不代表可以隨時犧牲掉一個弟弟。」

  「是......」

  「骨喰,恢復體力、養好傷後,就先在協會附近待命,以及保護他的同事們。」無視其他人疑惑的神情,一期一振繼續交代著,「厚,你跟我來。」

  「是。」

  和厚藤四郎一起答應,骨喰一方面擔心著鯰尾,另一方面卻又因為一期一振這次不是帶著他,而稍微有些失落。

  「喂!你要帶國永去哪?」

  「放心,不是讓他回北地區。現在的他,人類多的地方比較適合。」對臉色不善的大俱俐伽羅正眼也沒瞧一下,一期一振輕輕撥著鶴丸沾了塵土,不是那麼亮潔的頭髮,「三条還有個石切丸在神社對吧?」

  「石切?你怎麼問起他?」

  「那麼,我把鶴丸帶去神社。」話說完,兩名血族已經不見蹤影。

  「等等!粟田口一期一振你——」

  身體一晃,攔阻了似乎很想追上去的岩融,骨喰帶著一點精神不振,語氣也很平板:「一期哥不會傷害鶴丸哥。」

  「我們當然知道他不會傷害小鶴丸!重點是他到底要幹嘛?」今劍降落停在骨喰身前,「拜託你們說清楚一點吧!」

  「鶴丸哥沒有血族的味道了。」骨喰說道,「但還殘留詛咒,所以帶他去神社......」

  今劍露出一臉「我放棄」的表情,推了三日月一把:「你的前女友,你來溝通!」

  微微勾了勾嘴角,三日月看向情緒有點低落的骨喰,「你先來我這邊——」岩融和今劍投以詭異眼神時,他咳了下,「——來協會這邊,我們會安排住處讓你休養!」

  點點頭,骨喰跟著協會以及伊達工作室的人魚貫走出。燭台切光忠大概是看不得一個孩子萎靡的樣子,稍微放慢腳步,「感謝你救了鶴丸,那個......如果不介意的話,明天我給你帶點土手燒吧?」

  依然是輕輕的點頭,骨喰明顯失落的氛圍,是母愛豐沛的光忠都無法安慰的。他不太敢拍拍這隻吸血鬼,只能回道:「那麼,我明天會問協會會長,拿去給你的......還有鶴丸最近改好的企劃,你也可以偷看一下......」

  此時,骨喰忽然伸出手,拉住走在光忠前面一點的山姥切的衣角,「兄弟會討厭我嗎?」

  「什麼?」突然被拉住了衣角,山姥切嚇了一跳,「問、問我?」

  那雙紫藤色的眼睛定定地看著他。明顯的,似乎是想要一個毫不相關的外人現在來告訴他「沒問題」、這不是安慰,讓他重新獲得勇氣......

  「他、他是你兄弟吧......」山姥切的聲音有點結巴,甚至覺得芒刺在背,但骨喰一種孩子似的信任神情,他語調還是稍微軟下來了,「他在意你受傷才會生氣,之後好好道歉照顧自己就好,不會討厭你的......你們是最好的兄弟吧......」

  「嗯,謝謝。」發覺自己算是隨便扯了個陌生人,骨喰也有點尷尬放開手,「抱歉。」

  「心靈雞湯餵完了嗎?我們要走囉!」今劍碎碎念著,「三日月都走了,把我和岩融都丟下了......」

 



******



 

  鶴丸覺得身體都在發痛。痛到不行——

  但是擁著自己的溫度很冰涼,貼著發痛的肌膚,身體一晃晃的像漂在水上,有種溫柔的舒緩......他想要睜開眼,腦袋卻昏昏沉沉的,眼皮也像被灌了鉛一樣,怎麼都睜不開。

  「一期一振吉光,拜會——」孰悉的聲音像是從遠方傳來,模糊不清,但是緊擁的溫度又讓他確確實實感到對方在這裡。

  啊,果然是一期嗎?這樣就好了......一期那麼強又溫柔總會有辦法的,雖然總那麼任性對不起一期、雖然他好像傷了一期......

  傷了一期?他——

       受傷了?

