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古堡貳曲(一期鶴/双狐)吸血鬼paro測試03

1. 大家好,從日本回來後我更新了(欸

2. 沒有動作片,一期鶴放閃(欸

3. 小狐苦逼有,大家覺得鳴狐喜歡誰(咦

4. 總之就是進度繼續,歐洲刀毛利底迪登場

5. 藤四郎消失了好幾個(不是這意思

6. 鶴丸也開始工作危機(?

7. 西批都不變,但是副線基本不是修羅場了(欸

8. 然後大家覺得一期哥想幹些什麼(????

9. 補充一下,毛利輝元,乳名幸鶴丸



古堡貳曲(一期鶴/双狐)吸血鬼paro測試03

  鶴丸在走廊和光忠通完電話後,轉過身險些沒被無聲站在自己身後戴口罩、穿白大褂的血族成員給嚇得半死——

  「拜託!你出點聲好不好!」自從接受了血族的一點血液後,他的五感是敏銳了不少,但粟田口鳴狐無聲靠過來,他還是不見得能察覺。

  他喜歡驚嚇,但可不喜歡老被驚嚇!

  即使三天兩頭跑到協會裡來,鳴狐似乎也沒忘記自己的本業,依舊是一副醫事人員扮相,外加揹了個血壓儀器。他沒對鶴丸話語有太大的反應,只是靜靜瞅著他一陣,才拍了拍口袋。

  「請讓在下來替鳴狐解釋吧!」一隻小狐狸鑽了出來,爬上鳴狐的肩膀後,像是很開心地甩起尾巴,「鳴狐希望鶴丸君回去陪陪一期大人!雖然不礙事,但是一期大人是正需要您的時候!所以請您回去陪陪他!」

  「蛤?什麼意思?」

  「他感冒。」簡短的親自回應。鳴狐很快又讓小狐狸開口,「一期大人已經半個月沒有睡眠和進食啦!前幾天還受了點傷!雖然以他強壯的身體一時半刻還不會怎麼樣!但是再繼續下去鐵打的身體也扛不住呀!」

  「等等!感冒、受傷......」仔細回憶了一下,鶴丸才想起,上週到北地區時,一期確實沒吸食過他的血液、也沒看到他用餐,就連睡覺這回事,也罕見的是鶴丸自己企劃寫累了倒在一期一振的床上,醒來也沒看見把他當抱枕的血族大王。

  一期一振上個禮拜看起來都精神奕奕,剛才看起來也毫無異狀。但鳴狐實在沒必要這種時候瞎編個「弱點」出來......

  「一期受傷了?」那個強悍得要命的血族首領,居然受傷了?

  點點頭,鳴狐似乎猶豫了一下,才低低開口:「一點毒傷,不礙事。」真的不是什麼大傷,是之前一期一振去領地視察時,正好遇上動亂,為了掩護一名藤四郎,受了一點擦傷。

  只是上頭的毒正好是針對血族,才讓一期一振稍稍虛弱了那麼一丁點。但也只是一丁點,稍作休息和調養,完全不會危害。

  然而近期,一期一振並沒有慢下步調的打算,完全不聽勸。這讓身為醫生的鳴狐總升起那麼點擔憂,索性來找鶴丸。

  「真是的!他是小孩子嗎......啊,也是,以人類來說是個才滿二十歲的毛燥小夥子......」煩惱的抓了抓頭,鶴丸折返,很快就碰到站在走廊的一期一振。彷彿是早預見鶴丸會回來,就在那邊等待。

  「鶴丸抱歉,這種時候惹你生氣。」一期一振的態度已經比剛才軟了許多,他輕聲道歉,舉起手似乎想摸他的頭,但最後轉而拍了他的肩膀。

  「真是的......」嘆了口氣,鶴丸上前一步抱住一期,將他的頭壓到自己肩膀,「你的體溫好像有點偏高?」

  「不礙事的。」被戀人主動抱住,一期一振似乎也感到滿足,就著這樣的姿勢,環住鶴丸的腰際。

  大大嘆了口氣,鶴丸說道:「我和你回去北地區一陣子,但是這段時間你得給我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可以嗎?」

  「這......」

  「不答應我就回工作室了。」

  「你得陪我躺床上......」濕溫的氣息噴在鶴丸的耳上,激起一點點的酥麻感,「好嗎?」

  「你這傢伙!生病中禁止想奇怪的事情!」推開一期一振,鶴丸隊上那雙帶著無辜的金瞳,和五虎退受委屈時很相似,不曾存在任何慾望一樣。搞得好像想歪的是鶴丸國永!

