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古堡貳曲(一期鶴/鯰骨)吸血鬼paro測試01

1. 大家好,停更了一週,純粹是因為我趕稿趕論文XDDD

2. 總之,因為心血來潮,再度不負責任放出新篇更新(欸

3. 對,你沒看錯"古堡"、"貳曲",這是古堡2

4. 不要問我大寫問題,總之純粹裝個逼(欸

5. 沒看過古堡,貳曲勢必會看不懂......所以請大家想看懂就先去看古堡了(跪下道歉

6. 實體書前後日談內容基本不影響觀看貳曲

7.  CP不變,大家握緊扶手上路(?

8. 我會繼續維持想更什麼就更什麼的節奏,謝謝大家(欸

9.  @多肉植物 你要的來了(欸

10. 一期哥第一章老不出現是必然,他是男二(幹

11. 請和我默念三次:鶴丸才是男一(?

古堡貳曲(一期鶴/鯰骨)吸血鬼paro測試01

  遊戲展開幕後,整個「伊達工作室」都陷入相當緊張的情緒中,在等待的途中,都感到焦灼不安。

  憑著「古堡」一款遊戲,「伊達」這個剛成立不久、小小的多媒體工作室迅速在遊戲界竄紅,有了一票支持者,並期待著他們接下來的發展。

  因為第一款遊戲的大成功,他們受廠商之邀參與世界性遊戲展,並獲得了上台發表新作的機會。

  從早上開始,伊達佈展的攤位前雖然比不上幾個大廠、大公司門庭若市,但依舊吸引了不少人潮。其中以女性客群為主——

  微笑地為其中幾名少女介紹了「古堡」的遊戲後,光忠又拿出了工作室的名片和周邊的明信片分送給女孩子們。

  在帥氣業務的介紹下,幾名吱吱喳喳興奮談論的女孩迅速被圈粉,立刻動手買下了遊戲禮盒,緊緊抱在懷裡。

  送走了客人,光忠嘆了口氣,伸手從底下拉了窩在攤位下打遊戲的大俱俐起來,這一變魔術的動作立刻又招來目光。

  「放手......」

  「不行,你好歹是程式設計者,好好出來和大家介紹遊戲啊!」敲了敲看板,光忠說道,「畢竟這些東西,除了鶴丸外,就是你最懂啊!和顧客們解說一下!」

  「不要......沒打算和他們好......」抵死抵抗光忠的箝制,大俱俐想要拿回自己的耳機和PSP,卻立刻被光忠拿起舉高。

  「又說這種話了,小俱俐你要懂得合群,你看鶴丸難得不吵了......呃,鶴丸?」看相另一旁的老闆兼工作夥伴,光忠喚了幾聲,對方卻是一動也不動的。

  穿著白西裝的白髮青年正襟危坐,眼皮都不眨一下,就這樣直挺挺的,像個人偶似的望著人來人往的群眾。

  「新型的驚嚇?」因為雙手正應付大俱俐,光忠忍不住伸腳踢了踢鶴丸的腿,卻發現對方依然完全僵直不動,居然不是憋著一股勁兒準備嚇他們,而是真正的......嚇傻了。

  「離上台還有一個多小時,你在緊張嗎?」

  鶴丸算是有一定年資的遊戲企劃人了,上台會議報告算是家常便飯,但以前鶴丸即使獨立完成企劃,到最後發表站上大型舞台的,也都是公司的企劃總監,鶴丸根本沒機會上大型舞台親自發表作品。更別說這次,自己創業、自己發表自己的作品企劃。

  「不!沒有喔!鶴丸很放鬆的啾咪!」

  「這哪像不緊張的樣子啊!奇怪的口癖都出來了。」無法忍受的吐槽了一句,光忠揉了揉眉頭,「你老公呢?怎麼沒叫他一起陪你?需要叫他來嗎?」

  「不要叫一期來!他來了我更緊張!」

  原本在和光忠爭奪耳機和遊戲機的大俱俐緩了緩動作,又極其詭異的目光看向鶴丸,接著又移向光忠。

  人家燭台切光忠可只有說「老公」兩字,鶴丸你自爆承認的可真快......很想把這句話說出口,但最終他只有把自己的想法透過眼神傳達。

  「一期哥聽到這句話一定會很開心。」不知什麼時候,攤位外側出現一名紅髮的小少年,笑咪咪地看著他們。

  「信濃!」鶴丸訝異地跳起來,「突然出現在這裡可真是嚇到我們了,你怎麼會過來?莫非......」

  看見白鶴青年左看右看,信濃笑了起來:「一期哥沒有來喔!他有事要處理。今天只有我和後藤、物吉過來。」

  鬆了口氣,鶴丸倒回座位,從桌子底下摸出三張明信片給了信濃,「你怎麼會和後藤以及物吉過來?打攪人家約會?」

  「才不是呢!」噘起嘴,信濃攤開那幾張明信片選擇自己想要的款式,「原本預定北山丘今天交給博多交管後,我就可以出來玩一玩,結果後藤說要跟,然後又拉上物吉了......物吉被其他遊戲吸引住了,他們說等一等再來找鶴丸哥。」

