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晚安吻的三件事(鯰骨/双狐/一期鶴)

1. 突發的三則小段子,本丸向

2. 都是甜甜甜的

3. 沒有前因後果,純粹是因為想用一下罐子裡的糖(欸


晚安吻的三件事

  粟田口家有個不成文的甜蜜規矩。那就是在聽完睡前故事後,大家輪流親吻一期哥的臉頰才會去睡。睡前故事是輪流講的,但親吻一期哥絕對是必要的!而一期一振,也會在弟弟們的額頭或是小臉,印下一個輕吻。年幼的幾個弟弟非常喜歡這個活動,都會搶著撲到一期哥的懷中,想要第一個得到晚安吻。

  就連一向自詡小大哥的藥研,也拒絕不了長兄的溫柔,剛開始還會脹紅著臉,輕碰一下一期一振的臉頰。到最後,也習慣這個活動,偶爾也會藉機,和哥哥撒嬌一下。

 

 

第一件事、最親密的人(鯰骨)

 

  除了藥研,最羞於和一期一振撒嬌的,大概是骨喰藤四郎了。比起藥研喜歡強撐大人樣、在大哥不在時自動扛起藤四郎兄長的責任。骨喰則是不知該如何面對長兄的溫情。

  其實當一期一振摸著他的頭、或是拍著他的肩時,他總是高興的,只是高興之餘,還是會忍不住微微閃躲,傲嬌的表示:「不要一直摸......」很想說出口,但沒有說出口的卻是,他很喜歡一期哥摸著他的頭鼓勵他。

  睡前的晚安吻活動,骨喰總是要做好久的心理準備,才敢閉著眼睛迅速在一期一振臉上碰一下,當然也沒看到一期哥在親吻他的瀏海時,帶著寵溺的笑。

  但是,卻有一個兄弟,能讓他完全拋開羞怯的包袱。就算嘴中也說著不要一直摸,也不會閃躲,由著鯰尾藤四郎帶著愉快的笑聲撲抱磨蹭過來。

  鯰尾,他最好、最信任的兄弟。和一期哥晚安吻後,他們都會躺一起,彼此交換一個吻,這才依偎著入睡。

  為什麼對待鯰尾,就不會有困窘的感覺呢?

  結束今天的晚安吻,骨喰躺了下來,至始至終都有些不解。知道一期哥疼愛著每個弟弟,他也很愛一期哥,但是對於親密動作,就是會怯場。但是對鯰尾......

  「為什麼呢?」在床上躺好,骨喰調整了位置,讓鯰尾裹著毯子蠕動著鑽到他的被窩。兩兄弟交換了一個黏黏膩膩的親吻,甚至相互主動著蹭著對方柔軟的臉頰。主動抱住靠到身邊的兄弟,骨喰忍不住問,「這樣好像不會害羞。」

  「所以偶爾拒絕一期哥的觸碰是害羞嗎?」撥開自己長長的、有些礙事的頭髮,鯰尾再度貼上去在骨喰臉上吧唧一口。他想了想摟上身邊的兄弟,「大概是因為,我都在照顧骨喰,所以骨喰很習慣都不會害羞了吧!」

  「所以呢?」

  「所以啊!我們是彼此最親密的人喔!」

  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雖然這樣說有點對不起一期哥,骨喰永遠不會告訴別人,鯰尾的笑容和吻,比一期哥更讓他安心!

 

 

第二件事、最特別的存在(雙狐)

 

  鳴狐是唯一沒參加「藤四郎晚安吻」的粟田口成員。他自詡為粟田口的家長,雖然平時都是由一期一振主導粟田口,但仍保有相當大的說話權利。

  晚安吻是姪子們的活動,他這個小叔叔就別去攙和了。而且和大姪子親臉頰什麼的,其實也怪難為情的。

  但,他也不是沒有想給予晚安吻的人——

  「唉呀!稀客哪......」正與小狐丸月下對酌的三日月宗近看到抱著睡著小狐狸經過的鳴狐,忍不住抿嘴輕笑。

  「夜安。」沒有小狐狸的幫忙,鳴狐只得自己開口。小小聲的,像是一隻怯怯的幼狐。

  「夜安,今天月色真好,對吧?」轉過頭,同為狐狸的眷屬。小狐丸聲音低沉溫醇,朝鳴狐嶄露了溫柔的笑容。

  名稱中帶有月的老人家,在這時卻很不風雅的噗哧一笑,他以袖掩唇,朝著兩隻狐狸擺了擺手,「沒事,只是覺得很有趣罷了。」稍微歛了歛儀態,「那麼,爺爺先回房了。謝謝你的酒啊,小狐。」