  忍不住惱羞往對方的頭打了一下,然而隨即想起對方還在生病和受傷中,只得悶聲問:「還有哪裡不舒服?原來血族大王也會受傷嚇到我了......」

  在此時,接到鳴狐電話的小狐丸匆匆趕來,看到的就是一幅表弟在和北地區首領打情罵俏的場面。

  原本準備去見心上人的愉悅臉色瞬間垮了下來,還拎著車鑰匙的小狐丸苦笑著問旁邊饒有興致的鳴狐:「你打電話叫我快來......就是叫我看這個?」虧他在沿路上還規劃了一系列電影和油豆腐大餐之旅。結果鳴狐反倒叫他來看鶴丸的好戲來著。

  「不是。」鳴狐果斷的否認讓小狐丸升起一絲希冀,「我想請小狐,幫我把一期和鶴丸君送回北地區。」

  「什麼?」

  似乎是以為小狐丸沒弄懂自己意思,鳴狐的小狐狸在主人的首肯下,歡快地解釋了起來:「因為一期大人需要保留體力,不適合勞累奔波,鶴丸君現在也不適合拋頭露臉!所以鳴狐下了個英明的決定,希望身為鶴丸君表哥的小狐丸君能護送他們回北地區啦!呀呀,真是麻煩您啦!」

  「就這樣。」一如往常,鳴狐比了個狐之窗的手勢作為結尾。

  「就這......」垮下厚實的肩膀,小狐丸有點沮喪,「我以為你是答應我上週去看電影的邀約......」

  「研習,不能陪小狐。」

  「要送鶴丸他們回北地區也不是不可以。」重新打起精神,小狐丸問道,「不過這不是我的義務,鳴你總要有點回報吧?」

  「嗯,會寄給小狐好吃的油豆腐。」

  「等等!不是一起吃嗎?」

  沒有再答話,鳴狐轉過身,抬手揮了揮以示道別,立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只有肩上的小狐狸抬起前肢搖了搖,尖聲回應道:「鳴狐和在下先回醫院了!小狐丸君保重!一期大人和鶴丸君也盡早回北地區呀!」

  「看來你也真辛苦了!鳴狐似乎對你不太領情啊!」

  轉過頭,小狐丸黑著臉看到已經結束和北地區首領親熱的表弟,早轉而看起他的好戲,而一期一振站在旁邊,皮笑肉不笑的望著他。

  「鳴只是性格冷淡點......」

  「小叔叔以前談過戀愛。」一期一振打斷眼前妖魔獵人虛弱的辯解,「那時的他不會是這個樣子。」

  這意思明擺是,三条小狐丸,你沒戲!

  好在小狐丸是個貨真價實的好人,在遭受過打擊後,還是打起精神,準備當司機開車送鶴丸與一期一振回到北地區。

  只是鶴丸看到小狐丸那輛嶄新閃閃發光的跑車後,眼睛整個都亮了起來。他喜歡驚喜、喜歡閃閃發亮的新穎事物——

  「表哥表哥!」一把拉住小狐丸,鶴丸露出諂媚的笑,「這是這季剛出產的跑車吧?你開多久了?能不能借你很可愛的表弟開一下?反正你也累了不喜歡開整天的車吧......啊,那個呀——我知道有個復古工廠專門古法製作油揚,我介紹給你!鳴狐一定會喜歡的!」

  「你突然發什麼瘋!當著人家的面賣掉人家小叔叔對嗎?」對上一期一振毫無感情的視線,小狐丸趕緊把手抽開。他素行良好,除了身為三日月宗近的弟弟,與粟田口首領關係略顯尷尬外,可是向來不結仇的!

  但鶴丸說對了一點,就是他剛剛工作完畢,若不是誤會來和鳴狐約會,他是非常不喜歡開整天車的。鶴丸自告奮勇要開車,應該也沒什麼不可以吧?畢竟以前也不是沒坐過表弟的車,鶴丸的技巧算是不錯了......

  「如果你不要弄壞我的車,倒沒什麼不可以——」

  然後,上車後不用多久,小狐丸就開始後悔把車鑰匙交給鶴丸了——

  他的超跑在馬路風馳電掣、一路從高速公路飆到鄉間小路。已經有了血族血液的鶴丸國永,追求快感不再只停留人類的等級。他的油門踩到底,絲毫不肯放鬆片刻,還不斷嚷嚷著快一點、再快一點!