  使勁享抬起不聽使喚肢體,努力想睜開眼,卻只能感受到微弱的光暈......似乎是努力得到一期一振的關注,鶴丸很快趕到像羽毛的輕吻落在臉上。

  「沒事的,鶴丸......」那聲音溫柔如水,在耳旁輕輕響起,「很快就能擺脫不舒服了,再忍一下下。」

  髮絲搔在還隱隱作痛的皮膚上依然有些不舒服,但能感受到是一期一振一如往常地往他頸窩蹭,鶴丸就莫名安心下來了。

  「再睡一覺吧!鶴丸。」

  一期一振的聲音變得有些虛幻。意識再度朦朧,他想要揮揮手,握住對方的手,但四肢彷彿不是自己的,他始終無法抬起手臂。

  意識完全消失前,他似乎聽到一點點吵雜的聲音......

 

  再度醒來,鶴丸國永是躺在乾淨整潔的地舖。他看到的是日式橫樑的建築,一瞬間他還以為回到了表哥家。

  但這裡不是三条家。擺設不同,比名貴的三条家來的要樸素簡單的擺設、點了沒聞過的薰香。窗戶隱約可以看到外頭的鳥居......

  一期呢?鶴丸悚然一驚,七手八腳的爬起來,動了動還不太利索的肢體,搖搖晃晃打開拉門。放眼望出的完全是樸實低調的陳設,一名綠髮男子正好從隔壁房出來。

  「唉呀,你醒啦?石切丸他表弟。」男子用瀏海蓋住一邊眼睛,用露出的那隻眼睛饒有興趣地打量著他,「道謝就不用了,是你的姘頭把你帶過來的唷!數珠說過絕對不會放棄任何道神社求助的人。」

  暗自吐槽這人好沒禮貌,鶴丸還是忍不住問起:「這裡是神社?你認識石切丸?一期在哪裡?」

  神社?隱約記起,似乎是三日月提過的,這世界上的四個勢力。妖魔,大多以北地區為首,已然有眾妖之主架勢的粟田口;人類方則有三個勢力:妖魔獵人協會、教會,以及神社。

  不是沒有好奇心,在北地區休假的那個禮拜,他查過了資料,也跑過粟田口公館的書庫,得知了神社的事情。

  雖然被稱為神社,但其實是一群信仰佛道或是神道的人聚集起來,幾百年來共同對抗妖魔。

  不像教會,沒有那麼強的侵犯性。但神社所在的地方,依然不准任何妖魔涉足。那麼一期——

  「他回去了。」彷彿看穿鶴丸的想法,綠髮男子撩了撩自己的長馬尾散熱,保持著某種神祕的悠閒感,「你的相好回去了。」

  這次變相好了,總算沒那麼難聽......鶴丸很想糾正對方的稱呼,但一時之間居然想不到要用什麼稱呼一期一振。

  老公,還沒到那種關係;男朋友?太害羞了......明明以前大學亂認女友都能坦蕩蕩,但面對一期一振的事情就是莫名不行!

  「一期回北地區了?」失落感湧上,他一度以為一期一振是會待在他身邊,等待他醒來......

  「沒錯喔,回去了。數珠和江雪都不在,宗三和我也沒能力攔下他呢!滿打滿算,加上石切和小夜,也只能讓他沒辦法好好踏進神社逛大街而已。」綠髮男子輕鬆的說,「忘了自我介紹,笑面青江。奇怪的名字對吧?但是,我倒是真的斬殺過一個微笑的女鬼呢!」

  「我是......鶴丸國永。五条家的後裔,和一期呃......」

  「我想你和一期一振應該已經暫時無關了,鶴丸。」手持御幣的石切丸拖著緩慢的腳步,從轉角走出,「先在這裡休養吧,我也問過三日月的意思了,他沒有否決。」

  「等等!為什麼我的來去又是你們決定啊!」鶴丸忍不住有點生氣,「是一期帶我來的吧?我去哪裡,起碼也要由他決定一下!」

  「這個嗎......」青江和石切丸對視一眼,最後由青江開口,「這位白鶴先生,你知道你已經被淨化了嗎?你身上沒有血族的血液了。」

  「什麼?」鶴丸一驚,這時才發覺,自己只能聞到淡淡的檀香、太陽射出的光暈是那麼柔和,完全不刺眼。細碎的蟬鳴也是模模糊糊的,如同以往......像是沒被鬼丸國綱血液轉化的以前......

  「一期一振離走前要我們帶話給你,要你不要回北地區了。」

 

 


评论(7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