  「這樣啊真可憐。等等有一個最新遊戲試玩的機會,我幫你保留一個位置,你就進去玩個夠吧?」邊說著邊看向身旁的光忠,看自家業務長點了點頭,鶴丸愉快地伸手摸了摸信濃的頭髮。

  「可以嗎?」舒服的瞇起眼睛,信濃有點像隻慵懶的小貓。

  「當然可以!我可是伊達的老闆啊!」

  話才剛說完,離他們有點遠的攤位爆出了歡呼聲,似乎是那邊舉辦的猜謎活動被客人破關了,抱走最大獎。

  「後藤你最棒了!我就知道你可以的!和後藤在一起果然很幸運!」

  聽到這個聲音後,信濃鼓起臉,接著轉過頭問道:「鶴丸哥!只有我有去玩新遊戲的資格吧?」

  「當然,只有你!」

  正當鶴丸和信濃勾手約定時,光忠忍不住對旁邊的大俱俐說道:「小俱俐,你覺得他們像不像......父子?」

  「和那個吸血鬼生的?」這次大俱俐難得沒拒絕談話,小聲回問。

  「我聽到了!」鶴丸轉過頭,瞪著兩個夥伴,「我和一期才生不出來!」

  「沒指名道姓。」冷冷的回應,大俱俐卻在餘光中瞥到信濃開心的拿出手機發訊息,估計是把鶴丸的話語傳達給頂頭上司知道。

  「信濃抱歉!久等了!鶴丸哥好久不見!」抱著一堆獎品的後藤和物吉穿過人群走來。看到大家後,物吉開心地把手中好幾根棒棒糖分送出去。

  「鶴丸君,好久不見啦!」物吉帶了個相當可愛的白色帽子,帶著陽光的笑容招呼道。

  雖然後藤和信濃也是笑口常開的性格,但非血族的物吉就是比粟田口給鶴丸來得有親切感。

  顯然也感受到了這一點,光忠也笑著招呼起物吉,而大俱俐的臉色也緩和多了,沒再那麼板著。

  「好久不見啦!」轉頭向物吉,鶴丸好奇的問道,「今天怎麼有空過來?」雖然聽說過物吉會時不時過來拜訪後藤。但自從一次鬼月集會後,鶴丸就再也沒看過物吉出現了。

  依據鯰尾的說法,物吉似乎比較喜歡和後藤的個人時間......

  「我和後藤來約會唷!」愉快地說道,物吉絲毫沒察覺到一旁的信濃哼了聲,轉過頭去。

  後藤皺了皺眉,「物吉,你又說會讓別人誤會的話了!」

  不,一點都沒有誤會!這是伊達三人組的共同心聲。

  「總之,我今天剛好沒事想和信濃出來逛逛,然後又約了物吉而已。」

  「兄弟出來逛逛我是沒意見,約別人我也很樂意!但是偏偏是物吉?是要我當你們電燈泡是吧?想要有個電燈泡在旁邊嗎?」

  「所以我說怎麼厚和藥研這麼說、連你也這麼說?好歹我們四個算是同期陪伴在一期哥身旁,為什麼我感覺我被排擠了?」

  「是我們三個被你排擠了吧!用秋田上次罵鯰尾的用語,那個什麼......啊!死現充!對!你們這對死現充!」

  「那個,我跟出來讓你們困擾了嗎?」

  物吉可憐兮兮的表情讓信濃一時語塞,最後只能轉向鶴丸,委屈道:「鶴丸哥,抱抱!」

  「可憐的孩子......」抵擋不住那個眼神,鶴丸隔著桌子俯下身來,稍微抱了下信濃。

  「鶴丸哥和信濃這樣真像母子......」後藤的話讓光忠、大俱俐和物吉一起點了點頭。

  「對啊!鶴丸哥懷裡好溫暖,當我媽媽好了!」

  一把推開信濃,鶴丸黑著臉回應:「我和你們一期哥可生不出來!」

  這次兩個小血族沒有答話,而是沉默著一把掏出手機,開始傳起訊息。

  「你們到底傳訊息給誰啊!」

  「一期哥。」異口同聲的回答。

 

******

 

  多虧信濃、後藤和物吉的到來,鶴丸沒那麼緊張了。隨著午飯過後,人潮也開始往舞台區聚集,鶴丸對大俱俐,以及兩名從工作室趕過來的工讀生交代一下後,便和光忠一起走向舞台後方。

  等待的時間,特別的漫長......