  前座的一期一振絲紋不動,甚至微笑地摸了摸鶴丸的頭,柔聲要他別太興奮了,全程閉目養神、或是偶爾看窗外的風景。而身為純正人類的小狐丸,卻險些吐了出來,在鶴丸一次驚險的飛躍山頭後,他顫抖著撥通電話給三日月:「喂?兄長,我想念三哥開的車。」

  『嗯?如果小狐只是來聊石切的龜速車,那我就要掛啦!我準備給小骨買貓糧呢!』

  「不!別掛!我有話想問您!如果我的車今天損壞能不能報公費——等等!鶴丸!剎車剎車!你快撞上去了!」

  「放心啦!這樣還算慢了我能反應!」

  『小狐把車讓給鶴開了?哈哈哈,不行報唷,這是你的私人行為。我本來不太同意鶴去北地區......嘛,就這樣吧!』

  「兄長!別那麼小氣!不然......不然好歹也在鳴面前說我幾句好話......」

  『小狐還要追鳴狐君嗎?』原本只是小狐丸在高速中無法思考的胡言亂語,然而卻意外得到三日月的回應,『小狐可沒我好看呢!追粟田口一族的會傷的比我更重吧......』

  「什麼?」

  『沒事。我要去幫小骨買貓糧啦!小狐保重。』

  在鶴丸一個急轉彎的同時,三日月也掛斷電話——

 

 

******


  於是,在鶴丸不亦樂乎的飆速行駛下,他們終於還是來回到了北地區。早已接到消息,早早在外邊迎接他們的是博多和包丁。

  和粟田口相處一陣子後,鶴丸大概了解藤四郎都有分工和職務。就拿粟田口宅邸來說,藥研像是總管,一期一振不在時由他掌握最大權力;亂是秘書或女僕長一類的,門面由他負責。平野和前田平常負責照看五虎退,但宅邸若出現警報,他們是第一陣線狙殺敵人。後藤多和厚或是博多搭檔,屬於一期一振的窗口,處理明面的外務問題。

  今天只有博多出現,沒有後藤,很可能是因為後藤還在負傷中。才由包丁暫時頂替這個位置迎接。

  鶴丸和包丁見面的次數不多,印象中包丁都是笑臉迎人,對一期一振守禮安份。但每次看到這個笑咪咪喊著他「人妻嫂嫂」的孩子,鶴丸都不由得感到一絲毛骨悚然。以及困惑著為什麼一期一振總是不糾正包丁藤四郎這詭異的稱呼?他才不是人妻!

  「一期哥、人妻嫂嫂!歡迎回來!」

  一期一振下車後,包丁很快的上前迎接,行動恭敬守禮,但是說到「人妻」二字時,似乎產生了微妙的興奮顫抖。

  鶴丸的視線很快落在一期一振身上。無聲地催促:快!糾正包丁這個不倫不類的用詞!

  「嗯,我回來了。」但最終,一期一振只是笑著摸了摸包丁的頭,「讓博多帶我們回去就好了,你好好招待協會的貴客吧!」他指了指被鶴丸的高速嚇到,臉色還有點發青的小狐丸。

  「喔,是你喔……」被命令去接待小狐丸後,包丁立刻顯得意興闌珊,「小叔叔的追求者啊……還是三条家的……」

  「你們到底是對三条家不滿,還是對鳴狐的……」

  「小叔叔有喜歡的人喔!」包丁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所以你還想做什麼?你又不是人妻,沒有魅力喔!」

