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靈

黑白大愛者,專注K夜伊一萬年;刀劍並行中,鯰骨是基本,剩餘喜好基本雷人

龍族(鯰骨/微一鶴)試閱1

1. 預計CWT46出的小料刊物

2. 奇幻架空paro,稍微借用了點馴龍高手(?

3. 鯰尾的型態接近沒牙(????

4. 龍族鯰X獵人骨,兩人沒血緣關係

5. 總之就是個龍鯰拐媳婦的故事(?

6. 短小精悍的故事(?

01

  一期哥說過,每隻龍都會碰到屬於自己的另一半。只有正確的另一半,才能被稱為靈魂伴侶。

  一期哥很早就找到他的靈魂伴侶,對方是一名龍騎士。龍谷的大家經常看到一期哥載著他純白的伴侶出去冒險,又英姿煥發的飛回來,三不五時就在廣大的龍之湖邊洗爪爪秀恩愛。鯰尾對此羨慕不已!

  一期哥的龍騎士被稱作「龍背上的蘭斯洛特」,是個親切風趣的人類,深受所有龍谷成員的歡迎。一期哥如果有事沒有和他在一起,他在龍谷中最常做的事情就是釣些奇形怪狀的湖中生物來嚇嚇一期的弟弟們。

  鯰尾本身不太怕那程度的驚嚇,所以經常跑到龍騎士身邊找他聊天。龍騎士也很開心有人陪他度過釣魚的無聊午後,隨意和鯰尾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鶴丸哥,你是怎麼和一期哥成為靈魂伴侶的呢?」

  「一個小鬼問這個是要做什麼呢?想出去找伴了?」故意將釣魚用的餌放到鯰尾眼下,愉悅的看著黑色的小龍因為看到了滿滿的蚯蚓,犯了密集物恐懼症,驚恐的跳到一旁。

  「不要鬧我啦!」小心翼翼繞到一旁,鯰尾埋怨。

  鯰尾還是隻半大的龍,體型約略比豹子再大一些而已。像一隻大型的狗,一雙眼睛無辜委屈的,讓人想摸摸他的頭。

  順應自己的想法,鶴丸伸手拍了拍那個腦袋,愉悅的回答:「龍要學會化形成人才能外出旅行吧!想要個伴侶,你可要多多加油啊!」

  「這之前你不能說給我聽嗎?」眨巴著好奇的大眼,鯰尾搖動著適合游泳的尾巴,「說嘛說嘛!鶴丸哥總是不說你怎麼和一期哥在一起的!」

  好像狗,好想拉他尾巴……龍騎士勉強收回自己的目光,鎮定的說:「嘛!總之就是個我救了他,他救了我的故事。」

  最後龍騎士還是什麼都沒說——

  但是,年幼的龍已經知道一件事了,那就是在危難中會救自己的人,就有可能成為他的靈魂伴侶!

  禁不住對外面世界的好奇,在月黑風高的某個晚上,鯰尾還是趁著弟弟們熟睡、一期哥和龍騎士親熱時,留了一封信告知,悄悄順著大湖底下的水道離開了龍谷。

  鯰尾所屬的「藤四郎」一族是龍谷中少見的「雷龍」,又或是「雷電龍」,不是那種笨重、長頸的草食性動物,而是一種不同於噴火龍,是會噴出雷電、並且絲毫不怕水的龍。

  雖然飛翔還有點笨拙,但鯰尾不負他的名字,水性是全兄弟中最好的。他不像一期哥那樣快有兩層樓高,動作靈敏,跑出去時,絲毫沒驚動任何龍。

  就這樣,鯰尾順著龍湖的水道,游到了外面。依據太陽的位置辨別,他逐漸往東方大陸移動,到了東方的某座森林。

  聽一期哥說過,他第一次到達外面的世界,是找個森林駐足,最後變成人形才往都市。想了想,還不會變形的鯰尾決定先在森林裡休息一個晚上,再另作打算。盤算好後,他從水裡起身踏上陸地,抖了抖身上的水,邁出冒險第一步——

  喀嚓!

  左腳倏然一痛,鯰尾大驚,立刻哀鳴一聲往旁一跳,然而他的動作非但沒有甩掉夾上腳的鐵製品,還讓尾巴被另一個陷阱絞住,拉不開來!

  痛得在地上打滾,然而陷阱只是把他越綁越緊——鯰尾掉下眼淚,他後悔沒有聽一期哥的教誨,偷偷跑出來了……嗚嗚,一期哥,你們在哪裡?

  掙扎的沒有力氣時,鯰尾躺倒在地,眼淚啪搭啪搭掉著,甚至忽略了細微的腳步聲,直到淚眼矇矓的抬起頭,他才看到面前身穿獵裝的少年——

 

******

 

  是震耳欲聾的聲音把骨喰吸引過來的。他是住在森林裡的獵戶,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對野獸孰悉的骨喰,發現這次居然分不出是什麼動物的聲音,不禁感到有點緊張。坐在家中遲疑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決定拿著自己的配刀和弓,前去查看一番……但是他沒想過,會看到一隻龍。

  黑色的,全身濕漉漉的龍,大概有一頭豹子的大小。牠的前肢被捕獸夾夾到,有點像是魚尾的尾巴被麻繩給捆了起來,看起來狼狽萬分。

  一頭成年的龍,動輒有一棟房子的大小,眼前的顯然只是隻未成年的幼龍。黑色的幼龍一雙紫色的雙眼警戒的看著骨喰一會兒,終究抵擋不住大量的失血和疼痛,最後在對峙下昏迷過去。

  遲疑良久,骨喰的內心掙扎了一番,終究不忍心這頭黑色的幼龍被抓去黑市剝皮、支解賣個高昂的價錢。最後嘆了口氣,走上前將捕獸夾扳開、麻繩割斷,奮力扛起昏迷的幼龍,往自己的木屋走去。這兩樣陷阱不是骨喰設的,他若要救這頭龍,就得趕快處理好,把牠藏起來。

  回到屋中,骨喰熟練地幫幼龍的傷處上藥、包紮,趁著牠似乎有點意識時,又餵了虛弱的龍一些摻了甘草的水。

  『在危難中幫助你的人……是靈魂伴侶……』無意識吞嚥著餵來的水,鯰尾迷迷糊糊的睜眼,又陷入昏睡中。

  安頓好無法動彈的幼龍,骨喰讓牠趴在鋪好的乾草上,想了想,又拿了一床被單蓋在牠的身上,才放心一點。

  『救了一隻龍,該怎麼安頓啊?』骨喰煩惱無比,卻又不知道該問誰。

  然而,到了第二天早上,睜眼起床的骨喰,第一件事不是煩惱怎麼處理一頭龍,而是——為什麼有個黑髮少年全裸的躺在他身邊!

  「唔!早安啊!」感受到動靜的黑色長髮少年,揉了揉眼,與骨喰極相似的臉露出一抹昏昏欲睡的微笑,「我的靈魂伴侶。」

评论

热度(31)