  「鶴丸,你還好吧?」

  光忠因為在原來的公司也算要職,面對大場面的機會比鶴丸和大俱俐多得更多。雖然第一次因為自己的新創公司站上舞台而感到緊張,但比鶴丸顯得更為鎮定。

  「很好,應該可以。」徐徐吐了口氣。這次上台發表和以往上台耍帥把妹完全不一樣,就算是鶴丸這樣愛現的,也得調整精神。

  舞台的聚光燈聚焦在活力四射的主持人身上,接著整個燈光忽然一暗,周遭一片漆黑——

  「怎麼了?剛才主持人也不像是說完話或製造梗的感覺?」光忠疑惑。

  眨了眨眼,鶴丸的眼睛很快就適應突如其來的黑暗,儘管沒有血族來得清晰,但已然可以窺探到人群的騷動和主持人的不安。

  「只要不是什麼意外都不會嚇到我......」

  話才剛說完,頭頂屋然傳來「哐啷」破碎的聲音,全場尖叫聲和逃竄推擠的聲音響起,鶴丸心底吐槽了自己的烏鴉嘴後,迅速把不明所以的光忠壓倒、護住頭部。

  「天啊!怎麼回事?」

  「你問我我只能問鬼了!」撥開後台的簾幕,鶴丸朝台下張望,企圖尋找信濃和後藤的身影。

  卻在這時,一個身影俐落的穿梭吸引了鶴丸的視線,還來不及看清,忽然周遭一切大放光明,接著又瞬間回歸黑暗。

  因為這個強力的閃光,鶴丸忽然什麼都看不見,搖搖晃晃地退後了好幾步,正要摔倒時,忽然一個人頂住了他的腰部。

  「不要動!」

  對方的身高不高,有點接近藤四郎們的平均身高,聲音明顯還有點童音。原本以為是其中一員,正想轉過身呼喊,卻聽到對方稍微嚴厲的重複一次,「我說了不准動!」

  鶴丸這下可聽出不對勁了,底在自己腰上的似乎是把武器,可能是利刃或其他東西。

  「你是誰!我的同伴呢?」

  「我?不能回答唷!」那個人的聲音帶著輕鬆上揚的尾音,聲音雖然略低,但絕對是個小孩子沒錯,「剛才咚一下打昏了,放心我不會殺人的。」

  腦內紛亂一片,在這種糟糕的時刻被一個小孩子脅持,.怎麼看都不尋常,而這麼不尋常的孩子只有......

  咻咻兩聲風聲,似乎兩個人已經趕到一旁——

  「鶴丸哥!」後藤和信濃的聲音響起。

  「嘿,你們不是該看不見嗎?那個光很強呢!」

  後藤哼了哼:「對付你們,嗅覺就夠了!」

  「欸?還聞得到?國行明明說噴霧對吸血鬼很有用......是不是太懶,又跑去買假貨了......」那人這樣說著,鶴丸忽然感到腰間的武器忽然被拿開,接著是沉重的「呼呼」聲。

  感受到風壓的信濃和後藤向上跳起,緊急避開朝他們掃過去的巨大武器。對方聲音相當輕鬆,似乎沒有揮舞巨大武器的吃力:「我看得到喔!這對我比較有利吧?」

  聽到聲音,鶴丸掙扎想脫困,卻立刻被對方一個使力,壓制在地。

  「你力氣也太大了......」拼命扭動,鶴丸覺得反剪自己雙手的那隻手像是沉重的巨石。

  「啊,天生的!但我是人喔!」輕鬆應對。對方似乎只有必須壓制鶴丸的行動不便,剩下的時間,光揮舞他那不知形狀為何的巨大武器,就能把被強光閃到暫時失去視力的信濃、後藤逼到困境。

  後藤稍微放慢了動作退遠,似乎想要爭取視力恢復的時間,然而那人卻看出他的意圖,武器一個直刺,立刻把後藤撞個老遠。

  「好痛啊——」

  鶴丸光是聽到那沉重的聲音,都覺得自己快要骨折,連忙喊道:「後藤!」

  「喂!你哪裡被——啊!」第二聲沉重的碰響,信濃被揮舞過來的武器掃到一邊,似乎摔進倉庫之類的地方,發出一連撞碰撞碎裂聲。

  「信濃!」

  「好了,這樣就只要聯絡......」

  「聯絡誰呀?」猛然插入的聲音打斷計畫。伴隨的是刻意踩出叩、叩、叩,清脆的腳步聲,「我手上這個吵得要死的紅毛小鬼嗎?」

  「國俊!」

  鶴丸不知道那個「吵得要死的紅毛小鬼」是誰,但自救兵出現後,的確多了個奮力不斷嗚嗚嗚的聲音,似乎用盡吃奶的力量都想要發出聲音。

  「他沒事,太吵了。我兄弟把他嘴封起來。」鯰尾聲音冷了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沒中來派的招。反正抓住你們的人,總會有辦法的吧!」

  「辦法多著。」另一個不屬於鯰尾的聲音如同鬼魅一般輕輕出現在左近,「將軍。」

  鶴丸的視力慢慢恢復,扭過頭查看,骨喰持著一把大脇差,輕輕抵在壓制自己的一個小個子脖子上。

 

评论(2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