  「人妻……是是是……」小狐丸苦笑,「我好歹把鶴丸給送來了,你們敵意可以不要那麼大嗎……」

  目送包丁和小狐丸遠去,鶴丸還是忍不住問道:「鳴狐有喜歡的人?我一直以為他也是喜歡小狐的。」

  笑了笑,一期一振沒有說話,只是拉著鶴丸回到了粟田口宅邸——

  藤四郎家的成員似乎少了幾個沒出現,信濃和後藤都不在出來迎接他們的人群中,鯰尾、骨喰、藥研和厚也不在,但是多了個新面孔。

  那孩子在藤四郎中也不算高,皮膚白皙、髮色也相當引人注目。此刻他抱著藤四郎中最嬌小的秋田,興奮地往鶴丸和一期一振跑去。

  「一期哥!歡迎回來!鶴......初次見面,鶴丸哥。」和鶴丸對上視線後,鶴丸馬上看出那孩子略顯失望的表情。

  「你好啊!初次見面,我是鶴丸。」

  放下掙扎著想下來的秋田,那孩子握住了鶴丸的手,臉上帶著笑容,但遠不如剛才那樣興奮了,「我是毛利藤四郎。今天剛剛歸隊!」

  「剛剛歸隊?」

  「我放了毛利二十年的假期。」抬手撫過鶴丸的臉,一期一振微笑,「我去沖洗一下。你們先聊,等等再上來找我就好了。」

  「二十年假期喔......」望著一期一振的背影,鶴丸忍不住露出一點羨慕之色,「就算換算成人類的兩年,在人類社會也是不太可能的事呢......」

  「一期哥對我們很好,讓我有時間可以陪著幸鶴丸長大。」

  「誰?」鶴丸一臉微妙。

  「毛利的好朋友,叫『幸鶴丸』,和鶴丸哥名字非常相近,但是完全沒關係就是了,他是個孩子。」亂端出了茶點,接著鶴丸和毛利中間多了個桌子,也多了一壺熱騰騰的紅茶。

  喊著好香的五虎退,自動跑到鶴丸身邊,撒嬌著讓他抱起來坐腿上。小小的孩子抱起來軟軟的,非常舒服。

  博多望向也跟著大家做下的毛利,「你剛剛還看起來很開心的,怎麼回事?這是你第一次見到鶴丸哥吧?」

  「我沒有不開心啊!」毛利說道,「看到鶴丸哥我很開心唷!」

  「因為不是正太所以不開心吧?」亂整了整自己的小裙子,在坐下那刻時,身後出現了椅子。

  「正太?」拿了一塊餅乾給了五虎退,鶴丸說道,「我都快要三十歲了,早就脫離正太很遠了!誰給你這種錯誤訊息?」

  「藥研哥和厚哥!」原本想喝茶的毛利終究是忍不住,重重把杯子放到桌上,「我承認鶴丸哥是個很漂亮的人類但是絕對不是我追求的那種啊怎麼看都是包丁那人妻邪教才會喜歡的類型為什麼騙我說鶴丸哥是正太——」

  毛利不帶標點不需換氣的一口氣抱怨讓鶴丸立刻震驚一把,但其他藤四郎卻沒太大反應。平野和前田互看了一眼,聳了聳肩。一直再用電腦的秋田卻開口了:「鶴丸哥比我還小,確實算正太。」

  「等等,秋田,你也知道這種詞嗎?」鶴丸一直以為秋田和五虎退是同樣等級的純真。

  「正太是小男孩吧?我也知道意思喔!還有蘿莉是小女生!」吃完餅乾的五虎退很快甜甜笑著打滅鶴丸的幻想。

  「但我要的不只是年齡啊——」很快地撲向秋田狂蹭,毛利委屈的說,「要像秋田這樣小小軟軟的!軟呼呼的超可愛啊!鶴丸哥的話......大概我只抱住他的胸就差不多了。」

  「唔!放開我......」

  「喂!你這孩子是性騷擾了吧!一期都不管你的嗎?」才說完,鶴丸就想起一期一振放了眼前這孩子一年的假期。

  所以那位叫「幸鶴丸」的孩子和毛利這小鬼相處的還好嗎?鶴丸不禁有點擔心起來。

  「一期哥會原諒我的啦!」吐了吐舌,毛利放開秋田,「但是藥研哥和厚哥!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他們幾個去哪了?」鶴丸擔心的問道,「還有信濃跟後藤,他們還好嗎?會不會很嚴重?」

  「藥研哥在書庫幫一期哥整理東西。」平野答道,「信濃哥回北山丘休養了,至於厚哥和厚藤哥......」

  「他們跑去修練了。後藤哥回來後就和厚哥一起去了。」前田接口,「要好幾天才會回來。」

  「修練?」鶴丸腦海裡跑出一幕後藤和厚與熊搏鬥的場景。搖頭搖掉幻想,「所以只剩你們了?」

  「對啊!鯰尾哥和骨喰哥又一直在外面奔波,所以我也剛好回來支援大家!照顧小孩子了!」不知何時,毛利又跑到平野和前田身旁,揉捏他們,引得雙胞胎兩掙扎連連。

  「你去捏五虎退啦!」不像平野那樣認命地閃躲而已,前田沒好氣地喊道,「為什麼每次都是我們!」

  「沒辦法嘛!小退太高了,已經不在毛利的守備範圍。」優雅的抿了口茶,亂說道。

  有點好奇亂所說毛利的「守備範圍」,但在此時,他的手機響了一下,雖然只是簡訊,然而公事用的簡訊聲音不同。暗忖應該是光忠發過來的,只能先把身上的五虎退給放了下來。

  為了應付逐漸龐大的業務量,「伊達」在前陣子就已經開始招了第二企劃人員,幫助鶴丸消化源源不絕的企劃案、設定和劇情。

  只是之前一直都沒有滿意的,這次光忠就是發個簡訊來告訴鶴丸,他終於多了個助手的好消息!