  「不會,晚安兄長。」目送翩然離去的三日月,小狐丸重新轉過頭,望向挨近自己坐下的鳴狐,「一樣睡不著嗎?」

  「嗯。」

  乳白的瓷瓶中仍有殘酒,但小狐丸並不打算把清酒拿給嬌小的狐狸喝。而是拿開了對方臉上的面罩後,輕輕的低下頭,在嘴角留下一個帶著酒香的親吻。

  沒有掙扎,鳴狐抬起頭,望著溫柔倒映自己的紅色雙眸。他沉思了一段時間。良久,小心翼翼的伸長脖子,也在小狐丸的下頷留下一吻。

  這件事,本丸中沒有其他人知道。就連一期一振也不會知道,他不參加粟田口的晚安吻,真正的原因......

  他的吻,只想給小狐丸。是什麼時候發展的呢?他的姪子們如果知道,大概會很震驚的問這句話吧?

  然而很自然,沒有其他外力介入,兩隻狐狸的眷屬隨著時間的增加,就這樣逐漸走到一起。

  雙唇交疊,兩隻狐狸的眷屬,在月色中,緊緊靠在一起。

 

 

第三件事、最喜歡的要留到最後享用(一期鶴)

 

  鶴丸國永是在和一期一振交往的第三天晚上,才知道「晚安吻」的活動。第一天他們在藤四郎都睡著的大半夜互訴衷腸、第二天鶴丸和伊達的夥伴們一起長途遠征、第三天才正式跑到一期房裡睡覺。

  從鶴丸加入後,這項活動就多了個非粟田口成員。人小鬼大的小短刀們個個心照不宣,完全沒有多問,就這樣讓鶴丸加入了他們。

  鶴丸不得不承認,這項活動非常棒!和一期親吻過,兩個軀體依靠著入睡、聽著彼此同頻率的呼吸,就算不用開燈,也能在黑暗中感受到安全和生命感。存在、溫暖、依賴......

  但交往近乎半年,唯一讓鶴丸不滿的是,每次說完睡前故事,一期一振永遠不選擇先親吻他。他總是歡笑著抱著撲過來的弟弟們,像對待情人一樣,愛憐地一一吻過他們的小臉,接著才在最後,緩緩的移動向鶴丸,在那白皙的臉龐上,留下一個鄭重卻又輕如羽毛的吻。

  鶴丸不喜歡這樣,他不喜歡被擺在最後一個、也不喜歡一期用疼愛弟弟一樣的方式對待他。他們是戀人,要更特別更緊密才對!

  於是這一夜,今天負責講故事的平野和前田收好書後,在藤四郎還沒往一期一振懷裡撲前,鶴丸就已經先移動到對方背後,拍了拍戀人的肩。

  「怎麼了?鶴......唔!」才剛偏過頭,一期一振立刻被柔軟的雙唇給堵住了嘴。不是以往那種淺嚐輒止的碰唇,而是更深入的——法式深吻。

  「哇喔!」藤四郎們驚呼一聲,接著七手八腳的想去遮其他兄弟的雙眼,卻又自己閃避遮擋物,興致勃勃地觀看大人的親吻秀。

  雖說是法式深吻,然而這是鶴丸百年來的初戀。胡亂舔過對方的口中後,紅著臉的白鶴很迅速退開,為了掩飾自己的羞窘,他故作大方的點了點自己的唇,努力讓聲線充滿輕鬆感:「謝謝招待,晚安!」說完,瀟灑地走出短刀們的大通鋪,急急走向和一期的房間。

  一期一振愣了幾秒,這才回過神來。安撫了弟弟們,先吻了吻包丁軟軟的兩頰,這才開始他們一貫的晚安吻活動。

  今天有點對不起弟弟們,因為剛才的突發事件,讓一期頻頻走神。與鶴丸殿親吻的感覺太過美好,唇齒間的氣息讓他留戀不已。所以他為什麼,要把鶴丸擺在最後一個啊......最美妙的感受已經先嚐過了,他又要怎麼先專心的對待每一個可愛的弟弟呢?

  等回到房間,他可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一期一振向來喜歡把最好的東西留到最後享用,鶴丸打亂了他的計畫,所以等這邊的活動結束後,他會把躲在棉被裡兀自害羞的白鶴挖出來,再好好品嚐個夠。

  所以鶴丸殿,覺悟吧!

评论(12)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