  鶴丸對光忠的辦事能力向來放心,知道對方找到符合條件的合意人選,鶴丸也鬆了口氣,看來自己跑到北地區,沒辦法立時處理的東西,總算有人可以幫忙消化一些掉了。

  然而在看到那個名字時,他忽然有點笑不出來了......有點顫抖的手指按在手機鍵上——

  為什麼那種天才會跑來我的小公司?

  『聽說他是個交際障礙,被炒魷魚好幾次了。總之,鶴丸你先待在北地區那裡一陣子吧,這邊的工作我會看看新人的能力怎麼樣的。』

    木著臉將手機塞回口袋,鶴丸抬起頭,又差點被不知何時靠近自己的毛利給嚇了一跳。

  遭過毛利毒手的秋田、平野和前田已成抱團之勢,跑得遠遠的玩耍去了,五虎退和博多、亂聊著天,似乎是亂經營了什麼部落格,很有趣的樣子。

  「雖然離開一期哥身邊一段時間了,但是我覺得我還算了解他。」撐著頭,毛利認真的問,「我們不會插手,但是我非常好奇,鶴丸哥看起來不像很想安定下來的人,也不是可以幫一期哥生下後代的蘿莉。鶴丸哥真的可以好好陪伴一期哥嗎?」

 

******

 

  一期一振洗完澡後,並沒有馬上躺床上,而是處理了一些公事。與協會簽屬好的協議已經取得共識、北地區內部的小型叛亂暫時平定了、鯰尾和骨喰那邊打探的消息也暫時沒出入、厚和厚藤回來後,藥研和信濃大概也會想出去一趟。那麼之後,他的下一步舉動......

  翻過北地區的地圖,修長的手指沿著西北森林的路徑滑過,看到盡頭的鳥居時,他稍微頓了頓。

  算不上阻礙,一直以來,一期一振並沒有那麼在乎那方的想法。不同於對協會,令他戒備又充滿著心軟,他對神社的情感,非常單純。對手、或是偶爾可以因利益合作的一方。

  將手上的事務處理告一段落,一期一振發現鶴丸並沒有進房。於是起身,走了出去,到了二樓的會客室。

  今天鯰尾和骨喰並不在這裡,少了小點心的味道多少有點寂寞。很快的,他在布藝沙發上發現同樣寂寞的白鶴。

  「鶴丸,怎麼啦?」走到對方身後,一期一振輕輕環住那副身軀,人類的體溫讓他感到非常滿足。低下頭,忍不住在馨香的脖頸嗅了一口,又呼出一口氣,曖昧的表達自己的渴望。

  但是這次,鶴丸並沒有給太大的反應,只是悶悶地回了句:「沒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很沒用......」

  有點訝異,知道鶴丸很少說這種喪氣話。一期一振溫柔摸過那頭白髮,「怎麼了?毛利還是誰亂說話了?」

  「倒不算,是......」轉過身鶴丸定定地望著一期一振,「大概在兩年前,我參加一份蠻大的遊戲企劃競標。」

  那次競標,正好關係到他的升遷。然而他的競標在最後一輪卻被打了下來,最後贏下競標的居然是一個外面投稿進來的大學生。他的企劃叫「紫羅蘭」,風格細膩溫柔,描述又有些孤僻冷峻。那份短短企劃透出的才華,第一次讓鶴丸有種望塵莫及的差距感。後來也因為競標失敗,鶴丸並沒有成功升遷,就一直待在原本的位置,直到碰到鹹豬手老總、被裁員。

  而那個寫出「紫羅蘭」的大學生,如今已經畢業一年多了。並在光忠的首肯下,正式加入伊達工作室的行列。

  毛利藤四郎或許說對了,他現在滿腦子只有和那名新秀較量的想法,心很難在一期一振身邊。一期一振應該需要一個能安定在他身旁,支持著他的伴侶,而不是自己這種......

  雖然這樣想著,鶴丸國永卻順著一期一振的動作,僅僅靠入了對方的懷裡,聽著那溫柔安撫的聲音:「或許當初你的作品不如他的優秀,但是過了那麼久,你可是做出短短一週就爆紅的『古堡』不是嗎?幾十萬的銷售量,足以證明你的實力......」

  枕在一期一振肩上,明明最累的應該是來回奔波的戀人才對,但是在溫柔的聲音下,鶴丸忍不住沉沉睡去......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